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密談
  夏晴望著她冷聲道:“本宮與你無話可說。”

  “只是幾句話罷了,娘娘又何必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若娘娘真不聽……”她的面容在搖晃的燭光下晦暗不明,“只怕將來會后悔。”

  “后悔?”夏晴嗤笑一聲,待要命忻妃退下,忽地心中一動,改了主意對小壽子等人道:“你們且都退下。”

  待得殿中只剩下她們二人時,夏晴涼聲道:“好了,現在可以說了嗎?”

  忻妃輕吸一口氣,說出令夏晴渾身僵硬的話來,“娘娘說得沒錯,確實是臣妾害死了十一阿哥!”

  夏晴呼吸急促地盯著忻妃,眼底泛起一絲猩紅,一字一頓地道:“你終于肯承認了!”

  忻妃嘆然道:“十一阿哥出事后,臣妾一直很后悔,無奈大錯已經鑄下,臣妾也無可奈何。”

  “好一句無可奈何!”夏晴目光如要噬人一般,寒聲道:“若不是你心腸惡毒,想要加害十二阿哥,永瑆……永瑆怎么會死的那么冤枉?!”想起永瑆咽氣的模樣,夏晴忍不住落下淚來。

  “對不起,臣妾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十一阿哥。”說著,忻妃取下帕子欲拭夏晴臉上的淚,卻被后者揮掌打開,斥道:“少在這里貓哭耗子,永瑆的事情,本宮絕不會就這么算了。”

  忻妃不以為意地收回手,淡然道:“娘娘一心只是怨恨臣妾,可曾想過,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

  夏晴諷刺地道:“你這么說,難不成還有人逼著你去害人嗎?”

  出乎夏晴的意料,面對她諷刺的言語,忻妃毫不猶豫地附聲道:“不錯,確是有人逼著臣妾。”

  “是誰?”迎著夏晴狐疑的目光,忻妃緩緩吐出兩個字,“皇后!”

  面對她的回答,夏晴第一個感覺就是好笑,然忻妃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怎么都笑不出來。

  “娘娘與皇后素來走得近,想必魏靜萱一事,娘娘已經知曉了,不錯,秀竹并沒有遇到李季風,這一切,都是臣妾在無意中查知魏靜萱與李季風私通后想出來的計策,借十一阿哥之口,告訴你們真相。”

  “我知道皇后與娘娘一直都不喜歡魏靜萱,也知道她心腸歹毒,不擇手段,所以一心一意助你們除去魏靜萱,娘娘您說,我這么做有什么錯?”

  夏晴冷眸望著她道:“你若真有心助我們,從一開始就當以誠相待,而非這樣偷偷摸摸,將我們盡皆當成你手中的棋子!”

  “或許臣妾的方法做些不對,但心意總歸是好的,要不是臣妾,魏靜萱如今還在宮中得勢,而娘娘也依舊在為她頭疼。可是皇后是怎么對臣妾的?臣妾好不容易懷上龍胎,皇上欲與惇嬪一起晉封本宮,結果呢?被皇后一句話給擋了回來,結果汪永意成了惇嬪,而臣妾依舊是忻妃;她這樣做,不是恩將仇報是什么?”

  夏晴冷笑道:“你不必將自己說得那么偉大,你對付魏靜萱,真正的目的,是想討好皇后,借此得到更高的地位與權勢,可惜最終棋差一著。”

  忻妃含著一絲恨意道:“不錯,臣妾輸了,但這口氣,臣妾怎么都咽不下。”

  夏晴微瞇了眼眸道:“所以你將怨氣撒在十二阿哥身上?”

  “不錯,皇后年過三旬方才得了這么一個兒子,視若性命,若是十二阿哥死了,皇后就會痛不欲生。”

  夏晴痛恨地道:“你真是瘋了,連這么一個無辜稚子都能狠心加害,戴佳梓鈺,你說魏靜萱心腸歹毒,你又何嘗不是。”

  面對夏晴的指責,忻妃呵呵一笑道:“或許吧,不過與皇后相比,臣妾自嘆弗如。”

  夏晴聽出她話中有話,皺了眉頭道:“你又想說什么?”

  “這幾個月,臣妾一直在思索,皇后當初為何要將她阻止皇上晉封的事情告訴臣妾,僅僅只是為了教訓臣妾一頓嗎?還是說僅僅為了逞一時之快?”不等夏晴言語,忻妃已是搖頭道:“不,都不是,她是故意的,她故意將這一切告訴臣妾,因為她料定臣妾會咽不下這口氣,結果……呵,如她所料,甚至連臣妾剛剛成形的孩子,也因此沒了。”

  夏晴心中一凜,這個忻妃確實有本事,竟然猜到了瑕月的用意,她輕哼一聲道:“若你沒有害人之心,又豈會落得如今這個下場,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忻妃低頭撫著平坦的腹部,苦笑道:“或許吧,所以臣妾并未怨恨什么,若非要有什么,就是替娘娘不值。”

  “替本宮不值?”在夏晴疑惑的目光中,忻妃徐徐道:“整件事,都是皇后一手設下的圈套,所以,早在臣妾第一次派小華子去馬房的時候,她就應該已經知道了,之后的每一次,她都一清二楚,包括小華子取走烈焰的草料,但她并沒有阻止,為什么,因為她想要得到更多臣妾犯事的證據,從而一舉毀了臣妾甚至臣妾的家人。”

  這一點,夏晴自然知道,但她猜不透忻妃說這些的用意是什么,后者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道:“娘娘有沒有想過,如果皇后不是那么貪心,不是那么非置臣妾于死地不可,小華子根本沒機會動手,若烈焰沒出事,十一阿哥就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