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四百零二章 失言
  魏靜萱被她當面斥責,俏臉微白地道:“奴婢并不曾慫恿主子什么,而且主子是清白的;倒是娘娘您從剛才起就一直誣陷主子,居心何在?!”說罷,她一指躺在擔架上的人,“還有,這個人真是……”

  “啪!”魏靜萱的話再次被打斷,不過這次不是言語,而是掌摑,“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這樣與本宮說話?”

  魏靜萱捂著臉張口欲言,另一邊臉頰上亦挨了一掌,一時間兩邊臉頰都傳來火辣辣的痛意,令她暫時無法言語。

  明玉又驚又怒地道:“嫻妃,靜萱是本宮的宮女,你這樣不由分說地掌摑她,眼里還有沒有本宮這個皇后?”

  瑕月毫不退縮地迎著明玉的目光,道:“魏靜萱小小年紀卻陰狠毒辣,慫恿娘娘做下一件又一件的錯事,臣妾如今就代娘娘好好教訓她!”

  “你放肆!”明玉憤怒地道:“莫說靜萱沒有如你所說的那樣,就算是有,也輪不到你來教訓!”

  在她們對峙時,魏靜萱對擔架上那人的身份越發懷疑,每次她一說到這個,嫻妃就借故打斷她的話,分明就是心中有鬼,她一定要戳穿嫻妃的謊言,以免主子著了嫻妃的當。

  想到這里,魏靜萱忍著臉頰地痛意,道:“主子,擔架上那人,很可能……”話說到一半,再次被人打斷,不過這一次,并不是瑕月,而是弘歷,“孫強,還跪著做什么,趕緊去辯認!”

  明玉沒有看到魏靜萱使來的眼色,緊張地道:“皇上,朱用如今中了毒,臉色青黑,怕是不易辯認,不要等他身上的毒徹底解了再說,先將孫強二人關押起來。”

  弘歷目光復雜地看著她,道:“就算臉色再怎么改變,輪廓還在,應該可以辯認得出來,皇后不必擔心。”

  在他說話的時候,孫強已經起身來到擔架邊,躺在上面的“朱用”看到他,似乎很激動,發出沙啞難辯的聲音,“你……是你……”

  瑕月走到其身邊,道:“如何,孫強,認出來了嗎?”

  “草民……”雖然只看到半張發黑的臉,但孫強仍然辯認出當初見自己的,并不是這個人。他正要說不是,挨著擔架邊的腿突然傳來一陣微疼,有尖銳鋒利的東西隔著衣物橫在他腿上。

  瑕月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他的腿,隨后道:“孫強,好好看清楚,究竟是還是不是?”

  在瑕月說“不是”二字時,孫強感覺腿上的痛加深了一些,他惶恐地看著眼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女子,不知該怎么回答。

  擔架上的“朱用”再次發出難聽的聲音,“我……認得你,熱河那個人,就是你!”

  見孫強一直愣在那里,瑕月眸光一冷,催促道:“說,到底是不是他?”

  孫強雙腿一次,險些跪倒在地,勉強撐住身子后,他顫聲道:“應該……應該……是他!”

  他話音剛落,明玉便激動地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見過朱用,你胡說!”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皇后娘娘,之前您說臣妾冤枉您,如今孫強指認當初指使收買他的人就是朱用,您又說他胡說,敢情是非對錯,皆由您一人說了算?既是這樣,那您不管做了什么,都是不會錯的。”

  明玉臉色難看地道:“本宮不是這個意思,總之不會是朱用,定是他看錯了,阿羅的事情,與本宮無關!”

  躺在擔架上的“朱用”聽到她的話,發出難聽的笑聲,“你當然不會承認,因為若是承認了,你就不再是母儀天下的皇后,而是世間最惡毒的女子,你的雙手沾染了無辜者的鮮血。夏晴、我、瑾秋、阿羅,還有以前的水月姑姑,都是被你所害,你心中早就已經沒有了良善!”

  “胡說!”明玉厲聲打斷他的話,神色激動地道:“本宮沒有害過人,本宮的手上也沒有鮮血,你莫要在這里冤枉本宮!”

  魏靜萱在一旁道:“主子您別激動,或許這擔架上的人根本不是朱用。”她生怕再次被打斷,所以說得很快。

  就在魏靜萱話音落下之時,瑕月與弘歷的目光不約而同地在她臉上掃過,皆帶著一絲隱晦的不悅。

  明玉驚異地看著魏靜萱,問道:“不是朱用?那是什么人?”

  不等魏靜萱說話,“朱用”已經道:“魏靜萱,你不必在這里胡言亂語,我就是朱用,是你與主子最不想看到的人!當日,你慫恿主子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對付阿羅,之后收買紀由,害我與瑾秋不說,還想要我們的性命;幸好老天有眼,讓我活著來指證你們的罪行!”

  “本宮什么都沒有做過,本宮無罪!”過度的激動令她忘了剛才魏靜萱的話,沒有上前去確認朱用的真假。

  “你有!你聽信魏靜萱的讒言,杖責夏晴,若非嫻妃恰好碰到救下她性命,她已經死了;讓我去熱河收買人強bao阿羅,讓她不能再嫁給傅大人;之后受魏靜萱挑撥,你將我們貶去辛者庫不夠,還派人下毒要我們的性命,皇后娘娘,您總說嫻妃惡毒,但事實上,您比嫻妃惡毒百倍,你根本不配為皇后!”

  面對“朱用”難聽至極的言語,明玉脫口道:“本宮沒有,是你與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