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殺意
  永璜搖頭,肯定地道:“兒臣并未去過那邊,顏色艷麗……”他思索片刻,忽地道:“兒臣想起來了,那幾只蝴蝶,是長樂出生之后才捕捉到的。那一天,兒臣與永珹他們從上書房回來,兒臣原以為那時已經難覓蝴蝶的蹤跡,沒想到竟然意外看到花叢中有幾只很好看的蝴蝶在飛,正好三弟帶著的捕網,便捕了其中的兩只,第二天看到又撲了三只。”

  瑕月蹙眉道:“為什么三阿哥會正好帶著捕網?”

  永璜回答道:“三弟說是嘉妃娘娘讓他隨身帶著的,以便看到蝴蝶時捕捉。”

  阿羅眼皮一跳,道:“可是大阿哥剛才說過,小公主出生的時節,已經難覓蝴蝶之蹤,嘉妃為何還要讓三阿哥隨身攜帶捕網,除非……她事先知道會有帶毒的蝴蝶出現。”

  永璜駭聲道:“你……你是說,嘉妃與永璋存心引我捕捉毒蝴蝶,借此加害長樂?”

  阿羅鄭重點頭道:“若不是存心,那整件事未免巧合的太過份。”

  瑕月蹙眉不語,她一直覺得是明玉害了長樂,豈料追問之下,金氏卻變成了最可疑的那個人,到底……這是怎么一回事?

  “永璋!”永璜咬牙道:“虧得我以兄弟之誼相待,他居然這樣騙我,他該死!該死!”說完這句話,他快步跑了出去,瑕月喚他不住,只得讓知春還有剛剛進來的齊寬趕緊跟去,別讓他做出不該之事。

  “主子,看來小公主的事與嘉妃脫不了干系。”對于阿羅的言語,瑕月搖頭道:“不對,長樂出事的時候,金氏并不在延禧宮,裝著蝴蝶的玻璃罩子也不是她打破的。”

  阿羅想了一會兒道:“奴婢記得打碎玻璃罩子的是儀妃娘娘身邊的錦屏,難不成……”不等瑕月開口,她忽地又道:“奴婢記起來了,錦屏說過,她是被紀由絆到才會摔倒并且打碎玻璃罩子的,若是照這樣看來,最可疑之人應該是皇后娘娘才對。”

  “不是可疑,而是本宮可以肯定,就是她害死的長樂!”瑕月激動地道:“她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本宮還是看到了她隱藏在眼底的心虛;她容不下本宮,她要奪走本宮擁有的一切,包括長樂!”說到此處,她又大聲笑了起來,“阿羅,看到了嗎,這就是大清皇后,母儀天下的皇后!”

  “可是……咱們沒有證據,再說剛才問了大阿哥,捕蝶之事,與皇后并無干系,倒是與嘉妃……”

  瑕月冷聲道:“如果是她們兩個合謀呢?”

  阿羅沉默片刻,道:“那咱們現在該怎么辦?要與皇上說嗎?”

  瑕月攥緊雙手,徐徐道:“皇后是皇上的嫡妻,哪怕現在感情已經不如從前,也非尋常妃嬪可及,沒有證據而妄議皇后,只會對自己不利。”說到此處,她突然冷笑了起來,“姑息養奸,真是一點都沒有錯,本宮看在皇上與永璉的份上,對她多番容情,她卻這樣對待本宮;她害死本宮的長樂,本宮就要她失盡所有,永琮、后位、皇上的寵愛,這一切,本宮都要她親眼看著,然后一樣樣失去!”

  殺意,從未有一刻,像如今這般強烈過!

  阿羅為難地道:“但是此次皇后借蝴蝶殺害小公主,咱們手中連一點證據也沒有。”

  “只要她做過,就一定會有證據留下。”如此說著,她道:“你明日出宮去一趟和親王府,請和親王搜羅可以令蝴蝶蜜蜂一類東西發狂失去常性的奇香;本宮相信,蝴蝶失常,一定與本宮之前在她身上聞到的香氣有關;另外,再請他打聽京城之中皇后或嘉妃的親人,在長樂死之前的動向;那些蝴蝶色彩艷麗,又有毒性,一定是費了許多功夫捕捉回來的。”

  待得阿羅一一記下后,她又道:“去將內務府記載近期宮中各項用度的冊子取來。”

  阿羅勸阻道:“主子,您身子未好,宮中的事有儀妃打理就行了,您還是好生安養吧。”

  “本宮另有所用,你盡管去取來就是了。”見瑕月態度堅決,阿羅只得去內務府取來冊子,瑕月仔細看過后,涼聲道:“果然不出本宮所料,又是索要銀炭,又是命花房每日送花,不是蓄養蝴蝶是什么。”

  阿羅取過一看,果然如此,長樂出事的前段時間,花房頻繁往坤寧宮送花,而且明明天氣不過是微涼,卻是索要了兩次銀炭,實在怪異得緊。

  “看來真是皇后所為,真是想不到,她居然能想出一個蝴蝶殺人的計策來,不過她怎么就斷定有毒的蝴蝶一定會飛到小公主那邊去?”

  阿羅一句無意之語,卻令瑕月臉色一變,急急道:“阿羅,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拿來的蝴蝶尸體之中,有幾只是顏色鮮艷的?”

  阿羅仔細回想了一下道:“好像是五六只,主子怎么了?”

  “本宮若是沒記錯,應該是五只,再加上粘在皇后腳底的那一只,就是六只,但永璜剛才說了,他那兩天,統共只捕來五只。”

  “也就是說,多了一只蝴蝶?但很可能是大阿哥記錯了,又或者主子您將其它蝴蝶混在一起,多數了一只。”阿羅話音剛落,瑕月便冷言道:“也有可能,蝴蝶確實比原先多了一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