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三十六章 警告
  瑕月額上已是冒出密密的冷汗,顫聲道:“兒臣實在不知皇額娘在說什么,兒臣……”

  凌若倏然打斷她的話道:“那哀家問你,你究竟是如何感染的風寒?!”不等瑕月說話,她又道:“別拿一些個虛話來哄騙哀家,哀家不是可以由著你耍弄的人。”

  聽到此處,瑕月已是明白凌若連夜將她喚過來的原因,心下惱恨不己,面上卻是無奈地道:“兒臣不敢隱瞞皇額娘,兒臣之所以受寒,是因為前幾日兒臣無意中遇到二阿哥,見他孤身一人凍得發抖,便將傘與披風皆給了二阿哥。”

  凌若冷笑一聲道:“究竟是無意還是有意,你心里明白,哀家心里也一清二楚。還日日陪永璉去喂貓,哀家怎么不知道,你如此有善心?”

  瑕月急急道:“皇額娘明鑒,兒臣與二阿哥確實是無意中遇到的,兒臣怕二阿哥一個人獨自出來喂貓,會有危險,這才決定陪著他一起喂。”頓一頓,她又無比委屈地道:“兒臣乃是一番好意,實在不知皇額娘為何要發這么大的火。”

  凌若眸光微瞇,冷聲道:“你這是在質問哀家嗎?”

  瑕月低聲說著,“兒臣不敢,兒臣只是有些不明白。”

  “你若真關心永璉,大可以將這件告訴皇后,可是你沒有這么做,理由是什么?”

  “二阿哥告訴兒臣,皇后娘娘對貓狗毛發過敏嚴重,若是皇后娘娘知道這件事,多半不會讓他再出來喂食,所以百般哀求兒臣不要將這件事告訴別人,兒臣不忍他失望,這才答應下來。若早知道會令皇額娘誤會,兒臣絕對不會答應替二阿哥守著這個秘密。”

  在瑕月說話的時候,凌若一直盯著她的雙眸,許久,緩緩點頭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唯有你心中最清楚,哀家不與你爭論這些,哀家只要你記住一句話。”

  瑕月連忙恭敬地道:“皇額娘請講。”

  凌若緩緩道:“只要你安安份份做你的嫻妃,皇帝與哀家皆不會虧待了你,許你予貴妃,只是早晚的事;但你若動了不該動的心思,皇帝或許會念你們多年的情意,但哀家絕不會與你客氣,明白嗎?!”

  瑕月不敢抬頭,低聲道:“兒臣謹記皇額娘教誨!”

  “好。”凌若微一點頭道:“往后,不要再私見二阿哥,省得哀家再誤會你。”

  瑕月咬一咬牙,答應道:“是,兒臣一定牢記皇額娘所說的每一個字,萬不敢忘。”

  “牢記就好,退下吧。”在凌若的言語下,瑕月扶著阿羅與知春的手,艱難地站了起來,輕聲道:“兒臣告退。”

  當坐上肩輿時,瑕月有一種脫力的感覺,以至于她回到延禧宮后,甚至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任由齊寬與幾個宮人將她從肩輿上抬了下來。

  在退到一邊后,齊寬小聲問著站在旁邊的知春,“太后傳主子去慈寧宮所為何事?為何主子臉色變得這么差?”

  知春還未開口,瑕月已是道:“太后傳召本宮,是為了警告本宮以后不要再私見二阿哥,清楚了嗎?”

  齊寬沒想到自己的話會被瑕月聽到,一時間嚇得白了臉,趕緊跪下道:“主子恕罪,奴才并不是……”

  瑕月打斷他的話道:“夠了!都給本宮出去!”

  齊寬與知春對望了一眼,低低答應一聲,退了出去,唯有阿羅還留在殿中,瑕月瞥了她一眼,道:“你也下去吧,本宮這里不用侍候了,早些去耳房歇著吧。”

  阿羅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將憋了半天的話說出來,“主子,太后對您一向有成見,不必要將她的話放在心上。”見瑕月不說話,她又道:“您餓不餓,要不然奴婢讓人去燉一盞燕窩來。”

  瑕月輕嘆了口氣,搖頭道:“不必了,下去吧,不要再讓本宮說第三遍。”

  見瑕月連自己也不愿說,阿羅只得退了下去,幾乎就在殿門關上的時候,兩行清淚,無聲無息的滑過臉頰。

  雖然她叫鈕祜祿氏一聲皇額娘,但事實上,鈕祜祿氏并不是她的生母,就如阿羅所說,根本不需將那些話放在心上。可她依舊覺得很難過,最可笑,她甚至不知自己為什么難過。是因為鈕祜祿氏對自己的懷疑嗎?不,她早就已經習慣了,究竟是什么……

  瑕月想了許久許久,直至天快亮的時候,方才想明白,她究竟為什么而哭。是因為……她受了委屈,遭了難過,除了阿羅之外,再沒有一個人可以訴苦,她就像一個孤魂野鬼,就算是突然有一天消失于這個世上,也不會有人知道,因為根本沒人會在意,真是……可悲又可笑!

  從這一日之后,瑕月再沒有去過長康右門,就算后來身子好些了,讓宮人扶了她出去,也必定避開那里。

  她不愿聽從鈕祜祿氏的話,卻不得不聽從,真是悲哀的人生,不過,她發過誓,絕對不會讓自己一直這么悲哀下去。終有一日,她會掌控自己的命運,擺脫仰人鼻息的日子。

  這一日,冬陽正好,阿羅與她說起御花園中臘梅盛放之景,來了幾分興趣,便讓阿羅扶她去那邊走走。

  宋太醫雖年歲與她差不多,醫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