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七十四章 警告
  “你這個算盤打的可真是好,一旦二阿哥出事,被先被懷疑的人就是本宮,因為是本宮陪著他去喂貓,其次就是慧妃,而你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可惜啊,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到了這個份上,蘇氏心知再隱瞞也無用,不過她并不害怕,雖然瑕月將她的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但說到底,只是猜測而已,并沒有真憑實據,輕拍雙手:“娘娘真是利害,臣妾費盡心思才布了這樣一個局,才半天功夫,就被娘娘識破了,可惜啊,娘娘沒有證據,否則剛才那番話,娘娘就該是對皇上說了。”

  “終于不裝了嗎?”瑕月盯著那張嬌美柔弱的容顏,冷聲道:“你這一招確實是高,本宮知道一切,卻無法將你定罪,也不能告到皇上面前。”

  蘇氏欠身道:“娘娘謬贊了,其實臣妾也不愿如此,只是在這宮里,必須得有手段自保才行,尤其是臣妾這種沒有母家可依之人。”

  “照你這么說,倒還是迫于無奈了。”不等蘇氏開口,她又道:“只是本宮不明白,二阿哥何時招惹到你了,令你要對她下此狠手?”

  蘇氏眼波一轉,似笑非笑地道:“又何需招惹,二阿哥的存在,就已經是最好的理由了,想要他性命的,何止臣妾與慧妃兩人,臣妾相信,娘娘心里,也恨不得要了二阿哥的性命。其實臣妾有一言相告,不知娘娘肯否賞臉一聽?”

  瑕月盯了她半晌,冷冷吐出一個字來,“說!”

  蘇氏輕聲道:“既然所有證據皆指向慧妃,娘娘何不順水推舟,就此定了慧妃的罪?”

  瑕月眸光一厲,寒聲道:“你想要本宮與你合謀害慧妃?”

  搖曳的燭光下,蘇氏露出一抹輕薄如云煙的笑容,“與其說是合謀,倒不如說是報仇更好一些,娘娘難道忘了當初慧妃是怎么害您的嗎?另外,臣妾往后亦會為您馬首是瞻,絕無二心。”

  “絕無二心……”瑕月嫣然一笑,就在蘇氏以為她被自己說動了心思的時候,瑕月卻是道:“別人與本宮說這四個字,本宮或許還會相信,但純嬪你說的話,不好意思,本宮連一個字都不相信!”

  蘇氏輕言道:“雖然臣妾與娘娘曾經站在對立面,但臣妾如今是真心示好,娘娘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若是與純嬪相交,只怕來日,本宮就會落得與慧妃一樣的下場。”不等蘇氏開口,瑕月便道:“你不必再與本宮說那些花言巧語,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本宮也不會相信一個字,所以純嬪還是省些力氣吧。另外,本宮有一件事要警告你。”

  蘇氏輕嘆一口氣,道:“既然娘娘這樣不相信臣妾,那就算了,娘娘有事盡管吩咐就是了。”

  瑕月盯著她,一字一句道:“從這一刻起,不許再動永璉,否則本宮與你――不死不休!”

  蘇氏萬萬沒有想到,瑕月警告自己的竟是這么一句話,愣了一會兒,她忽地掩嘴輕笑起來,“在臣妾面前,娘娘又何必說此違心之話。臣妾相信,這宮里頭,除了皇上皇后還有太后之外,沒人會希望二阿哥活著,慧妃如是,臣妾如是,娘娘亦如是!”

  瑕月沒有說什么,只是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用力一掌摑在蘇氏臉上,蘇氏怔怔感覺著頰邊的疼痛,許久,她回過神來,尖叫道:“我與你同為嬪妃,你居然敢無緣無故掌摑我?”

  回應她的是更加用力的掌摑,幾乎要將蘇氏打懵過去,鶯兒與唐九想要上前阻止,卻被齊寬與阿羅所阻,不讓他們過去,鶯兒急得大叫道:“嫻妃,你這樣侮辱掌摑我家主子,就不怕被告到皇上皇后面前嗎?”

  瑕月停下打得通紅的雙手,冷笑道:“盡管去告,本宮順道可以將你家主子謀害二阿哥,嫁禍本宮與慧妃的事情一并說了。”

  一聽這話,鶯兒頓時不敢說話了,與掌摑嬪妃相比,這個無疑更加要命,就算沒有證據,也足夠自家主子麻煩的了。

  在斥了鶯兒一句后,瑕月盯著被自己摑得滿臉掌印并且跌倒在地的蘇氏道:“只要本宮在一日,就會一日護永璉周全,今日只是小懲大戒,若再有下一次,可沒有這么簡單了。”

  蘇氏捂著火辣辣的臉頰,怨毒地盯著瑕月,“今日之辱,臣妾記下了,改日一定向嫻妃娘娘討還。”

  瑕月豈會怕她,冷笑道:“好,本宮等著這一日!”說罷,她拂袖離去,沒入重重夜色之中。

  在其走后,鶯兒想要扶起蘇氏,卻被她用力推開,“不用你扶,本宮自己能站得起來!”

  在撐著冰冷的金磚,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后,蘇氏盯著瑕月離去的方向,一字一句道:“那拉瑕月,本宮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自有記憶起,她就從未受過這等奇恥大辱,不報此仇,她誓不為人!

  瑕月在出了景仁宮后,腳步微微一頓,對亦步亦趨跟在后面的齊寬道:“你這次能體會本宮心意,說慧妃的人沒有出現在辛者庫,令純嬪露出馬腳,很好。”

  齊寬道:“奴才也是斗膽揣測,幸好揣測對了,否則便壞了主子的計劃。”

  瑕月涼涼一笑,伸手自傘櫞外接住飛雪,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