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四百零八章 生死由命
  “朕只說不予重責,并未說不罰。”說完這句話,弘歷一字一句道:“自即日起,皇后禁足一年,罰俸一年,并且這一年內,坤寧宮一應用度依照貴人之例供應;另外……皇后自書一份述罪書,每日頌讀三遍,楊海會來坤寧宮代太后與朕督促,一年之后,若皇后真正知錯,就解除禁足,否則……就繼續禁足,望皇后好自為之!”

  明玉猶如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手足冰冷,未等她說話,弘歷揚聲道:“魏靜萱挑撥皇后犯下錯事,罪無可恕,著即拖下去杖斃!”

  站在明玉身后的魏靜萱聞言大驚失色,連忙跪下慌聲道:“奴婢冤枉,請皇上開恩!”

  對于她的磕頭哀求,弘歷不為所動,命四喜傳太監進來將她拖下去,魏靜萱見狀,趕緊拉著明玉的手道:“主子,救救奴婢,您救救奴婢!”

  自從瑾秋與朱用出事之后,魏靜萱就是明玉最為倚重信任之人,自然不舍得她死,開口道:“皇上,靜萱并未挑撥臣妾,求您開恩饒她一命。”

  面對明玉的求情,弘歷只說了三個字,“拖下去!”

  弘歷的冷漠令魏靜萱更加害怕,死死抓著明玉的手不放,為怕傷著明玉,那兩個太監不敢太過用力,一時僵持了下來。

  魏靜萱涕淚橫流地道:“主子,奴婢不想死,奴婢想繼續侍候您。”

  “本宮知道。”明玉慌亂地安慰著,隨即再次求情道:“皇上,臣妾身邊只得靜萱一人,求您留她一條性命,不要殺她。”

  弘歷冷聲道:“她慫恿你用那樣卑劣的手段害阿羅,如何還能留在你身邊。”

  魏靜萱趕緊搖頭否認,“不是,不關奴婢的事,這個法子是朱用想出來的,也是他去找的孫強二人,與奴婢無關,奴婢是冤枉的。”

  “是,臣妾可以做證,一切都是朱用出的主意,靜萱是無辜的,她……她不該死,求皇上開恩。”明玉為了保住魏靜萱的性命,順著她的話,將所有罪名推給朱用,左右朱用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皇后不必多言,總之這個宮女留不得。”弘歷沒有費心去辯別她們的話,他既答應了凌若,就一定要取魏靜萱的性命。

  在兩名太監一左一右的拖拉扳扯下,魏靜萱被迫松開抓著明玉的手,她心底升起一陣絕望,難道自己……今日真的會死在這里?

  不行,她還沒有出人頭地,還沒有成為宮中的娘娘,絕對不可以死!

  想到此處,魏靜萱一邊掙扎一邊大聲呼喊明玉救命,她知道,此時此刻,能救她的只有明玉。

  “皇上,靜萱才只有十四歲,還那么年輕,求您給她一條生路吧。”明玉急切地哀求著弘歷。

  “皇后讓人去強bao阿羅之時,有沒有想過給她一條生路。”弘歷話音一頓,道:“就算不是她出的主意,她沒有勸阻皇后犯錯,也有錯。”

  “就算有錯,也罪不該死。”不論明玉怎么哀求,弘歷始終不為所動。

  他們說話的功夫,魏靜萱已經被拉到了殿門處,她緊緊拉住門框,泣聲道:“主子,以后奴婢不在您身邊,您一定要好生保重,奴婢這輩子,最大的幸,就是能夠遇到您;若有來世,奴婢希望可以再做您的奴婢。”

  魏靜萱這番話令明玉心里更加難過不舍,上前拉住她,隨后哀求道:“皇上,您要怎么罰臣妾都好,只求您饒靜萱一條性命,臣妾身邊只剩下她一人了。”

  弘歷涼聲道:“皇后身邊若是缺少宮女的話,朕立刻讓內務府遣去。”

  “除了靜萱,臣妾誰都不要;皇上,臣妾已經知錯了,也愿受罰禁足,求您不要再奪去臣妾身邊的人。”見弘歷不為所動,她再次哀求垂淚,“對于嫻妃來說,阿羅是她的親人,對于臣妾而言,靜萱何嘗不是臣妾的親人,求您給靜萱一條活路,不要對臣妾那么殘忍。”

  面對明玉的一再凄訴哀求,弘歷起身冷然道:“你要朕給魏靜萱一條活路是嗎?好,朕給她。”不等明玉開口,他已是續道:“只要她能挨過五十大板,朕就不再追究!”

  “五十大板?”明玉駭然道:“靜萱只是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夠熬過五十大板,這根本不是活路。”

  “朕已經給了,至于她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她自己的命了。”說完這句,弘歷拂袖離開,再不給明玉說下去的機會,后者想要追上去,卻被四喜攔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魏靜萱被人給拖下去杖責。

  魏靜萱咬牙忍著梃杖落在背上的痛楚,熬下去,她一定要熬過這五十大板,一定要活下去!她不停地在心里重復這句話,直至暈過去。

  待得宮人責完五十杖后,明玉連忙奔上去,顫抖著手去探魏靜萱的鼻息,在探到一絲微弱的氣息后,她心中一松,活著……靜萱還活著。

  在杖責之后,明玉連著魏靜萱被一起送回了坤寧宮,也就在這一刻地,坤寧宮禁閉,除去負責送膳的宮人之外,任何人不得出入。

  魏靜萱在入夜時分醒了過來,看到一旁的明玉和紀由,她知道自己活下來了,沒有死在那五十杖下。

  見到她睜開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