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孕期
  “若真胡言,就不會動刀子了。”胤禛淡淡地說了一句,執起安兒他們剛擺上桌的筷子道:“這人如今在哪里?”

  “妾身見出什么大亂子,就讓人將他打發走了。四爺,可是想到了什么?”

  “沒什么。”胤禛笑一笑,挾了一筷鱸魚肚皮上的肉在她碗中道:“嘗嘗這個松江鱸魚,每天秋季都是鱸魚最肥美鮮嫩的時候。”

  “當真無事?”凌若不安地問著。

  “都說了沒事,別多想。”胤禛將筷子放到她手里道:“你今兒個也累了,吃完早些歇息,我還有一些公事沒處理完,待會兒還得回去。”

  “嗯。”凌若乖巧的答應一聲,安靜地吃著飯,旁邊的胤禛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到一頓飯吃完,胤禛坐不了一會兒便以公事為由離去。

  在他身后,是凌若意味深長的笑容。

  在撤下用過的晚膳后,水月有些不解地道:“主子既然有心將佟佳氏借種生子的事情告訴王爺,為何不明說,也不讓趙清云出面呢?”

  “那樣只會適得其反。”凌若撫裙起身,望著天邊半圓的月亮,笑容中多了幾分無奈,“王爺是一個疑心極重的人,若我直言,他固然會懷疑佟佳鐕,但同樣的也會懷疑到我身上,認為整件事皆可能是我設下的局,存心陷害佟佳氏,倒不若像現在這樣,說得似是而非,既讓王爺起疑,又將自己撇在整件事外。”

  夫妻之間,用上諸多心計,實在是她與胤禛的悲哀,只是親王與福晉,本就不是尋常夫妻,怎能奢想全然的信任與,何況他們當中還隔了那么多別有用心的人。

  “何況,若將趙清云推出去,佟佳氏會不會死我不知道,但是趙清云一定會死,事關王府聲譽,王爺是不會允許她活著的。佟佳氏已經害了她哥哥,我不想再連她也害了。”

  水秀奉了茶進來恰好聽得這話,嘴快地道:“佟佳氏若有主子一半的慈心,就不會害了一個又一個。”

  凌若看了她一眼赦然道:“其實能活在這個王府中的,哪一個手上不染幾分鮮血,慈心?那不過是哄人的話罷了,我只是想替自己積幾分陰德罷了。”有些黯然地低下頭望著自己平坦的小腹,這里自從霽月早產后,就再也沒有過動靜;盡管嘴上沒說什么,但心里卻忍不住擔心,終自己這一世幾十年歲月,不知能否再擁有一個骨血相連的孩子。

  “主子,當時阿意與您說起趙清云的時候,您怎么會一下子聯想到佟福晉身上?還拿百悅香給阿意,難道您未卜先知嗎?”這一點水秀一直不明白。

  凌若微笑,把玩著衣襟上的墨綠色珍珠鈕扣道:“我曾看過彤冊,王爺是在佟佳氏月事之后第四日寵幸的她,之后她便被禁足,而王爺也與我一道去了杭州對嗎?”

  水秀奇怪地點點頭,但凡看過彤冊的人都會知道這一點,為何要特意點出來。

  “很少會有人知道,凡女子月事過后的七天之內,是根本不可能懷有子嗣的,所以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佟佳氏懷得根本不是王爺的骨肉。”這每一個字落在水秀等人耳中都猶如悶雷滾過,震耳欲聾。

  “再加上昀阿哥出生后我有去看過,雖說孩子尚小瞧不出太多,但當云姐姐為試她說出那句‘誰都不像’時,佟佳氏的臉色明顯變了一下,她若當真心中無鬼,又怎會如此。只是我沒想到會那么巧得遇上趙清云處心積慮想將佟佳氏找出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水月朝黑漆漆的院子看了一眼道:“王爺會去查佟佳氏嗎?”

  “一定會。”凌若甚是肯定地說著,以胤禛多疑的性子,一旦起了疑心,就絕不可能輕易放過。

  而事情也確實如凌若所料的那般,胤禛回去后越想越覺得此事有古怪,命周庸暗中追查此事。

  然就在事情還沒查清楚的時候,府中不知何時開始傳起了一個流言,說佟佳氏借種生子,弘昀并非胤禛親子,而是她與野男人茍合的野種。

  流言的可怕之處在于,它可以無中生有,也可以令一件事由假成真,當初凌若就曾吃過流言的暗虧,幸而當時那拉氏替她壓了下來。更何況這件事并不是空穴來風,自流言傳出后,佟佳氏整日里惴惴不安。

  也是從那時起,胤禛再不曾來過蘭馨館,雖然不過才六七日,但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佟佳氏也曾不止一次的去過書房找胤禛,皆以胤禛公事繁忙為由,被周庸攔在外面。即便她身子不舒服,胤禛知道后也只是讓人去請太醫來,自己一直未曾出現。

  這一連串的事令佟佳氏更加不安,那拉氏與她不過是利益驅使下的結盟,根本指望不了她會雪中送炭,舉目之下,竟發現自己一旦失去了胤禛的寵信就無從借力,只能被迫等待這場流言的過去。

  但是,流言似乎永遠沒有盡頭,而且愈演愈烈,曾經對她畢恭畢敬的下人開始冷言冷語,曾經左一句姐姐右一句福晉的那些人,不見了蹤影;蘭馨館開始冷落了下來,就像昔日她被禁足時。不同的是,這一次,她開始逐漸猜不到胤禛在想什么。

  日夜不斷交替,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