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九百零九章 不解
  “!”小鄭子急得滿頭大汗,他已經極力在追了,可溫如傾跑得太快,一時之間根本追得上,真是要命。

  這一會兒功夫,溫如傾已經跑出了承乾宮,而她的喊叫,也被周遭經過的宮人聽聞,那些宮人聽得這話,再看溫如傾披頭散發,不著錦衣的樣子,均是驚愕萬分,在溫如傾被小鄭子抓到時,前方已經圍了許多宮人。

  凌若阻止水秀喝斥圍過來的宮人,冷冷盯著不再掙扎的溫如傾,“好了,現在如你所愿了?”

  溫如傾咧嘴一笑,森然道:“娘娘害怕了嗎?”

  凌若側頭,任由耳下的紅滴墜子貼在雪白的脖頸上,“本宮為什么要害怕?”

  “你自己心里明白,這件事一定會傳來皇后娘娘耳中,她一定會還我一個清白的。”

  “那本宮就拭目以待了。”凌若忽地綻出一縷笑容來,“不過本宮得告訴你,皇后娘娘現在自顧不暇,未必有空理會你的事。還有……”說到此處,她湊到溫如傾耳邊,一字一句道:“在皇后娘娘沒來之前,你還是得去冷宮待著。你若再逃,只怕連冷宮都不能安生地呆著了。”

  溫如傾回以一抹同樣的笑容,“娘娘放心,臣妾一定不會再跑,否則豈非辜負了娘娘的一番美意。”

  在溫如傾被帶下去后不久,劉氏亦起身告辭,倒是溫如言竟然沒有即刻離開,坐在一旁靜靜地抿著茶。

  凌若在猶豫了一會兒后,終于忍不住問道:“惠妃還有事嗎?”

  溫如言抬頭,眸光在照進正殿的陽光下清澈如一泓泉水,不見塵埃,不見雜色,“沒事,我只想與妹妹多坐一會兒。”

  她的回答,令凌若越發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明明自己處置了溫如傾,她卻好像一些也不生氣。

  正自疑惑間,溫如言已經站了起來,捧著茶盞走到殿門處,仰頭看著一碧如洗的天空,一縷讓人不解的笑意出現在眸中,“妹妹,恭喜你。”

  凌若心頭一震,陡然起身,死死盯著溫如言的背影,聲音有些發顫地道:“姐姐在恭喜什么?”

  溫如言轉過身來,含笑搖頭道:“沒什么,不過隨口說說罷了。不過這事并沒有就此結束,你自己小心。”

  直至溫如言離去,凌若都沒有從她的話中回過神來,直至楊海在旁邊說了一句,“主子,惠妃今日好奇怪,以她對溫氏的感情,應該不會相信溫氏會加害謙貴人,何以在錦盒之后,連一句求情的話也沒有。甚至……”

  “甚至什么?”在凌若的追問下,楊海沉聲道:“甚至奴才覺得惠妃娘娘是有意看著溫氏落難,否則以她的身份與地位,若跟主子發難,會很棘手。還有后面的那兩句話,奴才總感覺惠妃像是知道了什么。”

  凌若同樣有這個感覺,眼前就像蒙了一層迷霧,只要把這層霧吹散,一切就會水落石出。可任她絞盡腦汁,依然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摸不到觸手可及的真相。

  水秀有些憂心地往宮門口張望了一下,“主子,您說皇后娘娘會來嗎?”

  水秀的話落在凌若耳中,猶如驚雷炸響,溫如言離去前的話在腦海中迅速閃過——這件事并沒有就此結束,你自己小心。

  難道……難道說溫如言是在提醒自己皇后會來替溫如傾洗脫謀害皇嗣的罪名,讓自己小心嗎?

  若真是這樣,那……迷霧被吹散了一個小角,待要吹散更多時,小鄭子匆匆走了進來,在其身后,還跟著一個人,看清來人的同時,凌若心亦隨之一沉。

  “奴才給熹妃娘娘請安。”孫墨走到凌若面前垂首打了個千兒。

  凌若斂了心思,凝聲道:“孫公公怎么過來了?”

  “回娘娘的話,皇后娘娘命奴才請您過去一趟。另外……”他抬頭覷了凌若一眼,續道:“皇后娘娘已經命小寧子去冷宮接溫……” 因為凌若已經廢了溫如傾的位份,令他一下子不知該怎么稱呼才好,猶豫了一會兒才含糊道:“接惠妃的妹妹,娘娘說謀害皇嗣一事尚有疑點,不該如此草率了事。”

  果然來了!不過倒是沒想到皇后對溫如傾如此著緊,在自己處境不利的情況下還要幫溫如傾脫罪。

  這般想著,她朝還等著答復的孫墨道:“既是如此,孫公公先去一步,本宮隨后就到。”

  待孫墨離去后,水秀想著自己剛才的問題,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懊惱地道:“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早知道奴婢就不問了。”

  “與你無關,該來的總要來。”說罷,凌若振一振精神揚聲道:“走吧,去坤寧宮。”

  當凌若再一次踏進坤寧宮時,溫如傾已經跪在殿中,與她一道跪著的還有一人,因是背影,所以一下子認不出來,不過看裝扮應該是個宮女,在她們對面是坐在軟椅中的那拉氏,雖是在養傷中,發髻依然梳得一絲不亂,cha著一枝碧玉鳳釵。在看到凌若進來時,她微微一笑和顏道:“熹妃來得倒快。”

  看她的神態言語,完全瞧不出昨日才剛與凌若斗得你死我活,論城府與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真是誰也及不過她。

  這般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