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疾奔
  聽得這話,黃氏一下子慌了起來,“那……那要不要送穎嬪回去?”

  瑕月稍一思索,道:“她已經開始腹痛,再一來一回太過辛苦,萬一傷了腹中龍胎,可不得了;還是直接扶她進里面去吧,讓她在本宮這里臨產。”說罷,她對知春道:“立刻去請穩婆過來,還有把周太醫也請來,動作快些。”

  待知春離去后,她喚過阿羅,有些猶豫地道:“另外……你去請皇上過來,就說穎嬪要生了。”

  “慢著。”阿羅正欲離去,一直腹痛的胡氏突然出聲將她喚住,隨后招手示意她過去,待得近前后,忍痛在她耳邊說了一句,隨后道:“聽清楚了嗎?”

  “奴婢清楚了,多謝穎嬪。”說完這句略有些莫名其妙的話后,阿羅快步離去,瑕月雖心中有些奇怪,但此刻顯然不是問這些的時候,趕緊讓宮人扶胡氏去內殿,至于黃氏則囑咐宮人去燒水。

  在交待下去之后,黃氏聽著里面低低的呻吟聲,擔心地道:“提前了這么些天,也不知會不會有事?她也是的,上次出了那樣的事,該好生躺著才是,偏她還四處亂走。”

  “算算日子,穎嬪的胎差不多滿九個月了,算是足月,應該不會有事,再說,雙生胎提前一些是正常的。”如此說著,瑕月有些內疚地道:“穎嬪若不是想要開解本宮,也不會專程跑來。”

  黃氏聞言,急急道:“娘娘您別誤會,臣妾不是說您,只是有些擔心穎嬪,您心里的苦,臣妾與穎嬪都知道。”

  瑕月拍著她的手道:“本宮明白,或許……本宮真是太執著了,但有些事情不是說不怨就能不怨的,你們……再給本宮一些時間吧。”

  瑕月的松動令黃氏心中一喜,連忙道:“這么說來,娘娘是想通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瑕月露出這些天來的第一縷笑容,輕聲道:“不能說想通了,但本宮會盡力去想通。”

  “那就好了。”黃氏欣喜若狂地道:“這次可真是因禍得福了……”她未說完,她已是呸道:“不對不對,穎嬪臨產是喜不是禍,該說是雙喜臨門才對。”

  錦屏在一旁笑盈盈地道:“主子,穎嬪娘娘是雙生,是不是該叫三喜臨門?”

  黃氏連連應道:“對對對,三喜。”

  瑕月笑著搖頭,雖然心結未解,但黃氏發自內心深處的關懷,令她這些天來一直冰冷的心暖和了稍許。

  其實關心自己的,何止她一人,胡氏、永璜還有時不時跑來看自己的永璋,都是如此,她這樣不顧一切的消沉,實在有些過份呢。

  只是不知……這些天,弘歷有沒有念及自己……

  在瑕月胡思亂想之時,阿羅趕到了養心殿,然弘歷并不在,問了宮人,他們皆不知道弘歷去了哪里,阿羅急得團團轉,等了一會兒始終不見人,正欲去別處尋找之時,弘歷終于出現在視線中。

  她正要過去,忽地想起胡氏吩咐自己的話,努力擠出幾滴淚水,隨后才奔過去跪在弘歷身前,哽咽地道:“皇上,延禧宮……延禧宮出事了!”

  弘歷還沒從看到阿羅出現的驚訝中回過神來,就突然聽到這么一句話,整個人頓時緊繃了起來,急切地道:“出什么事了,皇貴妃要不要緊?”

  “主子……主子她……”阿羅還沒說幾個字就啜泣了起來,后面的話,半天也不見她說出來,將弘歷急的不得了,低吼道:“皇貴妃到底怎么樣了?”

  阿羅仿佛被嚇到了,啜泣的越發大聲,好一會兒才擠出一句話來,“奴婢也不清楚,不過……周太醫已經過去了。”

  “沒用的東西!”說完這句,弘歷顧不得再問什么,疾步往延禧宮的方向奔去,并沒有看到身后阿羅眼中的笑意。

  一路上,不停地有各種思緒掠過弘歷的腦海,生病、受傷、自盡……

  什么樣的都有,每掠過一樣,弘歷的腳步就快了幾分,待到后面,幾乎已是近乎奔跑了,只用了平日一半的時間就到了延禧宮,小五在后面跟得氣喘吁吁。

  “瑕月!瑕月!”一踏進延禧宮,弘歷便急切地喚著瑕月的名字,從正殿走至偏殿,一直都沒看到瑕月的身影,這個結果令他本就不安的心越發慌張,隨手抓過一個宮人道:“你家主子呢?”

  宮人被弘歷兇神惡煞的模樣嚇得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直至弘歷再次逼問,方才顫聲道:“回……回皇上的話,主子……主子在內殿!”

  下一刻,弘歷立刻往內殿奔去,遠遠的正好看到周明華入內,他加快腳步奔去,一踏進殿內,便看到瑕月站在里面與周明華說話,他疾步奔過去,緊緊扶著她的肩膀喘息地道:“怎么樣了,要不要緊?”

  瑕月愕然望著弘歷,不明白他為何要奔成這個樣子,更不明白他為何要問自己這樣的話。

  見她不出聲,弘歷越發緊張,上下打量著她道:“到底哪里受傷了,還是哪里痛,快告訴朕?”

  瑕月茫然地道:“臣妾好好的,沒有受傷也沒有不舒服,皇上怎么了?”

  “真的沒事嗎?”雖然得了瑕月親口所言,弘歷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