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七十二章 鹿死誰手
  “我來,是想給姐姐留一條活路。”她話音剛落便見瓜爾佳氏吃吃笑道:“這么說來,我還應該謝謝妹妹你了?”

  凌若不理會她的譏笑淡淡道:“姐姐是聰明人,當知這世間性命才是最寶貴的,沒了性命一切榮華皆是虛妄。姐姐前后害我兩次,照理說我應該恨煞姐姐才是,但我心知憑姐姐一人之力絕對做不到這些,背后必然還有人,所以只要姐姐肯說出主指使是誰,我保證會在貝勒爺面前替姐姐求情!”

  瓜爾佳氏聞言笑意更盛,掩唇道:“想來妹妹就是這樣唬王保供出我來的吧?只可惜我不是王保,不會讓你的當,勸你還是別費這心思。再說,好戲才剛剛開始,鹿死誰手還是未知之數。”

  “姐姐當真如此冥頑不靈?”凌若沒想到瓜爾佳氏如此嘴硬難纏,明知王保已經將她供出來還不肯松口,不知是故作鎮定還是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瓜爾佳氏轉著指間的翡翠戒指想了一陣道:“左右貝勒爺還沒回府,不若咱們下局棋吧,若你贏了我便告訴你,我的主指使者是誰,縱然在貝勒爺面前也如照說不誤;相反你輸了的話,便要替我做件事,如何?”

  “若是你要我替你殺人放火,我是不是也要答應?這賭注未免有失公允。”凌若一言指出其話語中暗藏的陷阱。

  “自然不會。”反爾佳氏唇角輕揚,悠然道:“怎樣,有沒有興趣賭這一局,這可是你唯一的機會了。”

  想要扳倒年氏,這是唯一的機會了,盡管猜不透瓜爾佳氏在打什么主意,但凌若仍是決定賭這一局,接過從祥遞來的棋子冷冷道:“希望姐姐輸了的話能夠如實而言。”

  “你盡可放心。”瓜爾佳氏安坐在椅中,左手輕抬,一顆黑色的棋子被她挾在指間,凌若卻是第一次知道原來瓜爾佳氏習慣用左手。

  棋子應手而落,幾乎是在她落棋的下一刻,白棋便緊跟而至,瓜爾佳氏沒料到凌若動作會如此之快,略有些詫異地睨了她一眼,很快又將注意力放在棋盤上。

  兩人先后于棋盤之上布下自己的局,黑與白的交接,是生與死的交融,兩人在盡全力進行這場不見硝煙的廝殺。

  既然瓜爾佳氏敢提議以棋局定勝負,可想而知她的棋藝必然不若,而凌若則恰恰相反,琴棋書畫四藝中,棋藝并非她最拿手,所幸入府后常與精通棋藝的溫如言對弈,令她獲益良多,如今十局中差不多能夠勝負各半。

  溫如言曾說過,下棋者最忌遇到下快棋者,因為容易被擾亂心境,但若下快棋者不能保持住冷靜的話那先亂的就會是自己。

  凌若不敢保證自已能贏過瓜爾佳氏,所以決定兵行險招,以快棋亂瓜爾佳氏心境,逼其露出破綻。而這一招似乎真有效,瓜爾佳氏被凌若幾乎不假思索的快棋弄得心浮氣燥,不知不覺跟著她快起來,已有數次落錯子,不過凌若自己也不輕松,下快棋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不輕的負擔,不止要思考自己的棋路,還要思考對手的棋路,以便應對。

  正當兩人殺得如火如荼時,從意快步走了進來,她將傘隨手交給下人,自己則走到瓜爾佳氏身邊,小聲地在她耳邊說了句什么。

  盡管凌若聽不到她在說什么,但她沒有忽略掉在從意說完后瓜爾佳氏眼中一閃而過的喜色。

  揮手示意從意下去后,瓜爾佳氏一掃之前的煩躁掃一眼棋盤上略有些凌亂的黑子輕笑道:“好險,想不到妹妹竟懂得下快棋,險些被你迫亂了陣腳,不過想要贏我,這些還遠遠不夠!”

  “啪”的一聲,棋子落在棋盤當中,只是一子而已,卻令本來已經傾向白棋的棋局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如此一來,正如瓜爾佳氏之前所說,鹿死誰手尚是未知之數。

  凌若落子的速度雖依然極快,但臉卻愈加凝重,因為她發現瓜爾佳氏已經重新掌握了下棋的節奏,自己的快棋已經影響不了她。

  這場對局殺得難解難分,黑白子交替著占據上風,直至棋盤被兩色棋子占滿為止,這場對弈終是以平局落下了帷幕。

  凌若將棋盤一推起身扶一扶鬢角珠花淡淡道:“看來我們之前的賭約要做廢了,既然姐姐執意不肯將主使者說出來,那妹妹就只有將此事交給貝勒爺去裁定了,希望姐姐到時候不會后悔。”

  說罷她轉身往外走,而今這個時分,胤禛差不多該回來。

  “慢著。”瓜爾佳氏接過下人遞來的茶笑瞇瞇地叫住她道:“難道妹妹不好奇剛才從意說了什么嗎?”見凌若回過頭來她笑意更盛,啟唇一字一句道:“她說……王保死了。”

  “你說什么?”凌若身子一震,有難掩的驚意在其中。

  “我說王保死了,你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已經成了一枚死棋。”她越吃驚,瓜爾佳氏就越高興。

  凌若似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耳朵嗡嗡作響,王保死了?這怎么可能,自己出來時他明明還好好的,怎可能說死就死了?

  “是你殺了他?”凌若冷冷看向正在抿茶的瓜爾佳氏,有難掩的怒氣在其中。

  “我沒有殺他。”瓜爾佳氏拭了拭唇角的水跡起身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