|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飛天 > 第二零五九章 受降
  楊召青客氣著喊了人來,把幾人給帶去了另外招待客人的別院,并調了小隊人馬去保護。

  宮霓裳和宇文如夢既然因這事來了,基本上就算是進了門不會再回去了。

  家長也當著一群貴賓的面答應了嫁給苗毅,從此刻開始就已經是苗毅的妾室了,一些迎娶的繁文縟節不出意外是不會操辦了,名分一定,人送進門就過了,那些天王成百上千的妾室大多是如此,每個都大張旗鼓操辦還不知道要辦多少次,除非出身顯貴有相當身份背景的。

  天宮那邊也是如此,當年的戰如意若非是嬴九光的外孫女,本也就是直接送進宮門就完了。戰如意還算是幸運的,有些妃子這一輩子也就是送進宮背了個名分而已,連青主的手都沒碰過,還指望青主一個個跟你拜堂之類的想都別想。

  而此時的宇文家和宮家擔心會讓云知秋不高興還來不及,哪還會提什么大肆操辦的事,蓋過云知秋的風頭是好事嗎?加上又是這個時期,也知道苗毅沒時間精力扯這事,把人送上門定了名分就完了,兩位千金小姐委屈是委屈了,可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至于兩人的母親,暫時也不會回去,留在這里陪女兒,要等到宮千秋和宇文川的事情落實下來才會走。

  不一會兒,玉虛真人也從重兵把守的別院里出來了。

  楊召青在外面等著,一見人,便拱手賠罪道:“現在才讓真人出來,委屈了真人,大人命好生招待。”

  對待玉虛真人的態度明顯不一樣,寶蓮再不堪,進門畢竟是得到了大人和夫人共同認可的,何況還是夫人促成的。

  “不妨事,哎,你們這些大人物的事情我也搞不懂。”玉虛真人苦笑一聲,問:“我可以回去了嗎?”。

  楊召青沉吟道:“不急著走,另安排了客院給真人落腳,真人放心,沒別的意思,外面兵荒馬亂的,容易出事,要不了多久應該就能恢復平靜,屆時回去大人也放心。”

  玉虛真人嘆息著點了點頭,倒不是介意苗毅剛娶了寶蓮這里又娶兩個,而是真沒想到苗毅會突然翻云覆雨弄成這樣,這動作未免也太大了點,之前聽旁人議論,不出意外的話,苗毅會成為南軍掌令天王!

  乖乖!南軍掌令天王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說,寶蓮很有可能會一轉眼就變成了牛天王的妾室。

  這事他想想都有點無語,不知道是不是得慶幸寶蓮早嫁一步,若是晚了,等到這邊變成了牛天王,掌門師兄怕是臉皮再厚也開不了這個口,地位相差太過懸殊了,打死也不會開這個口,寶蓮此生怕是要永遠和牛有德無緣。

  只是這天下的局勢他看不懂,反正光聽聽都心驚肉跳,也不知道寶蓮嫁給牛有德是幸還是不幸,他惟余一聲嘆息……

  元帥府內宅目前關押著龐家上下,新進門的妾室是享用不了。

  一座別院,臨時裝扮了一下,張燈結彩,連洞房都布置好了,一座院子兩座洞房,只等新官人來入。

  宇文家和宮家的下人伺候新人沐浴更衣,換上了紅蓋頭端坐在洞房榻旁。

  兩位新人的母親皆忍不住躲了起來痛哭,從未想過自己女兒會如此草率嫁人,堂堂元帥的女兒居然連一桌喜酒都沒有,太愧對也太委屈自己女兒了。

  更委屈的還在后面,新官人似乎沒有入洞房的意思,一宿過去連面都沒露,兩位新娘子坐那空等了一晚上。

  兩位元帥妾室自然是將情況上報了,兩位元帥除了滿懷苦澀又能說什么,只能是安慰,說牛有德這個時候軍務繁忙,哪有心思洞房,只要名分定了就行。

  事實上,兩位新人娶進門后,此后等了許久歲月苗毅也沒進過她們房間。

  一天后,迫于內外壓力,宮千秋和宇文川率領一群部將來到,只帶了下面的星君、侯爺之類的主將,多余的人馬一個未帶,進了這片星域在幽冥大軍的看管下來到,近乎是被押來的,一進星門就經受了檢查,并被控制了法力。

  元帥府的議事大殿外,苗毅高高站在臺階上。

  下面廣場兩邊人馬云集,人馬隔離出的中間甬道直通大門,大門外以宮千秋和宇文川為首的上百人大步而來,全部卸甲,而宮千秋和宇文川更是光著上身,背負荊條,擺明了是來負荊請罪!

  一到大殿臺階下,宮千秋和宇文川雙雙噗通跪地,朝上抱拳道:“宮千秋、宇文川,歸順來遲,向大都督請罪!”

  他們身后的百多人也陸續跪下,卻非二人那般,只是單膝跪地。

  此情此景,幽冥大軍這邊上上下下在場的人馬皆熱血沸騰,以前跟著令狐斗重的時候也沒想到過能有今天,兩位天庭元帥都向他們屈服了,跪下了!

  站在大殿屋檐下最邊上一角的蘇韻和陳懷九靜默無語,倒是蘇韻看向宮千秋和宇文川的眼神中不免閃過一絲怨色!

  站在柱子下的徐堂然突然振臂高呼:“大都督!”

  整個廣場上的人馬立刻連連朝天高舉手中武器,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吶喊:“大都督!大都督!大都督……”

  大家都興奮的一臉通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