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最后一面
  “主子,您快起來!”從祥兩人一人一邊扶了瓜爾佳氏起來,待她們站定后,蘇培盛勉為其難地道:“看在娘娘姐妹如此情深的份上,奴才就冒險為娘娘開個方便之門吧。”

  他這話令瓜爾佳氏大喜過望,連忙道:“多謝公公,公公大恩,本宮銘記在心。”

  蘇培盛涼聲一笑,穩一穩托盤道:“娘娘這就隨奴才進去吧,不過奴才還是得提醒娘娘一句,待會兒可千萬莫行不該之事,否則會有什么后果,不用奴才說,娘娘心里也該有數。”

  “多謝公公提醒。”瓜爾佳氏點頭,跟在蘇培盛身后,踏進了花木凋謝,冷清幽肅的承乾宮。

  雖然凌若被禁足,但不知是胤禛開一面還是一時忘了,并沒有撤走承乾宮的奴才,依然任他們留在宮侍候凌若。

  當這些宮人看到端著紅漆托盤進來的蘇培盛時,眼皆浮起一絲掩飾不住的驚恐,有幾個膽小的甚至腳軟的跌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蘇培盛面無表情地走過這些人,一路來到后寢殿,剛一踏入,瓜爾佳氏便看到了凌若,她靜靜會在椅,那張清瘦的面容上沒有一絲生氣,一眼望去,猶如一尊泥塑木雕的塑像一般,瓜爾佳氏心痛如絞,恨不得能代替凌若受苦,可是她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情走向最壞的方向。

  水秀等人也在里面,看到楊海手上的酒壺,皆是駭然不已,楊海嘴唇幾次顫動,卻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蘇培盛冷冷掃了眾人一眼,最后落在凌若臉上,尖聲道:“皇上有旨,鈕祜祿氏接旨!”

  凌若緩緩抬起頭來,目光掠過那壺酒,唇勾起一個涼冷的弧度,站起身來道:“鈕祜祿氏接旨!”

  見鈕祜祿氏沒有下跪,蘇培盛也不多說,只依旨宣道:“皇上有旨,鈕祜祿氏罪犯滔天,無可饒恕,今賜以毒酒,著其自盡!”

  從蘇培盛進來的那一刻,凌若就猜到了會是這樣的結果,嘴角的弧度不斷擴大,最終化為諷刺的笑容,“謝主隆恩!”

  “不可以!”在一陣靜寂后,水秀慌張地奔過來道:“主子為皇上付出了這么多,皇上怎么可以說賜死就賜死!”

  蘇培盛瞥了她一眼道:“這可不是你水秀說了能算的,皇上的旨意千真萬確,咱家可是一個字沒多念也沒少念。”

  水秀待要再說,三福拖著不便的腿腳上前拱手道:“蘇公公,皇上他真的下旨賜死我家主子嗎?沒有一絲回旋的余地?”

  蘇培盛將拖盤放到一旁小幾上后道:“自然是真的,咱家還能騙你不成,不信你可以問問謹嬪娘娘,她可是清楚得很。”

  “娘娘……”三福剛說了兩個字,便看到兩行清淚從瓜爾佳氏眼落了下來,他與楊海等人均是心劇顫,她這個樣子,看來事情真是壞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可是任他們想破腦袋也不明白,為何皇上會絕情至此!

  瓜爾佳氏緩步來到凌若面前,淚聲道:“若兒,對不起,我已經想盡了辦法,可是皇上他就像著魔一樣,什么話都聽不進去,就連怡親王都因諫言而被皇上奪了差事,我……我真的很對不起你。”

  凌若搖頭道:“姐姐不必說,我心里都明白,這事兒怨不得姐姐,要怨就怨那胤禛,是他無情無義,昏庸無道!”

  蘇培盛聽得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語,連忙厲聲喝斥道:“鈕祜祿氏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咒罵皇上!”

  凌若凄然一笑道:“再大的罪過也無非一死而已,既是注定要死,那我還有什么不敢的?!”

  她的話令蘇培盛無言以對,是啊,對于將死之人來說,確沒什么好不敢的。不過,她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很快就要去那陰曹地府,到時候瑞嬪便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在與蘇培盛說了這么一句后,凌若目光再次落在瓜爾佳氏臉上,垂淚道:“姐姐,我現在只悔這二十多年錯付的真情,錯愛的人。胤禛,他不值得,一絲一毫都不值得。”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瓜爾佳氏心疼地抱了凌若,不斷地撫著她的背,此時此刻,這具身體還是溫暖的,但再過一會兒就會變得像冰一樣冷,而且永遠……永遠不會再溫暖。

  一想到這個,瓜爾佳氏便渾身發抖,不可以,她不可以讓若兒死,絕對不可以,可是她該怎么辦?該怎么辦?

  瓜爾佳氏緊張地思索著,這兩天她已經想盡了所有辦法,可都沒有用,到現在生機幾乎都看不見了。

  正當絕望之際,一道靈光忽地閃過,令她想起一件這兩天被遺忘的事,只要將這件事告訴胤禛,他一定會開一面的,至少不會這么急著要凌若的性命。

  唉,也怪她,竟然將這么重要的事給忘了,虧得現在想起來了,否則若兒真死了,她這一輩子都會后悔莫及。

  想到這里,她連忙拉開凌若道:“若兒,我想要到一個辦法救你,只要將你懷……”

  不等她說完,凌若便打斷道:“姐姐不必再說,我絕不會將這件事告訴胤禛,他已經被納蘭湄兒迷得失了心神,就算這一次勉強逃過一死,也會有下一次,早晚逃不過此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