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三百零六章 雷公藤
  鄧太醫取來他用來泡鐵觀音的紫砂壺給趙方倒了一杯茶。趙方雖只是一個奴才,但他身居御藥房總管一職,也是有品有級的,論地位身位不會比他們這些太醫低多少。何況能爬到這一步的奴才,哪一個不是與后宮那些娘娘主子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可怠慢不得。

  趙方接過同樣是用紫砂做成的茶杯輕啜了一口,贊道:“清香雅韻,回味悠長,上次在鄧太醫這里喝了一次后,老奴可是念念不忘呢。”

  “公公若喜歡,盡管每日來喝就是。”這般說了一句后,鄧太醫問道:“公公今日來可是身子哪里有不爽快?”

  “老奴這副身板還算硬朗,沒什么大毛病,也就偶爾天陰起風的時候有點小病小痛。老奴這次來是想問問幾位太醫,這幾日可有取用過雷公藤?”

  “雷公藤?”鄧太醫奇怪地重復了一句,身為太醫,他當然知道雷公藤是什么東西,只是這味藥因毒性過大,平常很少會用到,“趙公公為何突然這么問?”

  趙方咂咂嘴道:“今兒個一早,老奴跟平常一樣領著那群小崽子點藥材的時候,發現雷公藤比冊中記載的少了五株。雖說這雷公藤不是什么值錢的藥材,一年也用不了幾株。但鄧太醫也知道老奴那邊的情況,所有藥材進多少出多少都要記錄的清清楚楚,分毫不能差,若是有一星半點的不對,這內務府就該來找老奴問罪了。不得已之下老奴只好腆著老臉來問問,諸位太醫可有取過藥卻忘了記錄的事。”

  “無事誰去取那雷公藤,能代替的都用旁的藥材代替了,否則萬一用錯了份量,可是要出大事的。趙公公,莫不是你底下的人記岔了吧?”其中一個太醫出聲道。

  趙方搖搖頭苦笑道:“若真是這樣就好了,可是老奴把這一年的記錄都查過了,沒有任何出入,就是無緣無故少了那么五株。”說到此處,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對有些心緒不寧的容遠道:“徐太醫,聽說昨夜你與敦恪公主曾去過御藥房,不知可曾拿過雷公藤?又或者順手放在什么地方了?”

  自趙方說明來意后,容遠就一直有種莫名的心慌,此刻再被趙方這么一問,整個人頓時如遭雷擊,猛然想起昨夜雷公藤的抽屜是靖雪打開的,當時她還拿了一株在手上,難道……那個時候……

  容遠拿在手中的畫卷驟然落地,畫軸輕滾,展開了畫卷,露出畫在紙上的那只籠子。

  原來,從始至終靖雪都沒有放下過,所以原本是想要鎖住明媚春光的籠子最終牢牢鎖住了她自己,令她無法從中掙脫出來。

  既不能飛上天,又不愿像一只金絲雀一樣放棄所有安安份份縛在籠子里;那么只能有一個結果……

  不!不可以!他不允許靖雪這么做,絕對不會允許!

  他一把揪住之前那個楊太醫急切地道:“公主大婚的儀仗呢?出宮了沒?”

  楊太醫被他問得莫名其妙,“我怎知道公主出宮沒出宮,適才過來的時候,是已經快到午門了。”

  一聽這話,容遠顧不得說什么,往外疾奔而去,他一定要趕在靖雪出宮前攔住她,雷公藤,千萬千萬不要吃!

  從太醫院到午門,相隔不知多少重宮殿,這樣一路狂奔來,縱是習武之人也吃不消,何況是容遠這樣的太醫。身子早已疲累不堪,只是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停下來就再也邁不開步,是以一直強提著一口氣。

  在快到午門時,他隱約又聽到了喜樂聲,精神不由得為之一震,腳下又加快了幾分,終于在穿過又一重宮殿后看到了大婚的儀仗,正在緩緩通過午門,靖雪乘坐的彩輿正在其中。

  “等等!”容遠帶著粗重的喘息聲喚道,只是他的聲音在震耳的鑼鼓喜樂聲中太過微不足道,根本沒有人在意,依舊往宮外緩步行去。

  容遠急得臉色都變,一邊大聲呼喚一邊追上去,也不管那些捧著公主奩禮的宮女太監,一昧撐著已經在不住打顫的雙腿奔到前面,使勁拉住華麗無匹的彩輿,“不要再走了,停下來!快停下來!”

  “徐太醫,你這是在做什么?還不快放開,否則誤了公主大婚的吉時,你可擔待不起。”隨彩輿同行的張嬤嬤認出了容遠,皺眉言道。

  容遠不理會她,只是固執地拉住彩輿,因為他的出現,原本井然有序的大婚儀仗有些亂,張嬤嬤見著不對,只得命人停下,看向容遠的目光變得極為不悅,涼聲道:“徐太醫你若再不放手,老身唯有去通知皇上了,到時候皇上問罪下來,你可別怪老身沒提醒你!”

  原以為只要不是得了失心瘋的人,聽到這話就一定會讓開,哪知這徐太醫反而跑到了彩輿面前,甚至還膽大包天地揭開金紅色的簾帷鉆了進去。

  張嬤嬤從沒見過這么膽大包天的人,竟敢鉆入公主出嫁的彩輿中,這……這不是要壞了公主名節嗎?若是傳到皇上和敬妃娘娘耳中,他固然要被問罪,自己也要受牽連。她又氣又急,忙命人將這個聽不懂人話的太醫給揪出來。

  容遠此刻哪還顧得上這些,從剛才開始彩輿內就一點動靜都沒有,他與張嬤嬤就站在彩輿邊上,聲音又不小,靖雪不可能聽不到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