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三足鼎立
  金姑搖頭冷言道:“她避不過的,因為這一劫是死劫!”

  劉氏張嘴,待要說話,耳邊忽地傳來一陣嬰兒啼哭的聲音,忙道:“海棠,你快去看看,是不是六阿哥在哭。”

  海棠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當她再次出現在劉氏面前時,手里已經抱了一個小小的嬰孩,正是六阿哥弘瞻,“主子,六阿哥剛剛睡醒,ru母說可能是睡著的時候,夢見了什么可怕的東西,才會一下子哭醒吧。”

  劉氏笑著搖頭道:“那么小的孩子哪會做夢,來,讓本宮抱抱。”

  金姑在一旁插嘴“主子可別說,聽老一輩的人說,從剛生下來的時候開始,就已經會做夢了呢。”

  因為剛哭過的關系,弘瞻眼角還有些濕,一雙墨丸子似的眼睛,正靈動地轉著呢,當劉氏低頭替他拭去眼角的淚時,小手竟然頑皮地扯住劉氏垂落的珠絡。

  看到弘瞻這個樣子,劉氏又高興又難過,她本來應該有兩個孩子在身邊,可惜那一個福薄,生下來便注定要夭折,現在更被她這個額娘送出去布局,每每想起都心痛如絞。

  孩兒,千萬別怪額娘狠心,要怪就怪你命太淺……

  就在冊封禮過后的幾日,凌若等人回到了紫禁城,彼時已經晉為謙嬪的劉氏沒有再回原來的住處,而是搬進了胤禛指給她的永壽宮,成為紫禁城里的又一位娘娘。

  回宮之后,胤禛亦兌現了自己的諾言,讓弘歷每日去養心殿學習如此批閱奏折,弘歷學得很用心,從初時完全不懂,到后面漸漸明白。弘時對此不滿至及,但卻沒有莽撞行事,按著那拉氏的吩咐,與允禩暗中往來,共商大事。

  至于大臣那邊,對弘歷隨上早朝一事,多番上折彈劾,不過換來的卻是胤禛這位鐵腕皇帝的一頓訓斥,從此沒人再敢提這個事;同樣的,弘歷也再沒去隨胤禛去上過朝。凡事皆有一個底線,彼此都不能越過,否則會很難收場。

  至于舒穆祿氏,回宮之后,依然盛寵不衰,經常被召去養心殿,同樣是留到四更之后,讓眾女既恨又妒,一個個皆盼著她失寵那一天早些到來。

  凌若、劉氏、舒穆祿氏,這便是眼下后宮之中最得寵的三個人,隱隱有三足鼎立之勢。

  在這樣的局勢下,宮里變得異常寧靜,不過往往,越平靜,后面爆發出來的事情就越麻煩。

  在所有人當中,最小心的莫過于舒穆祿氏,自從弘旬被送到她這里后,就命人日夜盯著,不許一刻離了視線,如此不放心,還讓自己最信任的如柳與雨姍時不時去看一下,確保弘旬安然無恙。

  她實在害怕有人會拿這個孩子來做文章,所以用盡一切辦法看顧,不讓他有任何的威脅。在這段時間里,劉氏經常會來看孩子,每次她來的時候,不管舒穆祿氏當時正在做什么,都會放下手頭上的事,陪著她一道去看弘旬,讓她看到弘旬安好的模樣。

  不過事情,總免不了例外……

  三月初十,這時的春光已經極為明媚,草長鶯飛,一掃秋冬時的蕭瑟冷清,風拂在臉上時,是適人的暖意。

  劉氏到的時候,雨姍正在打理院中的花草,舒穆祿氏喜歡百花齊放的樣子,內務府煞費心思的弄來幾十盆各不相同的花,討好這位正當紅的貴人。

  看到劉氏進來,雨姍連忙放下手里的水壺,規規矩矩地行了個禮,劉氏頷首道:“你家主子呢?”

  “回娘娘的話,主子剛剛出去了,說是熹妃娘娘請主子過去一趟。”雨姍的回答,皆在劉氏意料之中,她剛才就是站在暗處,親眼看著舒穆祿氏出去了,才進來的。

  至于剛才來傳話的那個小太監,根本不是承乾宮的人,是她從“凈軍”中找來的人。

  “凈軍”與“禁軍”只有一字之差,內意卻是截然不同,所謂“凈軍”乃是負責打掃便溺之處的太監稱謂。

  在宮中,有東夾墻、西夾墻、西茅等處做為便溺之所,借太監與宮女所用,而打掃這些的便稱為凈軍,他們是宮中地位最低jian的苦役,雖不像辛者庫那么苦,卻更加低jian苦臭。

  平常時候,莫說主子,就是宮人也不愿意與這些人打交道,因為他們身上永遠都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臭味,讓人避而遠之。

  劉氏之所以找這樣一個低jian的太監來冒充承乾宮的人,就是看中他們低jian的身份,曉得將來就算追查,也追查不到他們身上。

  做這么多,就是為了支開舒穆祿氏,以便她不能在旁邊監視自己,這段時間就是因為舒穆祿氏時時刻刻都盯著她,才無法動手,眼見離何太醫定下的日子越來越近,她已經沒辦法再等下去了,而且何太醫說過,弘旬現在這個樣子,隨時都可能夭折,而且讓奶娘服太久的藥,也會被人看出問題來。

  見劉氏不說話,雨姍道:“主子還要過會兒回來,娘娘不如先去里頭坐會兒,奴婢給您沏盞茶來。”

  劉氏搖頭道:“不必了,本宮是來看七阿哥的,看完就走,你自去忙吧。”

  雨姍記得舒穆祿氏吩咐過,凡任何人去看七阿哥,都一定要跟隨在側,當下道:“那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