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八百七十八章 逾越
  “夠了,熹妃!”胤開口打斷了凌若的話,“這些話已經越過了你的本份,不管因為什么樣的理由,他們既然入了宮,就得守宮里的規矩。既然他們明知故犯,那么就該承受隨之而來的后果;若人人犯了規而不用罰,那么還要規矩何用,還要國法何用?還是熹妃覺得你比國法宮規更尊?”

  胤素來反對宮人有私情,再加上本朝歷來遵循理學,對于凌若的那番話自然覺得萬分刺耳。

  “臣妾萬萬不敢有此想法。”凌若萬分惶恐地道:“只是臣妾覺得法理不外乎人情,皇上又與先帝一樣,是個有德寬仁的明君,這才斗膽為三福求情。而當年,先帝爺曾法外施恩,賜一對宦官與宮女對食,一時傳為佳話;而宮人也感念先帝爺仁德之恩。”

  其實那對菜戶結局是不好的,但那是康熙在世時,唯一賜過的一對,將之抬出來,至少可以說菜戶一事在本朝有例可循,算不得太過破例。

  正在這個時候,殿中忽地響起一個低啜聲,引得眾人循聲看去,卻是四喜,只見他自暗自垂淚,一旁蘇培盛正愕然看著他。

  驚訝之余,胤問道:“四喜,你哭什么?”

  四喜趕緊跑到胤跟前跪下,抹著淚道:“回皇上的話,奴才聽著熹妃娘娘那席話,一時忍不住落下淚來。”

  胤眼眸微瞇,對宮人端上來的早膳置之不理,“你覺得熹妃言之在理?”

  四喜聞言連忙磕頭道:“奴才不敢,老祖宗定下的規矩是絕對不會有錯的,只是奴才聽著聽著,不由得想起奴才師傅來。”

  胤見他扯到已經離宮的李德全,不由得道:“李德全怎么了,朕不是已經恩準他出宮頤養天年了嗎,且每月都有發月銀。”說到此處,聲音驟然一厲道:“是不是內務府那些人趁他不在朕跟前,就苛扣月銀。”

  四喜連忙道:“回皇上的話,內務府并不曾苛扣,師傅也不缺銀子花。只是奴才上次去探望師傅的時候,看到他一人在那里長吁短嘆,奴才好奇之余便問了一下,得知師傅原來是覺得老來寂寞,雖不缺吃不缺穿,卻孤零零一人,連一個能說話解悶的人都沒有,再大的宅子,再多的銀子,也不知給誰住給誰用才好。”

  蘇培盛在旁邊聽著一陣納悶,他也常去看李德全,怎么就一點不知道這事呢,而且他也不覺得師傅寂寞,整日不是逗鳥便是去外頭逛逛,自得其樂得很。

  聽得是這么一回事,胤臉色微緩,“他若是覺得寂寞,你們買幾個丫環侍候他就是,這樣有人陪著說話也不至于悶。”

  “奴才早就給師傅買了幾個丫環,可是除了日常起居之外,師傅并不愿與她們多說,畢竟師傅在宮里當了一輩子差,許多事都不便于向外人說,只能爛在肚中。所以師傅與奴才嘆言說,若當初他有膽子求先帝爺,將中意的宮女賜給他做菜戶,那么現在老來就有個伴了,不至于只能看浮云變化,日升月落;有時候連病了,也沒人關心一下,至于買來的丫環,只會侍候他喝藥,旁的一句也不懂得說。”說到這里,四喜又抹了一下剛剛流出來的淚,哀聲道:“奴才每每想起師傅這個樣子都覺得萬分可憐,剛才聽得熹妃娘娘體恤下人的話,一時忍不住,這才啜泣了起來,還請皇上恕奴才驚駕之罪。”

  聽他這一番真情流露的言語,胤心中的不悅少了許多,但仍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至于哭出來,何時變得這樣沒用了。”

  四喜磕了個頭道:“不瞞皇上說,奴才有幸在皇上身邊侍候,蒙皇上厚待,從不曾受什么委屈。可許多與奴才一樣的太監,一邊做著繁重的活計,一邊還要被上頭的太監苛責,稍有一點差池,便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而他們受罪時,連個擦藥喂飯的人也沒有,傷輕的還能自己撐著下地討個飯吃,傷重的就只能在床上躺著,沒人理會,有幾個傷重的就是這樣因為沒飯吃活活餓死的。”

  這樣的事在宮里固然有,卻是極個別的,畢竟那些太監皆是多人睡在一間通鋪中,有人受傷不能動彈,自然會有其他太監幫襯著弄點飯給他吃,頂多問他索要些銀子就是了。

  四喜故意往嚴重了說,就是想勾起胤的同情心。他是打從胤登基就跟著李德全在其身邊侍候的,論起資歷來,比蘇培盛還是老上幾分。而且他向來機靈,善于察言觀色,對于胤頗有幾分了解。曉得這位皇帝看著比先帝爺嚴厲,但其內心仍不失善良,否則他不會對十四爺一忍再忍,也不會雖明知太后偏坦十四爺,乃至對自己誤會重得,依然善待太后。

  若非有這樣的認識,莫兒來找他時,哪怕他心里不反對菜戶,甚至是同情三福與翡翠,也絕對不敢答應幫熹妃的,畢竟這種事一個不好就會掉腦袋。

  在四喜話音落下后,養心殿一直處于沉寂之中,唯有遠從西洋而來的自鳴鐘發出“嘀嗒”“嘀嗒”的輕響。

  胤閉目許久,古井無波的面容看不出他的什么意思,凌若緊張的手心出汗,今日之事,她是冒了很大風險的,一旦不能說服胤,那么三福兩人保不住姑且不說,她自己也會因cha手管坤寧宮的事,在胤心里留下一個越權的印象。

  畢竟自己只是一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