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平俗十二記 > 第四十八章 雪無香(四)
  承德七年的初春,帝君南巡。此行隨行者甚少,連一向得寵的傅貴妃都未能隨侍,只有皇后侍奉左右。朝中一時議論四起。帝后間有齟齬是人盡皆知的事,皇后無子,帝君又盛寵傅貴妃,朝中一直私下揣測后位何時易主,如今看來似乎不是這樣。

  重九坐在船頭,一臉不痛快。梓桑遞給他一塊梅花酥:“殿下怎么了?”

  重九悶悶地就著她的手咬了一口:“我明明要微服私訪,誰要和他一起,這樣大張旗鼓的南巡!底下那些人必定得了消息安排得妥帖,如何看得出他治理得如何!”

  梓桑笑道:“也是為了殿下的安全著想。”

  “那他大可多派些護衛。”重九伸出手要梓桑拉他起來,“明明他身邊才最不安全,還非要跟來……”他轉頭正好撞上帝君的目光,靜靜落在他與梓桑交握的手上。

  有些事情在一瞬間明了。重九正要向他走去,船身忽然劇烈搖晃起來,有人大喊了一聲“有刺客”,頓時一片拔劍出鞘的聲響,重九旋身將梓桑護在身后,低首看她有沒有事,冷不防船邊伸來一只**的手,一下便將他拖入水中。

  梓桑大喊了一聲:“重九!”

  不遠處的帝君微微一震。他透過層層疊疊的護衛見她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躍,巨大的悲涼從心里浮起,他此生很少為什么事情恐懼,此時的聲音卻顫抖起來:“保護皇后!”

  梓桑嗅到濃重的血腥味,水下渾濁不清,她拼命睜大眼睛辨著重九的身影,這時候他還不會鳧水……終于看到了那個正在下墜的身影,梓桑奮力游向他,將他拖到船側抓住了船舷,累得幾乎脫力。重九微微睜開了眼,她略略放下心,卻聽他道:“念錦……”

  此時還是初春,水中冰涼刺骨,梓桑打了個冷顫,心一寸寸被這初春的寒水冰凍。護衛紛雜的腳步聲傳來,梓桑打散他的頭發掩住他的面容,命護衛先將他拉上去,浸在水里仰臉輕輕朝他道:“我叫梓桑。”

  念錦,傅念錦。她與重九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當年太后屬意的人便是傅念錦,即便她做了皇后,傅念錦一入宮,他的所有目光便全部被她吸引。命中注定,避無可避。

  帝君將**的她擁入懷中,低聲安撫:“沒事了……”

  許是見她如此費力地去救重九,念起了一點舊情罷。梓桑抬頭望著帝君眸里的疼惜,在她最初嫁給他的時候,這個男人曾經也愛過她。可他愛她的時候,卻也忍心與別的女人同床共枕,忍心讓他與別人的孩子喚她母后,忍心一次次猜忌她、懷疑她,忍心賜死她親如妹妹的玉菱。

  那年夏天她還打趣玉菱,謝舒已等得不耐煩,秋時便會求陛下為他們賜婚。可她死在夏末一個陽光普照的天氣里,那渾身是血的模樣梓桑永世不敢忘。

  她微微咳著離開帝君的懷抱,也沒氣力再說什么,眼前一陣陣發黑。

  太累了,她閉上了眼。

  中間模模糊糊聽見重九的聲音,在她耳邊語無倫次地解釋,說他聽太后提起過一次傅念錦的名字,他只當她叫傅念錦……

  都不重要了,她在心底道。

  聽著耳邊的人又珍而重之地許諾,說著回去之后只要她一個人,必將待她如珠似寶……

  多像啊。她嫁予他的時候,他也這樣說過。她贈他平安結,他贈她金鳳釵,自以為能夠地久天長,卻到底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晚一點兒梓桑有了些精神,擁被坐在銅鏡前看著侍女替她梳洗,重九巴巴地立在一邊,欲言又止。梓桑擺了擺手命侍女退下,自己拿起木梳輕輕梳著長發,忽然開口:“我姓謝。謝梓桑。”

  無需更多語言,這句話可以解釋許多問題。帝君的猜忌,夫妻的離心,都只是因為她姓謝。

  “我以前有個妹妹,叫玉菱。五年前被帝君賜死,因為在她端給帝君的湯藥里驗出了會令人心智漸漸喪失的藥物。”

  重九怔怔看著銅鏡里的人,清晰地意識到什么正在漸漸遠去,無可挽回。

  “是我下的。”梓桑木然地順著青絲,接著道,“殿下那次在鳳儀宮里也不是什么昏睡,而是我下了毒。”

  她看著重九睜大了眼睛,牽了牽唇角:“殿下就從沒有想過,為何我能一眼認出你?”

  娘娘于在下曾有一飯之恩,救了在下一命。今愿滿足娘娘一個心愿……

  那個術士這樣說。梓桑緩緩開口:“自然是因為,一切都是我設計的。是我讓那個術士帶你來到這里。”

  什么愿望都可以?她恍惚地看著雕花窗外的杏梅,想起站在雪地里梅樹下的那個少年,半真半假地開口,我想見一個人……我年少的愛人。

  “為……什么?”

  “因為我姓謝。”她一句話便將他堵得啞口無言,滿室靜寂。

  “那你剛剛……又為什么要救我!”

  “帝君還不能死,我還沒有子嗣。”她轉過身去不再看他,語氣里帶了恨意,“可惜帝君獨寵傅念錦那個女人……我要借你讓他回心轉意……”

  那人腳步踉蹌,漸漸遠去。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