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六百七十章 生變
  阿羅搖頭道:“我當時隔著一段路,所以未曾聽到主子與和親王說話,不過看這樣子,就算問出來,只怕也不是好事。”

  她們言語雖輕,卻仍是被瑕月聽入耳中,撫額嘆道:“沒有,和親王的嘴很緊,連本宮也撬不開分毫。”

  阿羅與夏晴對視一眼,驚訝地道:“和親王一向幫著娘娘,這次怎么絲毫不肯透露。”

  瑕月搖頭道:“只怕是皇上下了旨意,不許他說,到底是什么事,與皇后有關,又說對不起本宮,皇上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會不會是皇后又想害您?”阿羅話音剛落,夏晴便道:“依著你的說法,在皇后還未害主子之前,皇上就知道了,那他有什么對不起主子的,我猜,應該是已經成了傷害的事。”

  “傷害……”瑕月喃喃重復了幾遍后,臉色瞬間為之一變,豁然起身道:“難道是長樂的事?”

  “長公主?”阿羅思緒一轉,明白了瑕月的意思,驚聲道:“您是說,皇上已經查到皇后害長公主的證據?”

  瑕月瞇眸道:“除此之外,本宮想不出還有什么事情令皇上這般諱莫如深,連提也不許和親王提。”

  夏晴思索道:“要是依主子這么說,皇上豈非在明知皇后謀害長公主的情況,還護著皇后這個殺人兇手?他怎么可以這么做!”

  阿羅冷笑道:“皇上又不是第一次護著皇后了,水月的事,我的事,哪一次不是這樣。”頓一頓,她對瑕月道:“主子,奴婢知道了,皇上曾答應過太后,若是皇后再犯錯,就廢她后位,結果事到臨頭,他又后悔,所以逼和親王幫著他隱瞞這件事,讓殺人兇手逍遙法外!”

  “那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夏晴話音未落,瑕月便冷聲道:“本宮不會就這么算了的,若是皇上不肯給這個公道,本宮就親自討回來!”

  夏晴一驚,道:“主子,您切不可冒然去質問皇上,皇上的想要隱瞞的事情咱們已經猜出來了,您此刻過去,只會令皇上不高興,一切還是從長計議吧。”

  阿羅沉默了一會兒,道:“主子,夏晴說得有道理,奴婢明白您的心情,但這會兒確實不是時候。”

  瑕月深吸一口氣,道:“本宮知道,這樣過去,只會令皇上懷疑和親王將事情泄露與本宮知曉;和親王幫了本宮許多,本宮不能害了他。這件事……本宮會想辦法,你們不必擔心。”

  之后幾日,弘歷忙于巡視海防河工,并不知道他一直隱瞞的事情已經被瑕月知曉,而他對于是否處置明玉一事,也依舊沒有下定決心,甚至可說是借著巡視河工在逃避這件事。

  廢后……他從未想過,但明玉卻一次又一次的犯錯,令他不知是否還能繼續容忍下去!

  這一日,因天降大雨,無法巡視河工,逐陪著凌若等人在戲樓看戲,戲班是祟德尋來的,據說是揚州最好的戲班,一曲《昭君出塞》無人可及。

  雖是在行宮之中,阿桂與兆惠等人也守在戲樓附近嚴加戒備,在揚州的這段日子,他們已經打聽到此處偶有前明余孽天地會的行蹤,雖然官府多番剿捕,仍然余孽未絕;所以這些日子但凡弘歷進出,均有許多侍衛守護,除此之外,還有密探在暗中保護,確保弘歷安全。

  不知是他們保護嚴密,還是那些反賊已經不在揚州,這段時間倒是風平浪靜,未見什么異常,不過關乎天子安危,任誰都不敢松懈。

  《昭君出塞》過半,裕太妃蹙眉凌若耳邊道:“太后,這個戲班,當真是揚州府最好的嗎?”

  凌若瞥了她一眼,道:“妹妹何出此言?”

  “太后知道,妹妹最是喜歡聽戲,這《昭君出塞》也不止只看過三四次了,里面的詞兒,幾乎可以閉著眼睛背下來;這戲班子的人,有一處詞可是唱錯了。”

  凌若笑道:“只是唱錯一處罷了,是難免的事兒,妹妹要求未免太嚴了些。”

  裕太妃思索片刻,道:“或許吧,不過妹妹總覺得他們既是以唱戲為生,《昭君出塞》又是他們出名的曲,不該有這樣的錯,而且動作看著也說不上太好,充其量不過是中上水平罷了。”

  成太妃聽到她們的話,抿唇笑道:“妹妹整日聽著御用的戲班子,自然覺得這地方上的戲班子難以入耳了。”

  裕妃笑言道:“哪有這回事,不過……”她皺一皺眉道:“確實有稍許失望。”

  在她們說話的時候,宮人重新奉了茶上來,明玉正好覺著有些口渴,取過擺在小幾上的茶盞一邊看戲一邊啜著茶,喝了一會兒,覺得總有東西碰著唇,又不太像是茶葉,逐奇怪地低頭看去,這一看,卻是將她嚇得花容變色,只見一只嬰兒手掌大的幽藍色蝴蝶飄平鋪著翅膀浮在茶水中;

  剛才……她喝茶的時候,就是蝴蝶的翅膀……想到這里,明玉惡心的不得了,下意識地松開手,待她回過神來時已經來不及了,茶盞“哐鐺”一聲掉在地上,驚動了眾人,連戲臺上的人,也停下動作往這邊看來。

  瑕月就坐在明玉身側,一臉關切地道:“皇后娘娘這是怎么了?”

  明玉沒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