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兩百章 天花之災
  瑕月上前施禮,隨后命宮人沏來一盞弘歷最喜歡的雨前龍井,親自遞給他道:“皇上,您是否有什么心事?”

  弘歷捧著茶盞,沉聲道:“是,最近遇上了一樁棘手的事,令朕很是心煩。”

  “臣妾之前曾聽皇上說起過永定河,那邊雖說工期繁重,但還算順利,臺灣那邊也有了足夠的銀子賑災,還有何事讓皇上如此憂煩?”

  弘歷沉默了許久方才道:“在保定府的一個縣里,有百姓出現“腰間紅腫潰破,漫流膿水,腿痛筋攣等癥,甚至頭頸、胳膊、膝上都發出痘癰腫痛;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瑕月聽著弘歷的描述覺得甚是可怕,必不是什么簡單的病癥,但她畢竟不是太醫,也不曾學過醫術,無法判斷出究竟是什么病,只得道:“臣妾不知。”

  弘歷從唇齒間,徐徐吐出兩個字來,“天花。”

  瑕月大吃一驚,失色道:“怎么會是天花,先祖皇帝在世時,不是推行了種痘之法嗎?這些年來,一直都沒有再爆發過大范圍的天花,為何現在又會……”

  弘歷沉痛地道:“皇祖父雖然推行了種痘防治天花,但除了宮中之外,確切推行的也就八旗子弟,如今那些,都是漢人,他們許多人都不曾種過痘。”

  瑕月默然許久,道:“如今得天花的人多嗎?”

  “病發的二十余人,還有許多人隨時會病發,若全部算在一起的話,至少數百人。”弘歷擱下一口未動的茶盞,起身道:“天花起癥與風寒相似,當時無人在意,一直等到紅腫潰破,漫流膿水之時,方才察覺是天花。如今保定府知府已經將他們圈禁在一處,上折詢問接下來該如何處置。奏折上還說,那些負責看管的衙差也有好幾個出現了癥狀。”

  瑕月斟酌道:“臣妾雖不懂醫道,對于天花卻也有所耳聞,天花之癥雖可怕,但最可怕還是它的傳染性,若是不加控制,蔓延開來的,死的將會是成千上萬的人,所以這件事……拖不得。”

  “朕知道,朕一接到折子就立刻傳了太醫院所有太醫,甚至連徐太醫也召入宮中,他們皆說,只能防治,不能在病癥暴發之后,再行治療。所以,唯一的法子,就是趁著現在范圍還不廣,將所有得病甚至是可能得病的人,全部處死掩埋。相信,這也是保定知府上折的意思。但旨意一下,死的就是數百人,皇阿瑪一直教育朕,要愛民如子,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朕……實在不忍心。”

  “皇上仁德,乃天下萬民之福,但天花之癥無解,他們若不死,死的將會是更多人。”在這件事上,瑕月看得比弘歷更加清楚。

  弘歷看著她苦笑道:“朕原是想在這里尋個清靜,沒想到,一來便說這個事,反而比在養心殿時還要煩惱。”

  瑕月走到他身邊,柔聲道:“不將這件事解決了,任憑皇上去哪里都尋不到清靜二字。”見弘歷不說話,她又道:“若皇上實在不忍心親自下旨殺他們,不若將他們帶到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以圍欄圍住,不讓他們出來,然后每日派人送飯食還有藥物過去,讓他們可以有機會熬過這一關,總之控制疫情蔓延是當務之急。”

  她的話令弘歷深以為然,“你說的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是送東西去的那個人,很可能染上病癥,這樣一來,豈非還是有擴散開來的可能性。”

  瑕月亦想到這一點,輕咬著嘴唇道:“要不然,將所有飯菜與藥材都放在里面,讓他們自給自足。而這,也算是皇上給他們的最后一條活路,他們若是非要闖出來,那么就只有動用雷霆手段了。”

  弘歷仔細思索過后,緩緩點頭道:“好,就用這個法子,派神機營將士在外看守,一旦有人闖出,就立刻擊斃。”

  神機營就是以前的火器營,雍正末年重新組建,如今已經恢復到了數千人的規模,弘歷將之改名為神機營。

  此時,天色已黑,宮門已閉,就算寫了旨,也得第二日才能傳出去,所以弘歷并未急著回養心殿擬旨。不過此事有了解決之法,他的心情無疑好了許多,在打量了瑕月一番后,他似笑非笑地道:“明明是一個小女子,為何偏偏會有那么許多主意,且經常想的比朕還要周全;使得朕現在只要一有事,就不知不覺走到延禧宮來。”

  瑕月低頭一笑,道:“也就是說,若是平常沒事,皇上是不想會到臣妾的?臣妾怎么覺得自己有些像鐘無艷。”

  弘歷從未將瑕月與六國之時,那位堪稱傳奇的鐘無艷聯想在一起過,所以聽得她這么說,甚是好奇地道:“此話何解?”

  瑕月含笑道:“民間不是有一句話,叫: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嗎?皇上有事才想起臣妾,臣妾不是鐘無艷是什么?”

  弘歷明白過來,朗聲笑道:“你啊你啊,真虧你想得出來。且不說齊宣王根本就沒有一位叫夏迎春的妃子,就算真有,朕相信你也比那所謂的美人夏迎春美上百倍千倍,更不要說那個鐘無艷了。”

  瑕月隨之輕笑,待得笑鬧過后,道:“時辰不早了,皇上該回去了,再過一會兒,敬事房便該送人過來了。”

  弘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