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壽康宮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明明感覺才用過午膳,幕色卻已經悄然降臨,日落西下,萬道霞光將天邊渲染得一片通紅,綻放出夜色之前最后一抹絢爛。

  凌若親自將墨玉送到宮門口,又拿了兩個赤金嵌珍珠的項圈給她,著她帶回去給兩個孩子,并囑她得空多進宮來。

  目送墨玉離去,水秀扶了落有些失落的凌若回去,然在快到承乾宮的時候,她忽地道:“本宮想去壽康宮走走。”

  水秀細細的眉毛往上輕輕挑了一下,卻是什么也沒說,徑直扶了她往壽康宮走去,一路上,不斷遇到正在燃點路燈的宮人,看到凌若過來盡皆跪下行禮。

  整個紫禁城的人都知道,雖然這位熹妃不是后宮之主,也沒有像年貴妃那樣握有協理六宮之權,但她卻有著當今皇上最深的寵愛,無數人嫉妒眼紅,卻沒有人可以奪去分毫。

  壽康宮位于慈寧宮西側,黃琉璃瓦在夕陽的照耀下流淌著金子般耀眼奪目的光澤,遮掩了些許壽康宮的暮氣。

  院墻外東、西、北均有夾道,西夾道有房十數間,住在里面的皆是壽康宮中侍候的宮人。

  凌若剛一進去就看到方憐兒帶著幾個宮女在院中踢毽子,忽前忽后,花樣百出,旁邊還有小太監在數著數,卻是已經踢到一百多下了。

  看到凌若進來,方憐兒腳尖一勾,cha著四支彩色鵝翎的毽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隨后穩穩落在一只白玉般的手掌上。

  “你們繼續踢吧。”方憐兒隨手將毽子扔給其中一名宮女,自己則朝凌若走來。看著走近的方憐兒,凌若微微一笑,欠身道:“見過熙太嬪。”方憐兒身為先帝遺妃,雖說如今無權無勢,但在輩份上卻實實在在是凌若的長輩,

  “免禮。”方憐兒抬手,神色看似淡然,但若往仔細了瞧,就會發現她眼底有著一抹深深的笑意。

  壽康宮因為是用來安置先帝遺妃的,所以殿閣頗多,方憐兒如今住在西側的復月軒。

  在將侍候的宮人遣下去后,方憐兒倒了杯茶給凌若,笑言道:“姐姐今日怎么有空來看我?”雖然彼此身份有別,但私下里她們一直以姐妹相稱,十余年來從未改變過。

  凌若捧著微溫的茶盞,打量著四周,此處布置倒也雅致,只是稍嫌狹小了些,與啟祥宮不可同日而語,“自你遷入壽康宮后,我一直不曾得空過來,今日突然想起,便過來看看,如何,住得可還習慣?”

  “難道我說不習慣還能搬回啟祥宮嗎?”方憐兒神色微微一黯,不過很快又若無其事地道:“左右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哪里都一樣,姐姐不必為我擔心。”

  凌若嗯了一聲又道:“若是缺了什么盡管派人來告訴我,我讓內務府替你置辦。”

  方憐兒能感覺到凌若發自內心的那份關切,感動地道:“這里雖說不如啟祥宮,卻也沒什么缺的,姐姐盡管放心就是。”

  凌若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能不放心吧,你都有心情踢毽子。”

  聽她說到這個,方憐兒不禁笑道:“這幾日閑著無事,便做了個毽子踢著玩,姐姐總不能指望著我跟著那些個太妃太嬪一樣整日去佛堂禮佛吧,我可是靜不下那個心來。”雖被稱一聲太嬪,可說到底,她今年連三十歲也沒有。

  不等凌若接話,她又嘆了口氣道:“就是這幾下毽子也不是踢得那樣隨意,眼下指不定有多少人正在暗地里編派我的不是了。”

  宮嬪踢毽子是很正常的是,但是方憐兒此刻的身份是太嬪,在這壽康宮中,只有誦經聲與木魚聲才是合理存在的。

  凌若不在意地拂一拂衣裳道:“她們喜歡編派就去編派好了,悠悠之口從來就是堵不住的,只要自己不曾做錯就好。”話語一頓她又道:“往后若是無事就多去我宮里坐坐,弘歷也常念起你。”

  說到弘歷,方憐兒忽地想起一事來,“對了,姐姐,宜妃的十七阿哥不是早就成年且已經開牙建府了嗎,怎么她也住在壽康宮中?”

  “是宜太妃。”在糾正了方憐兒的語誤后,她云淡風輕地道:“宜太妃與太后情同姐妹,又一起侍候先帝多年,感情最是要好不過,如今太后因為追思先帝過度病倒在床上,有宜太妃陪伴開解,太后的病也會好得快些。”

  方憐兒恍然道:“原來如此,這么說來太后病好之后,宜太妃就會去十七阿哥府上頤養天年了?”

  “也許吧。”凌若含糊地答應了一句,心里卻是再清楚不過,終宜太妃一生怕都是出不了宮門了。陪伴太后只是一個借口,真正的原因是胤不許她離開壽康宮。即使太后病愈了,也會有一個接一個的理由讓宜太妃留在宮里

  當年先帝殯天時,宜太妃跪在太后前面,雖然胤當時未說什么,心里卻是極不痛快。現在的一切皆是為治宜太妃當時僭越犯上之罪。

  自復月軒出來,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宮燈取代了天光,照亮著這一重重宮殿院落。

  “主子,咱們回去了嗎?”看到她出來,水秀輕聲問道。

  凌若抬手扶一扶鬢邊松垮的珠花,抬頭看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