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七十一章 迷魂香(2)
  “我……我不知道。”王保縮了縮脖子神色不安地回答。

  凌若知道這種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當下命李衛去請胤禛來,見李衛真的要走,王保嚇得幾乎跳起來,連滾帶爬拉住李衛的衣角忙不迭地道:“我說!我說!”他真的怕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凌遲之刑。

  “是……是瓜爾佳福晉!”王保咬牙吐出這個名字,“小四死后第二天,我想起他說還有三十兩銀子藏在床底下,便起了貪念想先拿來應應急還些賭債,哪知恰好被云福晉看到了,她說只要我肯替她辦事,今日之事她就當沒看到,甚至可以再給我一百兩銀子,這樣一來我不止能還清賭債,還可以有余錢娶一房媳婦,奴才當時也是走投無路,所以就答應了。之后她交給奴才一包香粉,讓奴才混在銀炭當中,只要凈思居來取炭,便給他們混了香粉的炭,至于這是什么香,奴才是真不知道,求福晉大人有大量,饒過奴才一條狗命!”

  對于王保吐出瓜爾佳氏這幾個字凌若并不意外,自清音閣一事后她就知道瓜爾佳氏絕非表面所見的那么簡單,其實能在這王府中生存的人又有哪一個是簡單易與之輩,唯一的意外就是沒料到她會這么快又動手。

  “瓜爾佳氏!”凌若嘴角微微揚起,有森然的恨意在眼底跳躍,她步步緊逼,若一昧退讓,只會令自己連最后的立足余地都沒有。

  “王保,我可以保住你性命,但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得在貝勒爺面前重復一遍剛才說過的話,否則必讓你受盡千刀萬剮之苦。”她言,不容置疑。

  王保忙不迭點頭,于他來說保住小命才是最要緊的,何況他本就是受銀錢所惑,對瓜爾佳氏并無半點忠心。此刻胤禛尚未回來便先在將他帶下去后,凌若睨了一眼水秀他們剛擺上桌的晚膳搖頭道:“撤下去吧,我不想吃”

  墨玉盛了一碗珍珠西米露小聲道:“主子今兒個一天都沒用過什么東西,縱然再沒胃口為了身子也得吃些東西,何況待會兒還得喝徐太醫開的藥呢,空腹可怎么行。”

  凌若放下手中已經有些涼的暖手爐接過白瓷小碗,徐徐舀了一勺在雪白椰奶中若隱若現晶瑩若珍珠的西米在嘴里,明明是甜的,但吃起來卻索然無味,垂眸輕輕道:“虎無傷人意,人卻有害虎意。想要平平靜靜在此度過一生,在這府中比登天還難。”

  “這本就是一個人吃人的世道。”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衛將窗子關起來以免風雨吹進來,“只是受寵就一定會受人嫉妒,心慈手軟只會害了自己,主子該早些習慣才是。”

  凌若嘆了口氣再不說話,勉強將一碗椰香西米露吃完后她拭一拭手起身道:“走,咱們去見一見這位云福晉。”

  悅錦閣是瓜爾佳氏的居處,此刻她剛用過晚膳,正在喝茶,聽到下人稟報說凌若求見時愣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她與凌若自在清音閣之后可說是撕破了臉,她怎會突然到自己這里來,還是夜間下雨時分,喚過貼身侍女從意,“你去看看王保可在炭房,若不在的話你知道該怎么做了。”

  在如意退下后不久,瓜爾佳氏迎上了正緩步走進來的凌若,親熱地挽了她手臂含笑道:“外面風大雨大的妹妹怎么說來就來,真是稀客,快請坐,從祥看茶。”

  凌若不著痕跡地抽出手同笑道:“入府多日一直不曾來拜訪過姐姐,實在慚愧,還忘姐姐見諒。”

  瓜爾佳氏恍若未覺,打量了凌若一眼道:“聽聞妹妹近日被鬼神所攏,終日寢食難安,精神不佳,眼下看來卻是一切尚好,看來只是謠傳而已。”

  凌若解下略有些濕意的披風遞給隨侍在側的李衛揚眉道:“姐姐不是素來相信鬼神嗎?怎么現在也覺得是謠傳了嗎?”

  “我只是覺得妹妹福澤深厚,鬼神縱是見了也當避退才是,怎敢驚攏。”瓜爾佳氏是南方女子,有著京中女子少有的婉約,在珠玉玲瓏下容色更添清麗,似一朵臨水之花嫻靜優雅,偏偏這是一朵見血封喉的毒花。

  “姐姐若是真相信鬼神的話,便當謹記一句話: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辰未到。”凌若意味深長地說道。

  “那就等報應來了再說。”瓜爾佳氏不以為然地道。

  從祥很快便沏了茶來,雙手奉予剛剛扶椅坐下的凌若,恭謹地道:“凌福晉請用茶。”

  “好香。”凌若揭開茶蓋微微一嗅輕笑道,“姐姐的茶好香啊,不知里面加了什么?”

  “妹妹這話問的可真奇怪,茶水里自然是加茶葉了,還能有什么?”瓜爾佳氏臉上一派笑意,若是不知情的人見了定會以為她們是極要好的姐妹。

  凌若目光一轉,似漫不經心地道:“譬如……迷魂香。”

  瓜爾佳氏心里一凜,暗道她果然是為此而來,可惜了……若能再多些日子,以迷魂香的功效,鈕祜祿氏縱然不死也要落個半瘋的下場。

  “妹妹今日的話姐姐當真是一句都聽不懂,迷魂香又是什么東西?”她故做不解地道。

  凌若將一口未動的茶盞往桌上一放,目光幽幽若古井,沉聲道:“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姐姐指使王保將迷魂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