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試探
  “奴婢不敢肯定,但奴婢想不到有什么辦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下毒。”宋嬤嬤的回答令瑕月暗自奇怪,若果真不是蘇氏,那會是誰呢?難道魏靜萱還收買了其他人?

  見瑕月不說話,宋嬤嬤越發害怕,緊張地道:“娘娘,奴婢一直都依著您的吩咐,并不敢有怠慢,還請娘娘念在奴婢一片忠心的份上,原諒奴婢一回。”

  瑕月暫時放下心中的疑慮,道:“罷了,這件事已經過去了,本宮也不再責你,不過你沒完成本宮交待的事,這調往它處的事,待往后再說吧。”

  宋嬤嬤聞言大喜過望,連連磕頭道:“奴婢省的,多謝娘娘不責之恩,多謝娘娘!”

  在她準備離開之時,瑕月道:“夏晴這段時間在辛者庫可還好?”

  “回娘娘的話,夏晴與以前一樣,每日都會按時去各宮各院送水,不過……這段時間她變得越發不愛說話,往往別人問一句才會答一句,精神瞧著也不是太好。奴婢問她,她也不說,倒是與她同住一屋的人說,這幾天夜里,夏晴常做惡夢,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瑕月思索半晌,眸光微微一冷,道:“行了,你回去吧,另外將夏晴給本宮傳來,本宮有話問她。”

  在宋嬤嬤離去許久后,一個單薄的人影出現在瑕月視線中,正是夏晴,待得行過禮后,她輕聲道:“不知娘娘傳奴婢來,有何吩咐?”

  瑕月打量了低垂著頭的她一眼,溫言道:“本宮剛才聽宋嬤嬤說你最近經常做惡夢,擔心你有什么事,所以傳來問問。”

  夏晴身子一顫,將頭垂得更低,“多謝娘娘關心,奴婢沒什么事,想是這幾日累了一些,所以惡夢頻頻。”

  瑕月不置可否地點頭道:“原來如此,本宮還道是你做了什么不應該的事,所以才會被惡夢所擾。”

  “娘娘說笑了。”這般說著,夏晴又道:“娘娘若是沒別的吩咐,奴婢先行告退了。”

  “才剛來怎么就要走,你……”瑕月似笑非笑地道:“不愿意見到本宮嗎?”

  夏晴暗自攥緊雙手,道:“奴婢不敢,只是奴婢在辛者庫中還有差事未做完,去晚了怕遭嬤嬤責備。”

  “她知你是來本宮這里,豈會責備于你。”說罷,她又道:“本宮之前給你的那些開胃健脾丸還剩下多少?”

  “還剩下小半盒,娘娘放心,奴婢每日都有照你的吩咐,在里面咸福宮的玉泉山水中放入兩顆。”

  “你做事一向很有交待,本宮豈會不放心。”這般說著,瑕月道:“坐下吧,既是來了,就陪本宮說會兒話,本宮讓人沏一盞茶過來。”

  夏晴飛快地看了她一眼,道:“奴婢不敢在娘娘面前放肆,奴婢……”她正想要再次告退,瑕月忽地道:“瑾秋與朱用的死,你都知道了嗎?”

  夏晴雙手倏然一緊,指甲刺入掌心,傳來一陣痛意,借著這股痛意勉強維持著平靜道:“奴婢聽說了,他們二人似乎是中毒而死。”

  瑕月盯著她隱在陰影中的臉龐,道:“是啊,本宮問了宋嬤嬤,皇上也派人查過,都查不出端倪來,實在蹊蹺得很,夏晴,你當時也在內務府,可知道什么?”

  夏晴勉強一笑道:“奴婢若是知道,一定會告訴娘娘,可惜奴婢對此一無所知,直至那天您來辛者庫,之后瑾秋與朱用的尸體抬出去,奴婢才知道他們并沒有死在之前的杖責下。可惜……終歸還是難逃一死。”

  “確是可惜。”瑕月端起茶盞抿了一口,涼聲道:“夏晴,宋嬤嬤與本宮說,朱用他們死的時候,你曾在附近出現過,可有其事?”

  知春與齊寬面面相覷,不解瑕月怎么突然冒出這么一句來,宋嬤嬤根本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那廂,夏晴神色一變,不自在地道:“奴婢本就是辛者庫的人,在那附近出現并沒什么奇怪的,娘娘您這么問……該不會是懷疑奴婢吧?奴婢與他們無怨無仇,試問怎么會做這樣的事呢。”

  “本宮豈會懷疑你,本宮只是……”瑕月起身走到夏晴面前,握住她藏在袖中的手,用力掰開她緊緊蜷屈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在全部掰開之后,露出掌心被掐成深紅色的指甲印,在夏晴難看的臉色中,瑕月一字一句道:“本宮只是好奇,若此事真與你無關,你為何要這么緊張?夏晴,是你所為對不對?”

  夏晴用力抽回手,顫聲道:“奴婢不知道娘娘在說什么。”

  在看到指甲印之時,瑕月已經肯定了心中的猜測,眸光陰沉地道:“你這般聰明,怎么會不明白;倒是本宮……怎么也想不明白,你為何要替他們辦事,甚至甘心雙手染血,難道你忘了當初魏靜萱是怎么害你,皇后又是怎么責打你的嗎?”

  “我沒有忘!”夏晴尖聲道:“從來都沒有忘過!”

  瑕月盯著她,冷聲道:“既是沒忘,為何要助紂為虐,殘害兩條人命?”

  “與我無關,我什么都沒有做過。”夏晴激動地否認著瑕月的話,但她心里清楚,不管如何否認,都不可能抹去曾經的事實,確實是她殺了朱用和瑾秋,自從他們死后,她就一直活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