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大怒
  那拉氏的目光慢慢由恍惚變得銳利,徐徐道:“從來都回不去,就像弘暉不可能重生一樣。”

  凌若笑而不語,起身道:“叨擾娘娘許久,臣妾也該告辭了,改日再來給娘娘請安。”

  聽得她這么說,等了許久的小寧子終于松了口氣,趕緊打起簾子道:“奴才恭送熹妃娘娘。”

  凌若轉身離開,在踏出大門時,眼波一轉,停下腳步似笑非笑地看著小寧子道:“本宮記得不久之前,寧公公還是一個連內殿都不許進的低等太監,見了三福還得卑躬屈膝陪笑臉,可一轉眼已經是皇后娘娘身邊的大紅人了,輪到別人給你賠笑臉了,這能耐,可真是讓本宮刮目相看。所謂風水輪流轉,指的可不就是寧公公這樣。”

  見她話中有刺,小寧子低頭道:“娘娘說笑了,奴才只是盡已所能侍候好主子,其他的事,奴才從未想過。哪怕真有什么能耐,也不過是侍候人的能耐罷了。”

  “宮里那么多奴才,每個人都會侍候人,可能夠做到寧公公這一步的,卻萬中無一。”在嫣然的笑意中,她湊到小寧子耳邊輕輕道:“不過寧公公害死了那么多人,小心晚上會有冤魂來找你索命。”

  小寧子瞳孔一縮,凝聲道:“奴才雖然微不足道,但好歹也是皇后身邊的人,娘娘這樣冤枉奴才是何道理?”

  “是不是冤枉你心中有數,翡翠正在背后盯著你呢,寧公公!”雖然知道是唬人之言,但小寧子眼底還是升起一絲驚慌,下意識地想要去看身后,在頭轉到一半時生生止住,嘴硬地道:“翡翠是投井自盡,無緣無故盯著奴才做什么,娘娘這話可真是奇怪。”

  凌若笑著從小寧子身邊走過,從根本上說,小寧子與那拉氏是同一類人,為達目的不則手段,所以他可以將三福bi到絕路,所以他可以坐到今日的位置。

  這種人,不見棺材是不會落淚的,不過那些話,也足夠小寧子擔驚受怕一陣子了,權當是替三福出一口氣吧。

  一直到凌若走得不見蹤影,小寧子方才吐出一口從剛才起就一直憋在胸口的濁氣,渾身都覺得涼嗖嗖的。雖然他說得強硬,但心里還是直發虛,當初翡翠是他親手蒙住了嘴投到井里了,當時翡翠還掙扎了半天,連著做了好幾天惡夢方才漸漸淡忘,誰曉得眼下被熹妃三言兩語又給勾了出來。

  小寧子搖搖頭,努力將這些事從腦袋里甩出去,在回到里屋后,只見那拉氏正一言不發地坐在椅中,那張臉陰沉得嚇人,屋內氣氛更是壓抑異常,侍候的宮女一個個低著頭,連聲大氣也不敢喘,唯恐惹禍上身,

  跟了那拉氏這么些日子,小寧子還是頭一次看到她這副樣子,陪著小心走過去,剛喚了聲主子,一只青花瓷盞便“呯”的一聲砸在他腳下,將他嚇得整個人都跳了起來,隨即趕緊跪下,惶惶道:“主子息怒。”

  他這一跪,余下那些宮人也趕緊跪了下去,瞬間除了那拉氏之外,再無一人站著。

  “息怒?鈕祜祿氏都已經欺負到本宮頭上來了,你要本宮怎么息怒?!”那拉氏豁地站起來,臉上是近乎失態的猙獰,小寧子不敢抬頭,曉得這一次那拉氏是真的被激怒了。

  屋里接二連三響起東西砸碎的聲音,那拉氏借此來發泄心中的恨意,而不久之前,她還將這么做的弘時,義正辭嚴地教訓了一頓,真是有些諷刺。

  在連著砸了好幾樣東西后,那拉氏心里的氣總算出了大半,環顧著滿地狼籍,她死死攥緊了雙手。這么多年來,她還是頭一回受這樣的氣,鈕祜祿氏,真是好本事,救了迎春不說,還跑到她面前來耀武揚威,真有種!不報此仇,她就不叫那拉蓮意!

  待得心情平復一些后,那拉氏瞥了一聲不吭跪在地上的小寧子一眼道:“去給本宮重新沏盞茶來。”

  “嗻!”小寧子趕緊答應一聲,躬著身下去,待得再回來時,手里已經端了一盅茶,小心翼翼地走到那拉氏身邊,細聲道:“主子請用茶。”

  那拉氏隨手接過,揭開后發現不是自己慣常喝的武夷大紅袍,而是枸杞菊花茶,心下頓時不悅,重重地闔起盞蓋,冷言道:“昏頭了嗎,本宮何說過要喝茍杞茶花茶,還是說連你也學著熹妃給本宮添堵?”

  “奴才對主子忠心耿耿,熹妃這樣欺負主子,奴才恨她都來不及,又怎會學她呢!”在替自己叫了一聲屈后,小寧子道:“主子剛才動了肝火,而大紅袍是紅茶,溫補甘甜之余還帶有一些熱氣,主子此時喝來,容易火上加火;相反菊花xing涼,枸杞又有補氣之功效,最合適主子喝了。”

  聽完他這么一番解釋,那拉氏轉怒為喜,重新揭開盞蓋喝了幾口,隨著茶水順著喉嚨流入腹中,那拉氏眸中的怒火慢慢熄去,取而代之的是森冷的寒意,她的話似外頭呼嘯的冷風一樣刮過小寧子的耳畔,“想不到有朝一日,本宮竟會栽在熹妃手中。”

  小寧子縮了一下身子,小聲道:“其實這一次,熹妃不過是占了點小便宜罷了,主子不必太在意。迎春……”

  那拉氏不耐煩地打斷他道:“本宮在意的不是迎春,讓那個jian奴才逃脫性命,雖然令本宮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