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獵奇之安魂愿 > 一百二十章 雨豐
  程皋平靜的看著思夢的行為舉止,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他現在偶爾會懷疑他自己,以前是怎么把這男人抱在懷里,還抱的那么入迷。一定是這鬼玩意給他施了法術!

  程皋面無表情的道“還是多注意,要不然要找的東西沒找到,只剩我一個人了。”

  思夢用袖子擦了擦嘴,鄙夷的看了程皋一眼道“就算你死了,爺也不會死。”

  程皋眸色微深拿著木棍扒了扒燃燒的柴,道“無銀兩了。”

  思夢沒有一皺道“還好花貍給爺用了藥,要不然怎么去弄銀子上路!”

  雨豐看著花貍道“我的面容可還美麗?”

  花貍看著大殿之外,低聲應道“美麗。”

  人皮很美麗,青春常駐,永不敗落,只是會腐敗。

  雨豐眉頭微皺道“一遍。”

  花貍轉過頭,看向雨豐,花貍的視線停留在雨豐的臉上,沒有看向別處,平靜的道“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樣美麗。”

  雨豐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蓮花座低下的廣兆年等人,聽聞上面的對話,面上有些懷疑,他們的救命恩人怎么像是個常年游走花叢的采花之人???

  雨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道“你想問我什么,稱我心情愉悅趕緊問,要不然過時不候。”

  花貍沉默了片刻后道“雨神宮的宮主為什么是你來當?”

  雨豐面上有些錯愕,沒想到花貍會問這樣的問題,隨即后大笑著道“為什么是我?”

  花貍低聲應道“恩。”

  雨豐臉上止不住的笑意,面朝著花貍,沙啞的聲音微微有些刺耳道“雨神宮只有我能做宮主,其他人都不行!他們心不夠狠,唯獨我心夠狠!眼界夠大!”

  花貍回頭看了一眼雨豐白凈的面皮上帶著囂張至極的笑意,眸色微涼,道“只是這樣?”

  雨豐一臉肆無忌憚的笑意,道“只是這樣。”

  花貍坐在蓮花座上,看著眼下在大殿之外行走的道士們,仿佛一切盡在掌控之中。花貍沉聲道“我不相信。”

  “事實就是如此,由不得你不相信。”雨豐應聲道

  花貍收斂著眼眸,沉聲道“為什么不說完整?明明是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想要為所欲為,讓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雨豐面色微涼,沙啞的聲音放低了道“小伙郎你是個聰明人,這些事情你本就只能聽我言,你不可言。為什么今日好像犯傻了?”

  花貍手指微動握著蓮花座的邊緣,道“因為我不相信人生來就是像你現在這樣。”

  雨豐面色微楞,嘴角勾起一絲冷笑,道“小伙郎,你不去害人就會有人來害你,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長這么大,你爹娘沒有教會你這些?”

  花貍低聲道“所你就只能不停的去害人,就以為不會有人來害你了?”

  雨豐似乎感覺到了花貍身上有低沉的氣息散發出來,大笑著道“你不會還在這么什么天下皆是好人的夢吧?”

  花貍面色微變,沉默了下來。

  雨豐動了動手,眼睛努力的睜開一條縫,模模糊糊的看著坐在蓮花座邊緣的花貍,嘴角勾起一絲惡意的笑意。小伙郎的皮極好,若是用在了她的身上,一定會延年益壽。雨豐慢慢的有手撐在地上朝著花貍所做的方向移了過去。

  花貍面色微沉,眼神陷入了沉思,在沒有看見雨豐的爹娘還有滿山洞的孕婦之前,她想放過雨豐一條生路。不使用那顆藥丸,如今就算是心里下了死令,她依舊想來聽聽雨豐的辯解。生命可貴,活一世不容易。

  花貍突然看見遠處一個黑影在屋頂上跳躍著,仿佛是往這個方向來的。回過頭,眼神一驚,看著已經離她極近的雨豐,此時的雨豐正伸出手朝她推了過來。花貍面色一變,往旁邊移了過去。

  雨豐見推了個空,努力睜開眼睛縫隙,明明她看見小伙郎就在這個方向,也感覺到他的氣息了,為什么會腿空了?

  花貍從蓮花座邊緣站起了身,心里微微有些起伏,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看著雨豐正面朝著她方才做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你心里難道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善意了嗎?”

  雨豐聽聞身側傳來花貍的說話聲。笑了笑,她的感官怎么還失誤了?面朝像花貍道“我需要什么善意?這云神宮都是我的,只要他們對我有善意就可,我對你們需要什么善意?”

  花貍走近低下身子手中的匕首貼上了雨豐的脖子,察覺到四周傳來幾道緊張的視線。花貍,面上帶著笑瞇瞇表情,眸子里滿是認真,低聲道“那我是不是也不需要對你有什么善意?”

  雨豐緊繃的臉上微微有些慌亂,身子僵直,感覺到脖子上冰涼之意道“你居然敢帶匕首來見我!”

  花貍笑瞇瞇的道“仙姑,你想殺我?”

  雨豐立即辯解道“你想怎么樣?”

  花貍匕首在雨豐脖子上下晃動著,看著雨豐脖子上那鄒巴巴的皮膚,笑瞇瞇的道“是仙姑你想怎么樣!放著以朋友的姿態與你好好談話不要,非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