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兩百九十四章 拒婚
  “不要提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聽到這個名字!”水月大叫,憤憤將拿了粘桿起身道:“我就不相信離開他李衛,咱們幾個大活人還治不了這區區幾只蟬了。”

  小路子黯然無語,在李衛離開凈思居后,他曾偷偷找過李衛,希望可以勸他懸崖勒馬,哪知反被李衛一陣奚落,說早已忍夠了他的愚蠢,讓他不要再自作聰明了。

  水秀什么也沒說,只是暗自嘆了口氣,他們原本有六人,只是轉眼間卻是去了一半,阿意久在府外偶爾才回來一趟;墨玉去了十三阿哥府,這一切都算了,最可惜也可恨的莫過于李衛的背叛,他親手毀了所有人的信任。

  三人一直捕得雙手無力抬起,才堪堪將樹上的蟬粘了個七七八八,僅余少數幾只還停留在樹上,已不至于再吵到人。

  小路子提了裝有十數只夏蟬的籠子正要出去,忽地看到胤禛進來,忙避到一邊請安。

  胤禛掃了他們一眼略有些不悅地問道:“怎么都在外頭,不用伺候你們家主子嗎?”

  “回王爺的話,主子正在屋中午睡,奴才們怕蟬鳴吵到主子,所以來這里捕蟬。”小路子仔細地回著。

  胤禛點點頭,徑直往內堂走去,待到里面后,果見凌若躺在床上,一截雪白的藕臂露在紫蘇繡海棠紋錦被外,嘴角微微上翹含了一縷輕淺的笑意,仿佛夢到了什么開心事。

  胤禛微微一笑,也不叫醒她,只在床沿坐下靜靜看著那張秀美安靜的容顏,暖風從敝開的窗外吹入,拂起他墨綠織錦的袍角。

  過了約摸小半個時辰,凌若自夢中醒來,睜眼看到近在咫尺的胤禛時愣了一下,有些不確定地喚道:“四爺?”

  “怎么?睡了一覺連我也不認得了?”胤禛笑著扶起還有些惺松的凌若。

  聽著他打趣,凌若失笑道:“妾身就是忘了自己也會牢牢記得四爺,只是您來了怎么也不叫醒妾身?枯坐著可不無聊。”

  “左右也無事,何必吵醒你。”說話間,府外隱隱傳來幾聲鞭炮響,緊接著又有鑼鼓的聲音,仿佛很是熱鬧。

  凌若好奇地問道:“外頭什么事這么熱鬧?”

  “你忘了,今兒個是殿試放榜的大日子,皇阿瑪欽點了三甲,如今狀元郎正領著諸進士游街呢!”胤禛笑著解釋。

  聽到此處,凌若忽地想起一事來,忙問道:“不知今科狀元是誰家好兒郎?”

  “是張相家的兒子,我瞧過他那篇文章,做得極好,策論也不錯,皇阿瑪對他很是看重,除卻欽點頭名狀元之外,還下旨賜婚,將靖雪下嫁于他。”

  果然如此……凌若想起那個聰慧無雙的女子,她果然什么都猜到了,猜到了自己要嫁的人,猜到了自己未來的路,只是她開心嗎?

  還有容遠,他又會如何想?

  “可是想去瞧瞧?”胤禛見凌若突然不說話,只道她是想見狀元游街的盛況。

  凌若點頭,她也想見見康熙金口指給靖雪的男子,希望真是一個人品出眾,才華洋溢的翩翩少年郎。

  所謂狀元游街,是指皇帝在金鑾殿傳臚唱名,欽點狀元、榜眼、探花和二三甲進士后,狀元領諸進士拜謝皇恩,然后到長安左門外觀看張貼的金榜,從金鑾殿到長安左門,要經過太和門、午門、端門、承天門一直到大清門,隨后才可各自回家。

  凌若隨胤禛站在圍觀人群中看狀元及眾進士騎馬游待,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今科狀元張英,只見他年約二十,長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此刻手捧皇詔,足跨金鞍朱鬃馬,旗鼓開道,前呼后擁,真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張英更是大小金榜同題名,狀元、額駙齊趕著來,真可謂是“鯉魚躍龍門”,從此平步青云。

  看著從眼前過去的狀元郎,凌若默然道:靖雪,這人雖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個,然也算是良配,他應會好好待你。

  數日后,李德全奉康熙之命,傳凌若入宮覲見,自杭州回來后,這還是康熙第一次召見凌若。

  彼時康熙正在西暖閣中批閱奏折,凌若進去后不敢驚擾,靜靜站在一邊,直至康熙從奏折中抬起頭來,她方上前屈膝見禮。

  康熙放下手中朱筆,自案后起身緩步走到凌若面前,不知為何,一直平易近人的康熙在此刻給她一種無言的壓迫感,只是這樣站著便令她難以喘氣。

  許久,終于有威嚴的聲音自頂上垂落,“靖雪拒婚的事你知道嗎?”

  拒婚?凌若詫異不已,抬頭迎上康熙漠然的面孔,“回皇上的話,奴婢并不曉得此事。”

  “這么說來,你也不知道,她拒婚是為了徐容遠的緣故了?”康熙的聲音猶如當頭澆下的冰水,令凌若通體冰涼,渾身血液都似停止了流動。

  “奴婢……”凌若正想說不知,瞥見康熙審視的目光,心中一跳,忙改了已經到嘴邊的話,“奴婢知道。”

  聽到這四個字,康熙面色微緩,沉聲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給朕仔細說清楚,不許漏了一個字。”

  凌若在仔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