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非死不可
  弘歷點頭道:“皇后有什么話盡管說就是了。”

  瑕月目光漫過靜靜站在下面的葉赫那拉氏,漠然道:“臣妾并不認為留著這二人的性命是積德,相反,更像是一樁罪孽,所以臣妾懇請皇上將他們賜死!”

  “可是……”弘歷剛說了兩個字,瑕月便道:“臣妾明白皇上在顧慮什么。”她低頭,撫著平坦的小腹,輕聲道:“臣妾相信這個孩子不是小孟子那等惡毒之輩,三言兩語就可以詛咒的,他會好好的出生,好好的長大,因為他有皇上這位皇阿瑪護著!”

  弘歷盯了她的雙眸許久,道:“你當真決定了嗎?”

  瑕月毫不猶豫地道:“是,臣妾要取他們二人的性命,一定要!”

  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她肯定,黃氏的死與這二人脫不了任何關系,所以她說什么也不會放他們生路。

  “好!”待得吐出這個字后,弘歷不再有任何猶豫,寒聲道:“將他們二人帶去慎刑司,行腰斬之刑!”

  聽得這話,劉奇嚇得癱軟在地,想要哀求饒命,卻因為過度驚恐難以發出聲音,只能瞪著驚懼的雙眼;至于小元子比他稍好一些,尖厲地叫道:“我沒有殺人,也沒有犯錯,你不能濫殺無辜,不能!”生死關頭,他哪里還顧著上什么自稱,只努力想要抓住飄渺的生機。

  瑕月盯了他道:“小元子,只要你說出實話,本宮可以破例留你一條生路。”

  小元子愣了一下,旋即尖聲笑了起來,直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方才止住,怨恨地道:“說到底,你還是想害主子,我真是不明白,你這樣惡毒的人,怎么能做皇后,怎么能母儀天下?看著吧,你一定會有報應的,那拉瑕月,你一定會有報應!”

  見小元子對瑕月謾罵不止,弘歷心中大怒,厲聲喝斥著兩邊的宮人,“愣著做什么,還不趕緊將這兩個狗奴才拖下去!”

  “皇上……”葉赫那拉氏待要再勸,弘歷冰冷的眸光已是望了過來,令葉赫那拉氏心頭一顫,止住了嘴邊的話,用一種無奈的目光望著小元子二人被拖下去。

  他們一路被拖到慎刑司,德海剛剛挨完梃杖,看到他們過來,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這幾個人,自己哪里會受這苦,當即命人去拿了腰斬的刑懼來。

  望著那把明晃晃的鋼刀,小元子眸中充滿了恐懼與恨意,緊緊咬了牙道:“主子,您一定要替奴才報仇,殺了那拉瑕月!”

  至于劉奇,在鋼刀臨身之時,他終于醒過神來,滿面驚恐地急聲道:“不要殺我,我愿……”

  他想說“我愿招認”,但一切已經太晚了,未等他說完,冰涼鋒利的鋼刀已經從其腰間斬下……

  自此,與黃氏一事有關的三個人,小孟子變成了人彘,余下兩個則都變成了一抹幽魂。

  是夜,葉赫那拉氏去看望魏靜萱,嘆然道:“本宮已經盡力了,但皇后非要小元子的性命,皇上對她又言聽計從,本宮實在難救小元子性命,希望你不要怪本宮。”

  魏靜萱用力攥緊了手中的錦被一角,低聲道:“臣妾明白,娘娘肯為臣妾走這一趟,臣妾已是感激不盡,又怎敢怪娘娘。”

  今晨,她從養心殿回來后,一直放心不下,便遣香菊去景仁宮,懇請葉赫那拉氏設法保住小元子性命;小元子知曉她許多事情,一旦熬受不住刑罰,說了出去,后果不堪設想,再加上小元子心思靈活,很能辦得了事,她當真有些舍不得死。

  葉赫那拉氏嘆了口氣道:“小元子死的當真有些冤,幸好這個奴才還算忠心,沒有說出任何不利你的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慢慢再謀劃就是了。”說罷,她又安慰了魏靜萱幾句方才離去。

  魏靜萱望著坤寧宮的方向,咬牙切齒地道:“那拉瑕月,今日之仇,來日必有報還之日!”

  這一次,她如愿除去了黃氏,但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腹中龍胎不說,連小元子這個得力心腹也死了,說是贏,卻與輸差不多。

  然更令她氣憤的事情還在后面,在黃氏死后的第三日,弘歷下旨,定黃氏謚號為儀敏貴妃,在黃氏“謀害”她腹中龍胎的情況下,弘歷竟是未降其位份,讓她以貴妃之尊入葬梓棺,享盡身后的哀榮。

  魏靜萱明白,這必是因為瑕月在弘歷面前進言的緣故,她暗自發誓,有朝一日,定要將今日之恨,百倍奉還。

  在黃氏逝后數日,其梓棺移出重華宮,而這……也意味著重華宮將與黃氏徹底脫離關系。

  最不舍重華宮的莫過于永珹,離開的那一日,他踏過宮中每一塊地磚,撫過每一樣東西,這里的每一樣東西都承載著他的記憶,承載著他過往的十二年以及……與黃氏的母子情份。

  永珹淚落漣漣,淚光中,他看到了黃氏,一如以前那樣,笑意盈盈地望著他,伸手道:“來,到額娘這里來。”

  “額娘!”永珹心中一喜,連忙撲過去,卻是撲了個空,前面根本沒有黃氏的身影。

  望著空空如也的雙手,永珹哭得越發傷心,蹲下身將身子埋在雙膝中,不停地抽泣著。額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