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難安
  “是本宮隱瞞在先,怎么能怪你呢。”胡氏拍拍她的手道:“之前的事,你也好,本宮也好,都別放在心上了。”說著,她望著景仁宮的方向,冷笑道:“本宮現在就看著葉赫那拉氏怎么死!”

  這會兒景仁宮中雖然有許多宮人,卻靜得猶如死城一樣,一個個皆戰戰兢兢地站在角落里,沒人敢發出聲音。

  葉赫那拉氏面色陰沉地坐在殿內,在她面前站著小德子,后者緊張地手心直冒汗,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不知過了多久,葉赫那拉氏冷聲道:“你再說一遍!”

  小德子渾身一顫,低聲道:“回主子的話,明大人傳消息進來,說原本應該從朝陽門離開的那些人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攔了下去,而且……而且扭送去了順天府,情況很是不好,問娘娘有沒有什么法子;還有,那些人知道事先等在朝陽門,顯然是知道了咱們的計劃,這件事一直很隱秘,明大人事后也查了知曉此事的人,并無可疑,所以想問問主子,是否您這里出了什么紕漏?”

  “呯!”葉赫那拉氏重重一拍扶手,盯著春桃與小德子寒聲道:“這件事除了本宮之外,只有你們二人知曉,說,是誰泄的密?!”

  春桃與小德子慌忙跪下,急急否認,春桃更是道:“奴婢打從一入宮就跟著主子,怎么會背叛主子,再說,主子若是出了事,對奴婢能有什么好處。”

  小德子跪言道:“奴才雖不及姑姑在主子身邊侍候的時間長,但對主子一向忠心耿耿,絕不敢做任何不利主子的事,還望主子明鑒!”

  “一個個說得可真是好聽,但整個景仁宮,除了本宮之外,曉得這件事的只有你們二人,不是你們傳出去的,難道是本宮嗎?”

  “當真與奴婢無關。”春桃委屈地說著,這個時候,小德子忽地眼皮一跳,急忙道:“主子,您說會不會是穎貴妃,奴才思來想去,她最是可疑!”

  春桃連連點頭道:“是了是啊,奴婢與小德子皆是對主子忠心耿耿,只有穎貴妃,咱們不知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指不定就是她泄露出去的。”

  “你們不必想事情推到穎貴妃身上,她根本……”葉赫那拉氏想說胡氏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會從朝陽門離開,然說到一半,倏然想起昨夜發生的事,她曾親口告訴胡氏,會安排那些人離開,雖然不曾提及朝陽門,但她曾說過,城門官是她阿瑪的至交好友,由朝官被貶為不入流的城門官,有了這個線索,只要稍稍一查便能知道是哪個城門。

  難道……真是胡氏?

  不會的,胡氏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一心一意想著要取那拉瑕月與夏晴的性命,怎么可能將這件事泄露出去;再者,那個時候宮門已關,她怎么能將消息傳出去。可是……仔細想來,胡氏昨夜的話,很像是在套她的言語。

  葉赫那拉氏越想越亂,思忖良久,她起身道:“備肩輿,本宮要去長春gong。”

  小德子不敢怠慢,趕緊下去準備,隨后與春桃一起隨葉赫那拉氏去往長春gong,豈料到了那里,葉赫那拉氏竟然不在,待得知她是去了坤寧宮后,葉赫那拉氏的臉色越發難看。

  “主子,既然貴妃娘娘不在,不如咱們先行回去吧?”面對春桃的提議,葉赫那拉氏冷聲道:“不必了,本宮就在這里等貴妃回來。”

  見她堅持,春桃只能與小德子一起隨她去了偏殿等胡氏,待得宮人第三次添茶后,胡氏終于出現,只見她笑盈盈地道:“讓舒妃久等了,實在是本宮的不該!”

  葉赫那拉氏起身行了一禮,試探地道:“臣妾聽宮人說,娘娘去了坤寧宮?”

  胡氏一愣,旋即若無其事地道:“是啊,昨日已是推了惠妃沒有與她一起過去,今兒個若是再不去,怕是會招人話柄。”待得就著李四的手坐座后,她打量著葉赫那拉氏道:“舒妃來見本宮,可是有什么事?”

  “是。”葉赫那拉氏猶豫了一下,道:“原本今日一早該從朝陽門離去的那些人,被一群來歷不明之人給攔了下來,并扭送去了順天府。”

  胡氏故作驚訝地道:“竟然有這樣的事?舒妃可知是何人所為?”

  在胡氏說話的時候,葉赫那拉氏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的神色,并未從中看出什么可疑,難道此事與胡氏無關,可若不是胡氏,又會是誰呢?

  “舒妃?怎么不說話?”胡氏的話將葉赫那拉氏自沉思中驚醒,在椅中欠身道:“臣妾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阿瑪說他所用的,都是使了多年的老人,按理來說不會做出背主棄義的事,至于臣妾這邊,除了春桃與小德子之外,便只與娘娘說過,實在……”

  胡氏倏然打斷她的話,冷聲道:“舒妃這么說,就是懷疑本宮了?”

  “臣妾不敢。”葉赫那拉氏賠笑道:“臣妾只是想著,會否是娘娘身邊的人多嘴,一時不慎將事情傳了出去。”

  李四與秋菊已是知曉了胡氏真正的心意,為免胡氏被葉赫那拉氏懷疑,連忙跪下道:“啟稟主子與舒妃娘娘,奴才二人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這件事絕對沒有與任何人提及過。”

  胡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