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恙
  莊正連忙道:“啟稟皇上,應該是皇貴妃病情嚴重再加身子虛弱,一時難以承受藥力,脈博才會有短暫的停止,但那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之后藥力散開起效,自然就轉危為安了;依院正剛才所言,皇貴妃只要繼續服藥,很快就會沒事了。”

  弘歷示意宮人放開莊正,隨即道:“只要你們令皇貴妃安然無恙,朕重重有賞。”莊正忙不迭地磕頭謝恩,在與方太醫一起退出內殿后,二人皆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等在正殿的黃氏等人看到他們出來,連忙道:“皇貴妃怎么樣了?有沒有事?”

  方太醫定了定神,拱手道:“請三位娘娘安心,皇貴妃已經沒有大礙,只要繼續服藥便可。”

  聽得這話,三人一直懸在半空中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黃氏雙手合十,滿面驚喜地道:“上天保佑!真是上天保佑!”

  胡氏輕笑道:“善有善報,臣妾早就說過,皇貴妃不會有事的,姐姐就是擔心個不停。”

  黃氏輕啐道:“你現在說得輕巧,剛才可不比本宮好到哪里去,還不是求神拜佛的。”說著,她看向暗自抹淚的夏晴,溫言道:“瞧瞧你,都已經沒事了還哭什么。”

  夏晴哽咽地道:“臣妾知道,但是臣妾實在忍不住。”

  胡氏眸中含了一絲水光,啞聲道:“趕緊把眼淚收一收,否則本宮都要被你引得哭出來了。”

  在夏晴努力止住淚水的時候,黃氏道:“方太醫,那皇上怎么樣了,有沒有服藥?”

  “回娘娘的話,暫時還沒有,不過皇上才剛得病,待得明日服藥也來得及。”面對方簡的回答,黃氏頷首道:“既是這樣,你們加法好生歇著吧,這些時日著實是辛苦你們了。”

  “娘娘言重了,臣等告退。”在方簡等人離開后,夏晴便要往內殿走去,黃氏趕緊拉住她道:“惠嬪要去哪里?”

  夏晴當即道:“自然是去探望皇貴妃,二位娘娘不去嗎?”

  胡氏與黃氏對視了一眼,緊接著二人一起笑了起來,令夏晴好生奇怪,“二位娘娘笑什么,難道臣妾說錯了嗎?”

  黃氏掩唇道:“自然是錯了,皇貴妃無事,最高興的莫過于皇上,既然他在內殿陪著,咱們又何必去打擾,明兒個再來也是一樣的。”

  被她這么一說,夏晴會過意來,自己也是一陣笑,隨即與黃氏他們一起離開了延禧宮。

  雖然此時已經入夜,但瑕月的生死關乎整個后宮,不論白天黑夜,延禧宮外都有人暗中守著,方簡與莊正安然無恙離開延禧宮的事,很快就傳遍了六宮。

  景仁宮中,葉赫那拉氏盯著正在徐徐燃燒的紅燭,蹙眉道:“你說皇貴妃的時疫已經好了?”

  春桃輕聲道:“這只是奴婢的猜測,但皇上曾發過話,若醫不好皇貴妃,所有太醫都要死,如今二位太醫安好,唯一的解釋,就是皇貴妃已經好了。”

  她話音未落,葉赫那拉氏已是狠狠一掌拍在桌上,震得茶盞里的水都濺了出來,“她還真是命大,這樣都沒要了她的性命。”

  “主子息怒,此事還做不得準,待明兒個天亮后,奴婢再設法去延禧宮打探。”

  “不用去了!”葉赫那拉氏冷聲道:“皇上連自己性命也不顧的守在延禧宮,若是那拉瑕月死了,就算顧著自己不殺太醫,也非得一頓重責,怎可能由著他們離開。”

  春桃凝聲道:“皇貴妃不死,往后一定還會幫著穎妃對付主子。”

  葉赫那拉氏眉目森森地道:“本宮知道,不過本宮絕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若說葉赫那拉氏聽到這件事,只是生氣的話,那么魏靜萱就是憤怒,她哄著莊正冒險布這個局,為的就是取瑕月與于六的性命,如今于六倒是死了,可是瑕月卻死里逃生。

  她同樣不知道延禧宮確切的情況,但葉赫那拉氏能夠想到的事,她又怎會想不到,這樣的結果,瑕月一定是沒有死。

  在一陣悶氣過后,魏靜萱道:“小元子,立刻去傳莊正過來,我要問問他,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元子試探地道:“主子,咱們日間才傳召過莊太醫,這會兒再去傳,會不會太頻繁,惹人懷疑。”

  被他這么一提,魏靜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雖然她很想知道事情的經過,但她并不是一個沒有耐性的人,當下深吸一口氣,強壓了心中的惱意道:“罷了,那就明兒個再傳,你先下去。”

  這一夜,魏靜萱徹夜未眠,待得天亮之后,她命小元子去太醫院將莊正請來,待得后者過來后,她陰沉著臉開口道:“那拉瑕月沒有死是不是?”

  “是,皇貴妃未死。”早在看到小元子的時候,莊正就料到魏靜萱是為了此事傳召自己,果不其然。

  聽到莊正確切的回答,魏靜萱臉色更加難看,寒聲道:“為什么會這樣?你不是與我說過,她一定會死的嗎?”

  “微臣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服下藥后她已經沒了氣息,可是過了一會兒,又重新有了脈搏,而且轉危為安。”如此說著,莊正又急急道:“微臣也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