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狂仙 > 第七百七十章 亮明身份
  “十日后嗎?”猛犸大尊看陳太忠一眼,點點頭,“好的。”

  下一刻,他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風雪中,就像從來沒有這么一個人來過似的。

  “我的血髓丸啊,”純良的蹄子,狠狠地在陳太忠的肩頭捶打著。

  陳太忠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側頭看它一眼,俯下身子拍打昏迷的熊修,“醒醒,要趕路了……”

  當天晚上,兩人就走出了西雪高原,告別熊修之后,直接破空前行。

  這樣囂張的趕路,自然有人阻攔,不過因為是白天趕路,行不多久,就有人直接自遠處飛來,離得老遠就大喊,“止步,來人可有通行令牌?”

  他問的是官府的通行令牌,這是戰時發放的,最大程度地統計各種戰力,以便統一調派,沒有令牌出行者,那就準備倒霉吧。

  陳太忠輕笑一聲,亮出一塊令牌來,“真意宗通行令牌,可夠?”

  來人見他的令牌不對,剛要追究,猛地聽說是宗門令牌,還是真意宗發放的,登時就是一愣,然后一拱手,“稍等,且待我驗看。”

  此人身為初階天仙,卻是沒有見過此等令牌。

  這也難不住他,他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塊玉簡,掃視上面的圖標,隔得老遠同令牌對比。

  大致看起來,是無誤的,相信也沒幾個人有膽子,在西疆偽造真意宗的通行令牌,不過他還是出聲發問,“冒昧問一句。敢問閣下何人?”

  “地球界散修。陳太忠!”陳太忠一擺手。收起令牌,電射而去。

  “地球界散修?”這位皺著眉頭想一想,猛地瞪大了眼睛,重重地倒吸一口涼氣,“我去,散修之怒?這家伙怎么來了西疆?”

  他倒沒有懷疑對方的話是假的,原因很簡單,除了腦子進水的修者。誰會去冒充陳太忠?沒有什么好處不說,后果還可能很嚴重。

  而且現在位面大戰愈演愈烈,陳太忠想要洗白身份,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真意宗怎么網羅到了此人?”這位有點不解,反正這種事情,他是必須向上面匯報的,說不得他聯系一下上級,將情況說一遍,然后還好奇地問一句,“要不要攔截他?”

  大戰在即。像陳太忠這種強悍的戰力,是官府和宗門都要爭取的對象。若非對方身上有真意宗的令牌,他得知對方身份的話,肯定第一時間通知高階修者來“說服”了。

  當然,風黃界的說服,并不僅僅是靠嘴,很多時候靠拳頭說服,效果更佳。

  事實上,就算是眼下,官府出手也未必就晚了。

  “說一說相遇的情況,”那邊有點拿不定主意。

  待他將事情原原委委地講一遍,那邊也查出了相關的情況,“唔,這個陳太忠……跟東易名有接觸,既然他肩頭還有東易名的白豬寵物,估計是拿了東易名的令牌,算了,大戰在即,不宜樹敵過多。”

  陳太忠用原本的容貌闖入西疆,打的也就是這樣的念頭,他不單要堂堂正正地獲得赦免,還要借東易名的名頭,以及其身后子虛烏有的“東氏家族”,震懾某些可能不懷好意的人。

  反正東易名現在,也不合適露面,此人身上有不少的九陽石資源,已經被三宗看在眼里記在心上,用東上人的身份回浩然派的話,沒準麻煩更多。

  他用著本來的容貌,一路大搖大擺地向浩然派趕去,初開始還有人出面攔截查問,走了兩天之后,竟然再沒人出面了。

  這是他的去向已經明了,就是要前往以前的藍翔、現在的浩然派,知道了他直線行進的方向,誰還會吃撐著了去攔他?

  散修之怒在西疆的名頭一般,屬于傳聞中的人物,離得較遠,但是東易名可不是好惹的。

  這天,他終于趕到了浩然派,不成想還沒進宗產的門,就發現里面靈氣在劇烈地波動,還隱約傳來了打斗聲。

  陳太忠的眉頭猛地一皺,冷冷地看向看守宗產山門的弟子,“出了什么事?”

  那倆弟子一見,又來了一個陌生天仙,臉色頓時就變得極為難看,不過有個弟子眼尖,一眼看到了小白豬,忙不迭一拱手,“敢問這位上人,可是東上人之友?”

  “沒錯,”陳太忠一抖手,丟出了真意宗的通行令牌,“憑這個……可以進你山門嗎?”

  “請進,”兩名弟子異口同聲地回答,其中一個猶豫一下發話,“上人,有人在我浩然派作威作福,您可以盡快通知東上人前來嗎?”

  “嘿,我倒要看看,誰活膩歪了!”陳太忠冷笑一聲,抬手召回通行令牌,直接飛了進去。

  “哎,”那守門弟子猶豫一下,想要阻攔,對方卻是已經去得遠了,他嘴角抽動一下,“唉,您好歹留個字號啊……”

  原來的藍翔山門,現在已經重新修整過了,兩根門柱都是整塊玉晶雕刻而成,上面橫了一塊碩大的牌匾,上書“正氣”二字,字體厚重古樸。

  兩根門柱的旁邊,是兩個小門,小門一側挨著門柱,另一側卻挨著兩塊碩大的山石,山石刻了兩個字,右“浩”左“然”,正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