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束手無策
  在這樣的等待中,永玤突然抽搐起來,渾身發紫,雙眼往上翻,那樣子嚇壞了所有人,周明華連忙再次施針,但這一次卻沒什么效果,始終抽搐不止,胡氏臉色慘白,想要上去抱住永玤,又怕自己的碰觸會弄疼了他,一顆心緊緊地揪在了一起,恨不能得病的那個人是自己。

  正自這時,秋菊忽地驚叫道:“九阿哥流血了!”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只見永玤緊閉的嘴角正流下殷紅的血液。

  “糟了!”周明華驚呼一聲,連忙去掰永玤的嘴,若是永玤在無意識時咬斷了舌頭,那可就真的回天乏術了;無奈永玤閉得很緊,再加上這個樣子使不上什么勁,怎么著都掰不開,眼見血流的越來越多,周明華眸底掠過一絲狠色,取出兩根銀針,在同一時間用力扎在太陽絡穴上,很快便有鮮血順著銀針流出,“滴滴嗒嗒”滴在地上。

  殷紅的鮮血看得眾人心驚膽戰,胡氏幾次想要沖上去,都被弘歷緊緊拉住,只能眼睜睜看著幼小的永玤受折磨。

  隨著太陽絡穴上的血不斷滴下,永玤的抽搐終于止了下來,緊咬的牙關亦為之一松,周明華見狀,連忙取出被血染成通紅的銀針,讓秋菊按住傷口,他自己則去察看永玤口中的傷勢,虧得他動作迅速,永玤的舌頭只是咬破一些,沒有大礙,隨后他又在其后背撫了一下,指腹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汗水,但也僅此而已,再沒有更多的汗水。

  周明華神色凝重地對李四道:“立刻去御藥房取人參來,年份越久越好,取來后切片讓九阿哥含在舌根下,每次兩片,每隔一個時辰便換一次。”

  他的話令胡氏浮起一絲不祥的預感,在她記憶里,只有在性命垂危的時候,才會以人參吊元氣續命,如今……

  胡氏不敢再想下去,臉色蒼白地道:“永玤……永玤是不是沒事了?”

  “回娘娘的話,九阿哥暫時沒事。”周明華的話令胡氏身子顫抖如秋風中的落葉,臉上僅有的一絲血色亦被抽盡,艱難地道:“暫時……這是什么意思?”

  弘歷留意到周明華撫觸永玤后背的舉動,臉色陰沉地道:“永玤還是不曾發汗嗎?”

  周明華沉沉嘆了口氣,道:“不敢隱瞞皇上,剛才那番散血令九阿哥發了汗。”不等弘歷等人高興,他又道:“但那些汗太少,仍有許多被閉鎖在九阿哥身體內,時間一久,又會發生與剛才一樣的情況。而散血……已經傷到了九阿哥的元氣,令他脈象虛弱,在沒有更好的法子之前,微臣只能用人參固住九阿哥的元氣,但散血之事,是萬萬不可再行了。”

  胡氏聽得這話,又急又痛,慌亂地道:“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救永玤,他……”胡氏不知該如何說下去,轉身抓著弘歷的手,啜泣道:“皇上,永玤不可以有事,他一定要好好的,求您救救他!”

  弘歷拉住欲要跪倒的胡氏,撫著她的背安慰道:“沒事的,永玤會沒事的,徐太醫定有法子救他。”

  待得胡氏情緒稍稍穩定一些后,他道:“你也累了一夜了,朕讓秋菊扶你去歇一會兒,此處有朕看著就行了。”

  “不要!”胡氏想也不想便搖頭道:“臣妾要在這里陪著永玤,直至他病愈為止。”

  見胡氏堅持,弘歷亦不勉強,于搖曳的燭光中等待著容遠等人的到來。等待永遠是最折磨人的,尤其是他們誰都不知道,永玤下一次抽搐是什么時候,這也就意味著,每一刻每一時,對永玤來說,都意味著危險。

  李四取來了御藥房足有兩百年年份的人參,小心翼翼切了兩片讓昏睡中的永玤含在舌根下,并且仔細記著時間,以便在一個時辰后更換。

  莊正與宋子華是最早到的,之后則是院正方簡以及其他太醫,他們在為永玤把脈后,皆說了與周明華相同的話,永玤所患的寒熱病關鍵在于汗液,若是汗液不出,隨時會有性命之憂;至于逼迫汗液的法子,除了散血之外,就只有服藥,然處在昏睡中的永玤牙關緊閉,極難喂進藥,一大碗藥至多只咽下了幾小口,而且過不了多久,便又悉數吐了出來,令人束手無策。

  雖然永玤處在昏迷之中,但每每碰觸到褥席,仍會因為痛苦而發出無意識的呻吟,他這個樣子看得胡氏痛如剜心,偏偏她除了眼睜睜看著永玤受苦之外,就什么都做不了。她盯著一眾垂手站立的太醫,激動地道:“怎么會沒有法子?不可能的,你們這么多太醫,一定有法子救永玤!若永玤有什么事,本宮就將你們全部治罪,聽到沒有?!”

  弘歷攬住她的肩膀道:“蘊儀,你冷靜一些,永玤那么乖巧懂事,上天一定不忍斷了他的生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這個時候,小五終于帶著容遠匆匆奔了進來,不等容遠行禮,弘歷已是急忙道:“快去替九阿哥看看。”

  容遠應了一聲,迅速來到床邊,將手指搭在永玤幼小的手腕上,一路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聽小五大概說了永玤的病情,但真正觸及脈象時,方才發現,永玤的病遠遠要比小五說得更嚴重,不止寒熱交迫,汗液閉鎖,而且血氣不足,身體虛弱,這么多的病癥混在一起,連他也覺得棘手。

  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