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暗斗
  齊寬會意一笑,道:“看來,魏貴人這次會有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了,奴才可以等著看好戲了。”

  “行了,別耍嘴皮子了,去看看冰糖雪梨燉好了沒有,若是好了,就用食盒裝了隨本宮去見皇上。”

  齊寬猶豫了一下道:“主子,您可是又想去勸皇上嗎?”見瑕月不說話,他知道自己猜對了,續道:“主子,恕奴才直言,其實這對您是一樁好事,您又何必一直勸皇上收回成命呢。”

  瑕月嘆然道:“本宮不勸,難道看著皇上與百官一直對立下去嗎?尤其還是在派兵圍剿大小金川的時候。”

  說到這個,齊寬有些氣憤地道:“奴才真是想不明白,那些大人都在想些什么,主子處處顧全大局,憑什么就不可以冊立為皇后?還說要將主子打入冷宮,簡直……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瑕月苦笑道:“只本宮出身這一條,就注定了不可能成為皇后,他們反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這根本就是迂腐,再說了,出身又不是主子的錯,更不是主子能選擇的事;真虧得您不僅不生氣還幫著他們一起勸皇上,若是奴才,定然咽不下這口氣。”齊寬越說越生氣,恨不能親自與慶復等人對質。

  看到他這個樣子,瑕月有些好笑地道:“本宮都不生氣,你又氣什么;總之,只要皇上好,本宮就算受一些委屈也沒什么。”

  齊寬跟了瑕月那么多年,知道自己再勸也無用,嘆了口氣道:“奴才去小廚房看看。”

  在他們言語之時,知春已是到了倚梅軒,她的到來令魏靜萱甚是詫異,咳了幾聲道:“姑姑怎么過來了?”

  知春屈一屈膝,恭敬地道:“主子聽聞魏貴人染了風寒,特命奴婢過來探望,不知魏貴妃可還安好?有沒有請太醫來診治?”

  “有勞姑姑了,莊太醫之前來過,也開了藥,說是吃上幾天就沒事了。”魏靜萱眸中掠過一絲驚訝,奇怪,從莊正離開倚梅軒到現在,滿打滿算也不過兩個時辰,瑕月怎么這么快就知道自己身染風寒的事了?是何人與她說的?

  知春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主子很是關心貴人,囑您好生休養,另外主子擔心貴人外出會加重病情,所以特意讓奴婢告訴您,明日的除夕夜宴您不必過去了,只管好生休養就是了。”

  魏靜萱心頭劇跳,她又不是大病,瑕月卻不讓她赴除夕夜宴,分明就是存心刁難,令她難堪,想到此處,她陪笑道:“皇貴妃對我這般關心,實在令我受寵若驚;不過我只是小病罷了,并不礙事,還是同去赴宴為好。”除夕那夜,除去廢入冷宮的,其余妃嬪不論尊卑皆會去乾清宮赴宴,她若去不成,必會被人笑話。

  知春恭敬卻堅定地道:“主子一心為貴人著想,還請貴人莫要負了主子的好意。再說,您風寒未愈,萬一去那里,傳染給了皇上還有皇太后他們,可如何是好?”

  魏靜萱暗自吸了一口氣道:“我明白了,請姑姑代我謝過皇貴妃好意。”

  “奴婢會的。”知春笑一笑道:“另外,主子知道貴人您惦記家人,很是憐惜,也想助貴人完成這個心愿,無奈宮有宮規,就算是主子也不好破這個例,所以還請貴人體諒。”

  魏靜萱臉色難看地道:“這件事,可是容嬪與皇貴妃說的?”

  知春暗自一笑,道:“是,奴婢看得出容嬪與貴人關系甚好,否則她不會特意去延禧宮請求主子。”

  “是,確實很好!”魏靜萱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知春將她的神色變化看在眼中,垂目道:“奴婢話已經帶到,就不叨擾貴人了,奴婢告退。”

  魏靜萱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讓姑姑特意走這么一趟真是過意不去,香菊,送姑姑出去。”

  待得知春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后,小元子疑惑地道:“主子,容嬪不是說去求皇上嗎?怎么一轉眼卻去求了皇貴妃?”

  魏靜萱用力拂落擺在榻邊小幾上的藥碗,寒聲道:“這次真是陰溝里翻船,被那個番邦女子耍得團團轉。”

  “容嬪?她……”不等小元子說下去,魏靜萱已是道:“還是明白嗎?她根本不像表面所見的那么簡單,剛才她聽出我有意利用她,所以一轉身,將我賣給了皇貴妃。”

  小元子恍然道:“原來如此,看樣子主子生病的事,也是她告訴皇貴妃的。”

  “容嬪!”魏靜萱死死攥著身上的錦被,咬牙切齒地道:“真是想不到,一個蕃邦女子居然有那么多的心眼,扮豬吃老虎,連我也看走了眼;什么心思簡單,皆是裝出……咳!咳咳!”

  小元子連忙上去替她撫背,待得她止了咳后,道:“主子別生氣了,這會兒知道容嬪的真面目,總算不是太遲。”

  魏靜萱咬牙道:“沒有人可以戲弄我,容嬪……我定要她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她越想越氣,恨不得與之當面對質,一直以來,只有她算計別人的份,除了瑕月之外,還沒有在什么人手中吃過虧,卻被容嬪給破了例。

  看她氣成這個樣子,小元子試探地道:“主子,要不奴才待會兒陪您去儲秀宮質問容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