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兩百三十一章 雪地罰跪
  明玉根本不信她的話,冷笑道:“皇貴妃與蘇氏關系向來不好,試問皇貴妃怎會受她的慫恿;阿羅,你想要幫著你主子說話,至少也編一個像樣些的來;這樣漏洞百出的謊言,你以為本宮會相信嗎?”

  “奴婢沒有撒謊,皇貴妃與蘇氏早在入潛邸之前就相識,只是故作不合,掩人耳目罷了。慧妃對您與二阿哥從來就沒有安好心,偏偏您還聽信她的挑撥,與她一起加害主子。”

  “大膽!”明玉大怒,指著阿羅道:“你一個小小宮婢,居然敢這樣與本宮說話,該當何罪?!”

  瑕月見狀,趕緊道:“娘娘息怒,阿羅不懂事,臣妾代她向您賠不是,請娘娘大人有大量,饒過她這一次。”

  “不懂事?”明玉冷笑道:“本宮看她根本就是存心,好,真是好,這延禧宮真是出息,不止做主子的不將本宮這個皇后放在眼里,連做奴才的也是這樣。”

  瑕月惱怒地瞪了阿羅一眼,隨即跪下道:“娘娘息怒,阿羅不值得您為她動怒傷身,待臣妾回去后,一定好好處置這個多嘴的奴才!”

  “不必了,本宮替你懲治。”明玉不容置疑地道:“將阿羅帶去外頭跪著,什么時候雪停了,什么時候起身。”

  雪,從昨夜開始下到現在,已是積了一寸有余,在外頭待一會兒,便感覺冷意透著衣裳滲進來,最重要的是,看這樣子,一時半會兒根本沒有要停的跡像。

  瑕月不忍阿羅受苦,急切地道:“求娘娘開恩。”

  明玉面無表情地道:“本宮已經開恩了,若真要依著宮規處置,阿羅早該被打發到慎刑司去了,哪里還能站在這里。”不等瑕月再說,她揮手道:“立刻帶下去,本宮不想再看到她。”

  瑕月見勸不動明玉,只能告退,隨阿羅一起來到院中,看阿羅跪在雪地上,又是心疼又是生氣,待得坤寧宮的宮人離去后,道:“你啊,本宮已經一再告誡你不要亂說話了,你怎么就是不聽本宮的?”

  阿羅忍著從雙膝鉆入體內的寒意,道:“奴婢沒有亂說話,奴婢說的每一句每一個字都是事實,是皇后娘娘聽不進勸,一意孤行。”

  瑕月氣道:“就算是事實,也不該說,你自己瞧瞧,遭來禍事了不是?”

  齊寬在一旁道:“主子,您別怪阿羅了,若奴才沒有猜錯,她的本意,是想勸醒皇后娘娘,可惜娘娘對您意見太深,任是什么話語都解不開。”

  瑕月長嘆一口氣,蹲下身道:“皇后要誤會就由著她去誤會,本宮這輩子遭人誤會的還多嗎,本宮自己都習慣了。”

  阿羅低聲道:“奴婢剛才那些話,既是如齊寬所說的那樣,也是因為奴婢實在忍不住,知從您踏進這里,皇后娘娘就一直對您冷嘲熱諷,挾槍帶棒,還一直以主子恩人自居。”

  瑕月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笑道:“話起來,她對本宮確實有些恩惠,那些話也不算錯。”

  “就算真是這樣,主子也早就已經還她了。”說到此處,阿羅又道:“不管怎么樣,奴婢就是氣不過。”

  “你啊,一句氣不過,就得在這里罰跪,你自己說說,值得嗎?”這般說著,瑕月看了一眼天色,憂聲道:“也不知這場雪什么時候能夠停,要是下上一天一夜,非得被凍成冰塊不可,唉,這可怎么辦才好。”

  齊寬轉著眼珠子道:“主子,要不然咱們去稟告皇上,雖說阿羅確有不敬之處,但皇后娘娘這次確實罰得過重了一些。若是皇上知道,應該會免了阿羅的罰。”

  瑕月搖頭道:“本宮昨夜好不容易才讓皇上回心轉意,今日就因這件事去煩擾,只怕皇上會覺得本宮別有用心。”

  “那要不去求太后?”齊寬的話再一次被瑕月否決,“若是這么做了,只怕皇后更加惱恨本宮了。皇后與太后鬧得太僵,只會令皇上越發為難。”

  這下子齊寬也沒了主意,為難地道:“那可怎么辦,難不成真由阿羅這么跪著?”

  瑕月躊躇不語,倒是阿羅道:“主子不必擔心奴婢,奴婢撐得住。”

  “你還嘴硬!”瑕月斥了她一句,心中急切地想著辦法,無奈思來想去,始終想不到一個合適的法子。正自為難之時,她聽到一聲貓叫,奇怪,皇后對動物毛發過敏,坤寧宮從來不養這些,怎么會有貓叫?

  齊寬最先看清楚,嘴邊頓時多了一絲笑容,小聲道:“主子,是二阿哥呢。”

  瑕月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果見永璉躲在柱子后面學貓叫著,在與瑕月四目接觸之時,他咧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隨后朝瑕月做了一個過來的手勢。

  瑕月明白,這是因為明玉不愿他與自己接觸之故,當下道:“齊寬,附近有宮人在,本宮不便過去,你過去聽聽二阿哥想說什么。”

  齊寬答應一聲,來到永璉所在的地方,停留片刻后,他回來后,“主子,二阿哥問阿羅為什么會跪在這里,奴才與他說了之后,他說讓咱們先回去,阿羅這里,他會想辦法。”

  瑕月思索片刻,道:“那就依二阿哥的話,咱們先回去。”

  齊寬有些不放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