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五月初九
  胤禛將煩思暫時拋之腦后,輕啄了一下凌若光潔的額頭道:“你親手包的,朕自然不能不賞臉。”

  他的話令凌若為之一笑,命水秀將包好的粽子拿幾個去蒸熟,等了小半個時辰后方見水秀拿著蒸好的粽子上來,一道端上來的還有一碟黃糖,胤禛輕咦了一聲道:“這粽子沒有餡嗎,還要醮黃糖?”

  凌若取過一個粽子,將綁在上面的棉線解開,然后把粽子完整地剝出來放到胤禛面前的小碗,“臣妾知道皇上之前已經吃過御膳房送去的粽子,那些粽子里面都放了餡料,雖說味道不錯,但吃多了卻是容易膩,所以臣妾讓水秀蒸了幾個沒有餡的,雖說沒那么多滋味,但醮著黃糖吃,卻可以吃到粽子最原始的風味,未必會比那些有餡的差。”

  “你說好吃就好吃。”許是因為剛才無故向凌若發了一通脾氣,心有內疚的緣故,胤禛神色比之剛才更加溫和。

  胤禛接過水秀遞來的銀筷,挾了一筷粽子醮了醮黃糖放到嘴里,咀嚼一番后點頭道:“恩,沒有那些夾雜進去的滋味,吃進來味道更加純粹,而且又有嚼勁,確實不錯。”

  “皇上喜歡就好。”這般說著,凌若抬頭看了一眼道:“可惜今日才初五看不到滿月,否則便可一邊吃粽子一邊賞月。”

  胤禛跟著看了一眼,笑道:“待秋月月圓之時,朕就可以陪你一邊吃月餅一邊賞月了。”

  凌若眉眼輕彎,怡然道:“君無戲言,皇上既然答應了臣妾,到時候可一定得兌現。”

  “朕絕對不忘!”這一刻,胤禛眼是溫柔也是鄭重,也是這一刻,他的腦海里沒有出現凌若之外的任何身影,包括舒穆祿氏。

  漫漫夜色下,承乾宮內殿的鮫紗帳內春意深深……

  這一刻,想來是胤禛與凌若共覺歲月靜好之時,不過水意軒的舒穆祿氏卻是一點都不覺靜好,反而有所忐忑。

  如柳走到舒穆祿氏身邊,輕聲道:“主子,夜都深了,您怎么還不歇息?”

  舒穆祿氏沒有理會她的話,而是道:“皇上今夜去了哪里?”

  如柳猶豫了一下,道:“奴婢聽說去了承乾宮,想來不會過來了,主子還是別等了。”

  “自解封之后,皇上就只召幸過我一次,反而常去看熹妃,呵,我真想不明白,熹妃都已經年老色衰了,還有什么好看的。”在說到后面那句話時,舒穆祿氏的聲音不自覺的尖銳了起來,可見她心充滿了不甘。

  “皇上是個長情之人,去看熹妃無非是念著昔日的情份,真正在意的還是主子,所以主子根本無需為此動氣。”如柳的好言勸慰并沒有令舒穆祿氏展眉,而是搖頭道:“若真只是如此,我就不必與劉氏結盟了,皇上待熹妃,遠比任何人都重,不然也不會因為我說了熹妃幾句,就苛責于我,還讓敬事房封存了我的綠頭牌,如今更強忍著我下在他體內的藥xing去見熹妃。”

  如柳扶她至梳妝臺前坐下,安慰道:“皇上忍得了一時,忍不了一世,終歸還是會回到主子身邊的,更無人可以取代主子的位置。”

  舒穆祿氏望著鏡的自己,冷冷道:“但是不將熹妃這只攔路虎搬開,終是一個心頭大患。我在設法對付她,她又何嘗不是在設法對付我。”

  如柳一邊替舒穆祿氏卸著發間的珠釵一邊道:“那主子可曾想到什么辦法?”

  “暫時沒有,而且上次那事,皇上只怕到現在還介懷,我若再說任何有關熹妃不是的話,事情只會更麻煩。”舒穆祿氏摘著耳下的墜子道:“除掉熹妃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要保住自己。”

  如柳點點頭,在將舒穆祿氏一頭光亮如絲的頭發放下來后,忽地想起一事,“主子,藥已經不多了,奴婢明兒個想出宮一趟,再去買些來。”

  雖然這些藥御藥房也有,但為免被人疑心,舒穆祿氏從不去御藥房取用,都是讓如柳去宮外的藥鋪買,且都是挑那種地處偏僻的藥鋪。當然出宮的理由都是寫探望家人,而每次如柳買過藥后都會去家走一趟,掩人耳目。

  舒穆祿氏點一點頭道:“嗯,你自己小心一些,別被人發現了。”

  “奴婢省得。”這般說著,如柳不再多話,替舒穆祿氏卸過妝過扶她至床榻上歇下,“主子早些歇著,莫要想太多。”在準備抽回手時,無意間摸到軟枕下有一個堅硬的東西,頓時想起那把匕首至今還壓在枕下,逐道:“主子,你已經許久沒有做惡夢了,還是把這把匕首放回去吧,不然這樣放在枕下,萬一誤傷了您可怎生得了。”

  如柳話音未落,舒穆祿氏已經牢牢按住軟枕道:“不礙事,就放著吧。”

  見舒穆祿氏堅持,如柳只得依著她,在如柳下去后,她伸手到枕下牢牢握緊了匕首,眸閃過一絲害怕。

  她或許真的變了許多,但終歸還是膽小的,怕那只貓靈會再次出現,所以一直將匕首壓在枕下,不肯拿走。

  五月初九這日,很快便到了,承乾宮的氣氛因為弘歷即將離開而有些沉悶,一個個臉下均是沒什么笑容,凌若更是徹夜難眠,一直睜眼到天亮。

  弘歷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