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離府
  三福的眼珠子在凌若身上轉了個圈兒道:“奴才奉主子之命,來送送娘子,另外主子說了,娘子既已被廢為庶人,與王府無所干系,那么理所當然屬于王府的東西也不該帶走,所以還請娘子除下身上一應首飾物件。|主子念在曾經相處一場,特許你留下這身衣裳。”他對溫如言幾人的怒視毫不在意,徑直道:“請娘子自己動手吧,莫要讓奴才為難。”

  溫如言正待要與他理論,被凌若一把抓住,冷冷瞪了揚威作福的三福一眼道,“姐姐莫要與一個上不得臺面的狗奴才多言,沒得降低了自己身份。”說罷,當著氣急敗壞的三福面,將發簪、步搖、手鐲等物一一褪下后往他身前一扔,冷冷道:“可以了嗎?”

  三福氣哼哼地撿起一地飾物,小聲嘟囔道:“死到臨頭還在擺主子的架子,等著吧,有你好受的時候。”

  盡管他說得極輕,還是被溫如言聽在耳中,姣好的面容上含了一縷憂意,趁著三福低頭撿東西的機會,不著痕跡地將手中的鏤金嵌東珠的鐲子褪下塞到凌若手中,盡管不知道別院是什么情況,但身邊有些金銀傍身總是放心一些。

  三福將最后一根簪子撿起后,翻了翻眼皮子繞著凌若看了一圈,確定她身上再沒什么值錢東西后方才不耐煩地道:“好了,該走了,這里是雍王府,可不是隨便什么阿貓阿狗都可以呆的地方。”

  他這是要親自看著凌若走,只怕這也是那拉氏交給他的差事之一,凌若轉身,在經過瓜爾佳氏身邊時,飛快地說了一句什么,旋即便在李衛的攙扶下登上了馬車,待李衛與墨玉也上車后,車夫一揮馬鞭,駕車絕塵遠去。|

  從頭到尾,凌若都沒有再回頭看一眼她住了整整兩年的雍王府,不需再看什么,因為,她終將要回來……取回一切她應得的東西!

  在目送凌若離去后,瓜爾佳氏轉身正待離去,三福忽地將她攔下,笑嘻嘻道:“云福晉慢走,我家主子要見您!”

  聽到這句話,瓜爾佳氏目光驟地一縮,示意溫如言先回去,自己則隨三福去了含元居,在面對那個正在替靈汐編辮子的溫婉女子時,之前囂張得意的三福一下子變得極為老實,恭恭敬敬地道:“主子,云福晉來了。”

  那拉氏淡淡地應了一聲,在將最后一縷發絲編好后,方才對拿著小鏡子左瞧右照歡喜不已的靈汐溫聲道:“如何?喜歡嗎?”

  “喜歡。”靈汐開心地點頭,抱著那拉氏的脖子嬌聲道:“謝謝嫡額娘!”見三福和瓜爾佳氏還等在那里,知道是有事要說,當即她乖巧地欠了欠身道:“靈汐先告退了。”

  待靈汐退下后,那拉氏方扶著翡翠地手緩緩走到沉靜如水的瓜爾佳氏面前,漫然道:“想不到你還真有膽子來。”

  “嫡福晉相召,妾身如何敢不來。”瓜爾佳氏話音剛落,便感覺到脖子上一涼,只見那拉氏戴著一套東海青玉護甲的手指在自己脖子上輕輕撫過,尖銳的護甲尖在上面留下一道的紅印。

  殺機在那拉氏眼中一閃而逝,冷聲道:“你好大的膽子,我讓你去除掉鈕祜祿氏的孩子,你卻暗中與她勾結,存心背叛于我?!”

  “妾身不敢,是嫡福晉先存了置妾身于死地之心,妾身是迫于無奈才這么做。”瓜爾佳氏銀牙緊咬,恨聲道:“嫡福晉先在妾身身上下毒不說,還騙妾身說有解藥,要妾身繼續為你賣命,若非徐太醫一言點醒,只怕妾身現在還蒙在鼓里!”

  那拉氏撫著袖間的花紋,淡然道:“我何曾騙過你,噬心毒確實有解藥,只是忘了與你說這解藥只可解三天以內的毒,過者……無效!一年之后,中毒者會全身潰爛而死,死相慘不忍睹。”

  看到瓜爾佳氏因她的話而無法再保持原有的鎮定之色,那拉氏眼底浮起一陣濃重狠厲的快意。

  瓜爾佳氏深吸了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冷笑道:“嫡福晉這么肯定一年之后妾身會毒發嗎?”

  “你以為徐太醫可以救得了你嗎?”隨著這句話,那拉氏一把扼住她的臉頰冷冷道:“瞧瞧你的臉色,白中帶青,分明還是中毒之兆,可見即使是太醫也對這種毒束手無策,何況現在鈕祜祿氏被廢,他不會在出現在府中,你又找何人解毒去?!”她咬牙,一字一句道:“沒有人可以逃過我的手掌,我等著你一年以后面目全非的樣子,一定比現在好看百倍!”

  迎著她瘋狂的目光,瓜爾佳氏費力地從變形的嘴唇中擠出一句話,“妾身還等著給嫡福晉送終,如何敢死在嫡福晉面前!”

  “死到臨頭還在嘴硬!”那拉氏并不以為然,她不信天底下有人能解噬心毒,甩開手冷笑道:“還有兩個月,希望到時候你還能這般牙尖嘴利!”

  從含元居出來,瓜爾佳氏輕吁一口氣,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低頭,只見雙手掌心盡皆是冷汗,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那拉氏那個女人簡直是個瘋子,即使自己面上裝著再鎮定,心里依然忍不住害怕。

  在匆匆回到悅錦樓后,瓜爾佳氏喚來從意,命她設法出府一趟,將凌若出事的消息告訴凌柱夫婦,另外再去一趟城西槐樹胡同找徐太醫,雖然徐太醫不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