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周全
  沒了那個瘋女人,瑕月很快將地上的水一一擦干,隨后又提來一桶干凈的水將桌椅仔細擦了一遍。待得一切做完后,雖然偏殿還是殘舊不堪,但至少看起來干凈了一些。

  不過她從未做過這些,一旦停下來,只覺得腰背酸痛,準備直起身時,更是險些跌倒,知春進來看到一幕,趕緊奔過來扶住她道:“主子,您怎么了?哪里弄疼了?”

  “我沒事,只是彎腰太久,一時間竟是站不起來,本宮一直以為自己身子還過得去,如今才知道,根本就是弱得很。”

  知春看到她腳邊的水桶與布,哪里還會不明白,扶著她到一邊坐下后道:“這些事等奴婢來了再做也來得及,何必這樣著急,再說您身子矜貴,哪里能做這些事。”

  瑕月搖頭道:“你以為還在延禧宮嗎,進了這里,我就與你一樣,哪里還有矜貴的資格。”

  知春默然不語,過了一會兒她解下背上的包袱道:“奴婢給主子帶了幾套衣裳來,以便換洗。”

  “放著吧。”瑕月看了一眼天色道:“太陽下山了,幫我一起去將曬在院子里的被褥收進來。”

  “被褥?”知春奇怪地道:“奴婢剛才進來的時候沒看到院子里有被褥啊?”

  “不可能,我明明曬在石桌上的。”瑕月一邊說一邊來到院中,結果卻發現石桌上空無一物,她放在這里晾曬的被褥不見了,趕緊與知春四下尋找,最后倒是在后院找到了,但已經不能用了,因為剛才所見的那個瘋女人將她的被褥鋪在地上,然后用另一只木桶提水一桶接一桶地倒在被褥上,全部都濕了,怕是曬上幾天都未必能曬干。

  知春氣得一把將她推開,“你在做什么,這是主子的被褥,怎么可以這樣做,實在是太過份了。”

  “算了,她是個瘋子,你說什么都沒用,還是去問問守宮的太監,看還有沒有其它被褥,若是有的話,正好幫你也拿一床。”

  知春聽說是瘋子,只得做罷,隨瑕月一起找到正會在樹蔭下乘涼的守宮太監,客氣地道:“公公,我們的被褥被一個瘋婦給弄濕了,不能蓋,能否麻煩您想想辦法,再拿一床給我們?”

  守宮太監抬起三角眼上下打量著知春,細聲細氣地道:“冷宮之中,一人只有一床被褥,哪里還多的,而且被弄濕了是你們自己沒看好,為什么要咱家想辦法?”

  聽著他不陰不陽的話,知春心中來氣,不過她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所以再生氣,也耐著性子道:“公公,是我們不小心,可這不是第一天來冷宮嗎?哪里知道會有這么一個瘋女子,您就幫幫我們的忙吧,與人方便也是與自己方便,您以后一定會有好報的!”

  守宮太監不耐煩地揮揮手道:“行了行了,別在咱家耳邊嗡嗡響,咱家告訴你。”他頓一頓,吐出兩個字道:“沒有!”

  知春見他故意刁難,語氣生硬地道:“公公,冷宮這么大,哪里會連一床被褥都沒有,您又何必這樣為難我們呢!”

  守宮太監瞪著一雙三角眼站起來,有恃無恐地道:“喲,你這是在責罵咱家了?咱家還就告訴你了,沒有!有本事你告到皇上、太后面前去啊!”

  “你!”知春氣得說不出話來,她若是可以見到皇上與太后,哪里還會與他說那么多話,她強壓了怒氣道:“公公,這件事對于你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罷了,又何必故意為難我們呢!”

  “冷宮有冷宮的規矩,咱家只是依規矩辦事,有何不妥?”守宮太監一句話就將知春給堵了回來,隨后又道:“咱家知道,你家主子原本是延禧宮的嫻妃娘娘,但那又怎么樣,這里是冷宮,哪怕你之前是皇后娘娘,進了這里也是待罪之人,根本沒資格跟咱家要求這個要求那個,如今給了你被褥,改明兒個是不是得要求咱家端茶送水了?告訴你,不可能,你家主子若是有本事,就跟先帝時的成妃一樣,從冷宮中出去,到時候,想要什么都行了。至于現在……免談!”

  他自從凈身入宮后,就被調來冷宮看守,轉眼到現在,已是十幾年了,眼看著與他一起進宮的太監不是升了職,就是調了肥差,只有他還苦哈哈的守著冷宮,連一點油水也撈不到,心中不平,這性子也就變得越來越刻薄。

  知春被他一頓搶白,不知該說什么才好,許久方才擠出一句話來,“你怎么可以這樣?”

  守宮太監正要說話,耳邊傳來瑕月的聲音,“不知這位公公如何稱呼?”

  守宮太監翻一翻眼,道:“咱家姓周,名全。”

  “原來是周公公。”瑕月淺施一禮道:“剛才周公公說一人只有一床被褥是嗎?”待得周全點頭后,她道:“既是這樣,知春理該也有一床被褥才是,還請周公公取來給我們。”

  周全沒想到她會這么說,一時愣在那里,不知該如何反駁,瑕月笑笑道:“周公公剛才一直說冷宮有冷宮的規矩,如今該不會是想要出爾反爾吧?本宮雖然困在冷宮中出不去,但本宮與二阿哥情同母子,說不定什么時候會來此看望本宮。”

  “二阿哥才不會來這地方。”周全氣哼哼的說了一句,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