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兩百四十五章 以退為進
  “妾身說這些不是想求四爺原諒,只希望四爺能夠明白妾身的一片心意,縱然負盡天下人,妾身都決不有負四爺,這里……”她指一指胸口道:“只為四爺一人跳動。i^”

  說完這句話,她掙扎著從榻上起身,軟軟跪在地上,“妾身該說的已經說完了,殺人償命,請四爺治妾身死罪。”

  胤禛神色復雜地盯著佟佳氏僅簪了一朵玉蘭花的發髻,一時間竟難以決斷,與他往日的性格截然相反。佟佳氏固然犯下許多大錯,然并非出于本心,其行可恨,其情卻可憫。

  而且在頂死案這件事上,她確實沒有出賣自己,胤禩至今都不知道他已經查到王郎中身上。

  這,也是他給佟佳氏設下的底線,一旦越過,縱然再不舍也絕不會留情。

  畢竟,她只是湄兒的替身罷了……

  佟佳氏跪在地上,緊張到了極點,她在賭,賭胤禛對她這張臉的眷戀,賭自己在胤禛心中的份量。

  時間漫長的像停止了流動,在令人昏厥的緊張中終于等來了胤禛淡漠的聲音,“好生呆在這里思過懺悔,回王府前不許踏出一步。”

  腳步聲在耳畔遠去,直至不聞時,佟佳氏方抬起臉龐,長出一口氣,出聲喚了蕭兒進來,因畫眉臉上有傷,怕胤禛問起,所以佟佳氏沒讓她在此侍候。%&*";

  蕭兒看到佟佳氏混了血與淚的那張臉,嚇了一大跳,趕緊上前扶起雙腿無力的佟佳氏,待其坐穩后,蕭兒伸手想取下佟佳氏覆在額間的絲帕,不想因為血跡干涸,使得那方絲帕牢牢粘在了上面,若硬要拿下來,免不得要受皮肉之苦,蕭兒正自猶豫間,佟佳氏已經隨手扯下絲帕,當帕子與皮肉分離時,蕭兒甚至聽到了“嘶啦”一聲,當聽著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佟佳氏面無表情地盯著血跡斑斑的絲帕,仿佛感覺不到那份痛苦;適才若不是她應變及時,狠下心來以頭撞柱,只怕如今就不是僅僅思過了事了。

  “主子出什么事了?”蕭兒打來一盆溫水,一邊替佟佳氏拭去臉上的血跡一邊問道。

  “傅從之的事,王爺都知道了。”佟佳氏望著覆在腿上輕顫不止的手,這一不是假裝,而是真的,差一點,差一點她就萬劫不覆了,真是好險。

  “啊!”蕭兒驚呼出聲,怪不得主子這副模樣,竟是這事鬧得,緊張地問道:“那,那王爺怎么說?”如果佟佳氏倒霉,她們這些伺候的人也不會有好下場,主仆本就是息息相關的。

  “死不了,只是禁足思過而已。”佟佳氏眼中寒光閃爍,她沒料到胤禛會對她的事查得那么清楚,甚至連傅從之都曉得了,算到胤禛會疑心自己,卻沒算到這一步,所以才會輸得那么慘。

  只怕,連當初頂死案的那份卷宗都是他有意給自己看的,為得就是試探她,幸好自己一念之間沒有鑄成大錯,否則早已魂歸西天。

  功虧一簣雖然令人不甘,但只要這條命在,一切尚有還轉的余地;下一次,她絕不會再失誤。

  且說胤禛心情沉重地出了月地云居,一路回到鏤云開月館,剛一進屋就聞到一陣勾人食欲的香氣,定睛一看,只見長幾上擺了幾道精致的小菜,凌若正盈盈站在一旁,看到胤禛行一行禮道:“妾身聽聞四爺晚上不曾用膳,怕您餓著所以特意做了幾個小菜送過來,聽狗兒說您出去了,還想著空跑一趟,哪知這么巧您就回來了,快坐下嘗嘗妾身的手藝。”

  胤禛默默點頭,屈身坐下后,接過侍女遞來的清水凈一凈手后挾了一筷黑木耳炒木須肉在嘴里,略嚼了幾下道:“味道不錯,爽口又有韌性。”

  凌若將一道帶來的珍珠香米飯擺在他面前道:“四爺覺得還能入口就多吃一些;妾身還在廚房燉了盅參湯,用過晚膳差不多剛好能喝。”

  胤禛不言聲,端起米飯就著面前幾個小菜一口接一口吃著,待一碗米飯見底后方擦一擦嘴對一直含著溫柔笑意坐在對面的凌若道:“你沒有話要問我嗎?”

  “四爺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何須妾身多問。”凌若將碗筷收拾后命人端了出去,屋中只剩下他們兩人,于橘紅搖曳的燭光間相對而坐。

  胤禛將身子往后一仰,意味復雜地盯著凌若道:“昨夜,李衛在哪里?”

  早在胤禛來之前,凌若就從狗兒嘴里得知胤禛去了月地云居的事,原想著他是要問佟佳氏的事,哪曉得一張嘴竟是問起了李衛行蹤,心中猛然一跳,有些不自在地道:“四爺問這個做什么?”

  “昨夜我讓周庸去辦一趟差,回來后他告訴我說曾看到一個很像李衛的背影,所以好奇問問。”胤禛看似漫不經意的口氣卻令凌若出了一身冷汗,明白昨夜周庸雖然沒追到李衛,卻憑著后影猜到了李衛身份。

  雖然詫異,不過凌若倒也沒太大詆觸,原本就是來試胤禛意思的,正好可借此機會說起。

  想到這里,凌若提一提裙裾斷然跪下道:“妾身有事隱瞞四爺,請四爺恕罪。”

  “先起來。”胤禛的聲音不容人拒絕,待凌若在面前站定后方又道:“說吧,究竟什么事瞞著我。”

  凌若貝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