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定論
  魏靜萱忿忿不平地道:“還有什么好查的,想來查到最后皇貴妃又想說是臣妾害的溫玉吧?”

  就在這個時候,肅秋忽地沖了上來,跪下道:“不必再查了,掐死小公主的人是奴婢。”

  夏晴神色大變,連忙道:“肅秋,你做什么?”

  肅秋轉過來朝她磕了個頭,泣聲道:“奴婢以前曾受過魏貴人幾句責罵,懷恨在心,所以在魏貴人出去取鞋的時候,奴婢趁主子不注意,一時沖動掐死了小公主,奴婢很后悔,但大錯已經鑄成,悔之晚矣。”

  魏靜萱沒想到突然冒出一個肅秋來,臉色難看地道:“肅秋,你這是想替你家主子頂罪了?”

  “不是,奴婢說的都是真的,并無頂罪之事,奴婢知道一旦說出來,必定難逃死罪,但奴婢實在不忍心連累主子。”說罷,她朝弘歷連磕了數個響頭后,道:“皇上,一人做事一人當,奴婢愿意受罰!”

  夏晴眼圈通紅地道:“肅秋,這件事與你無關,你為何要攬在身上,本宮……”

  不等她說下去,肅秋已是道:“主子,確實是奴婢所為,奴婢對不起您,以后奴婢不能在您身邊侍候,您一定要好生保重!”

  夏晴不停地流著淚,說不出話來,魏靜萱趁機道:“肅秋,你說溫玉是你殺的,那你指上沒有戒指,怎么有掐得出這樣的痕跡來,分明就是在撒謊!”

  肅秋早就想好了說辭,當即道:“奴婢在掐死小公主后,就發現戒指在其頸上留下了痕跡,怕會被人發現,所以剛才過來的時候,隨手扔了。”

  魏靜萱斥責道:“你說扔就扔了,簡直就是胡言亂語,那你倒是說說,扔哪里了,也好去找來。”

  “當時又慌又亂的,奴婢哪里還記得,不過奴婢沒有撒謊,真是奴婢所為,皇上,您要殺就殺奴婢一人吧,與主子無關,她什么都不知道。”

  魏靜萱急忙道:“皇上,肅秋分明是在為惠嬪頂罪,您千萬不要相信她,惠嬪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肅秋忙不迭地道:“不是的,是奴婢一時氣不過,掐死了小公主,皇上,您相信奴婢,真的是奴婢一人所為,與人無關。”

  弘歷漠然盯了她許久,忽地道:“溫玉……真是你殺的嗎?”

  肅秋身子一顫,眸中流露出退縮之意,但很快她又用力點頭道:“是,就是奴婢殺的。”

  弘歷再次道:“謀害皇嗣乃是死罪,朕再問你最后一遍,是否真是你殺的,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朕!”

  肅秋抬頭看了一眼夏晴,緊緊攥著雙手道:“是,就是奴婢!”

  “肅秋,你……”夏晴剛說了幾個字,肅秋便急急打斷道:“奴婢知道主子心善,但這件事是奴婢自己闖得禍,你不必再為奴婢求情了,若是因此連累了您,奴婢就算投胎轉世也不會心安。”

  夏晴用力捂著嘴,眼淚不停地落下,肅秋知道她逃不這一劫,所以舍棄自己的性命,替她擋下此事,一命……換一命!

  弘歷緩緩頭道:“好!既是這樣,朕就判絞首之刑,來人,將肅秋押下去行刑!”

  魏靜萱連忙道:“皇上,肅秋很明顯是在替惠嬪頂罪,您怎么可以由著他們這么做?”見弘歷不出聲,她又道:“肅秋不是兇手,就算她死了,溫玉也不會得到安息的。皇上……”

  “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教朕做事?”弘歷冰冷的聲音令魏靜萱一驚,連忙低頭道:“臣妾不是這個意思,臣妾只想請皇上還溫玉真正的公道,不要讓兇手逃脫!”

  瑕月開口道:“魏貴人,適才惠嬪否認,你說惠嬪撒謊,又說本宮偏坦,如今肅秋認罪,你又說肅秋是在頂罪;究竟,是如你所言,想讓溫玉得到一個公道,還是想趁這個機會害死曾與你有過節的惠嬪!”

  瑕月這番話尖銳無比,縱是魏靜萱也不敢接話,低頭避著話鋒道:“臣妾萬萬沒有此意,只是臣妾覺得,肅秋不過是小小一個宮女,不會有那么大的膽子,就算真是她下的手,只怕也是受人指使。”

  瑕月示意肅秋莫要說話,道:“但是據肅秋所言,惠嬪對此毫不知情,你又做何解釋?”

  魏靜萱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對弘歷道:“皇上,臣妾始終不相信會是肅秋所為。”

  弘歷沒有說話,只是揮手示意宮人將肅秋押下去,看到這一幕,魏靜萱心急如焚,弘歷分明就是沒將她的話聽進去,執意要放過夏晴。不行,她舍棄了溫玉,豈能只換回一個宮女的性命,這次,一定要夏晴死!

  想到此處,她泣聲道:“皇上,臣妾并非如皇貴妃所言,故意針對惠嬪,但肅秋因為幾句斥責就謀害溫玉,您不覺得太可疑了嗎?還有皇貴妃,她一直在刻意偏幫惠嬪,臣妾甚至懷疑,皇貴妃會否一早就知道這件事。”

  “放肆!”隨著這句話,弘歷狠狠一掌摑在魏靜萱臉上,用力之大,將她打得跌倒在地上,嘴角更有殷紅的鮮血流下。

  弘歷盯著一臉愕然的魏靜萱,寒聲道:“朕再說一遍,任何人都不許非議皇貴妃!今日念在你正值喪女之痛的份上,朕不予重罰,若再有下一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