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七十三章 心神失守
  蘇氏心中浮起一絲不祥的預感,面上則道:“娘娘怎么說這樣的話,臣妾一向愚鈍,如何敢當。”

  瑕月輕啟絳唇,吐出一句令蘇氏大驚失色的話,“純嬪心計百出,將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還有什么不敢當的。”

  蘇氏一臉惶恐地道:“娘娘,您……您怎么突然說這些臣妾聽不懂的話,究竟出什么事了,為何……”

  瑕月抬手,不耐煩地道:“好了,本宮不想再看你演戲,到此為止吧。”

  蘇氏神色一緊,旋即一臉無辜地道:“臣妾真的不明白娘娘說的話,更不明白臣妾演什么戲了,還請娘娘明示。”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你真要本宮明示嗎?”

  蘇氏委屈地道:“臣妾實在不明白娘娘剛才的話。”

  “好,既是這樣,本宮就與你一句句說。”瑕月走到椅前,坐下道:“自從出事之后,本宮一直在追查,所有查到的線索,均與慧妃有關。譬如貓身上的晶石,再譬如出入辛者庫的文竹。甚至……本宮還在慧妃宮中所用的藥包里發現了貓草,本宮請宋太醫看過,說此物名為貓薄荷,其功效,就與純嬪說的一模一樣,毫無差別。”

  蘇氏越聽越是心驚,不祥之感也越發強烈,“既然娘娘什么都知道了,為何剛才還要說不知道。”

  瑕月撫裙道:“若不這樣,怎能令純嬪說出這么多事情來,又如何能確定本宮的猜測。”

  “臣妾還是不太明白。”蘇氏話音剛落,瑕月便道:“行了,你不必在本宮面前裝糊涂,整件事,根本就是出自純嬪你策劃,至于慧妃,只是你推出來的替罪羊罷了。當然,她存心不正,說不上多么無辜。”

  蘇氏努力控制著雙手的顫抖,輕聲道:“臣妾怎么越聽越糊涂,臣妾……”

  瑕月打斷她的話道:“明人面前不說暗話,都到了這個時候,純嬪還準備在本宮面前裝瘋賣傻嗎?”說到最后一句,聲音已是異常嚴厲。

  蘇氏被她說的落下淚來, 萬般委屈地道:“臣妾真的不知道,也沒有策劃過什么,臣妾真的好生冤枉。”

  鶯兒在一旁道:“嫻妃娘娘,主子一向與人為善,豈會做出加害二阿哥的事,您一定是誤會了。”

  瑕月冷笑道:“是不是誤會本宮很清楚。”說罷,她再次對蘇氏道:“你心計之深,實為本宮生平僅見,這些年來,本宮一直被你蒙在鼓中,以為你是一個膽小無爭之人。原來錯了,大錯特錯,你的心思不比任何人少,甚至更多更深。若非事有湊巧,本宮至今還被你的假面具所欺騙。蘇映雪,你真是可怕,就像一個日日穿著人皮的惡鬼。”

  蘇氏含淚道:“臣妾自問不曾得罪過娘娘,娘娘為何要這樣冤枉臣妾。”

  “冤枉?”瑕月嗤笑道:“既然你非逼著本宮親手撕下你的人皮面具,本宮就成全你。”頓一頓,她道:“皇上趕莊太醫去西北軍營,你偏巧就在那個時候出事了,請皇上讓莊太醫多留三日,也就是在這三日中,皇上改口讓莊太醫留了下來,當中是怎么一回事,本宮不清楚,但想必少不了純嬪你的影子。”

  “隨后,宮中就出現了蟲蟻,太醫院趕制驅蟲蟻的藥包送去各宮各院,景仁宮的藥包正是莊正親手送去的,里面多了一味貓薄荷,這樣東西,足以將慧妃趕下四妃之位。但是,你想想,若慧妃早知藥包里有貓薄荷,怎會任由本宮取去而不拒絕。”在蘇氏漸漸沉下來的臉色中,瑕月續道:“還有,本宮從貓尸上發現了細小的晶石,用來點綴指甲,但本宮見過慧妃,她指甲上點綴成梅花的晶石完好,根本沒有任何缺失。純嬪,你雖思慮周全遠勝于一般人,但終歸還是百密一疏,留下了致命的破綻。”

  蘇氏確實讓莊正在高氏的藥包里放了貓薄荷,但按著計劃,根本不該在此時就揭開,至少要等到弘歷知曉此事,審問起高氏時,再行揭露。嫻妃……為何會發現如此隱秘的事?

  瑕月看穿她的心思,涼笑道:“很奇怪嗎?與你說了也無妨,本宮沒有別的本事,就是這個嗅覺較一般人靈敏,貓薄荷這么重的氣味,本宮焉有聞不出之理。”

  蘇氏定一定神道:“或許這件事確實有可疑,但與臣妾有何關系,臣妾與慧妃根本不甚往來。”

  “真的不甚往來嗎?”瑕月冷聲道:“你親口告訴本宮,你生出太平府,直至十歲時方才搬離,那么巧,慧妃也生于太平府,你們同在一個州府,理該相識才是。”

  蘇氏心下懊惱,面上卻道:“同在一個州府有何奇怪,而且州府人口成千上萬,臣妾不認識慧妃也沒什么奇怪的。”

  瑕月頷首,說出一句令蘇氏心神失守的話來,“既是這樣,你為何經常派鶯兒去景仁宮?”

  “你……你……”蘇氏第一次慌得說不出話來,緊緊攥著不住顫抖的雙手。

  “很奇怪嗎?”瑕月走到她面前,一字一句道:“從你派人盯著本宮的那一刻,就該料到會有這一天!”

  “你怎么會知……”說到一半,蘇氏意識到不對,緊緊捂住嘴巴,但已經來不及了,她的人皮面具,正在被瑕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