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清宮熹妃傳 > 第兩百六十九章 魏靜萱
  魏靜萱無奈地點點頭,繼續吃著碗里的飯,吃過飯她們還要去淘洗果品,全部做完了才能夠歇息。

  不論是魏靜萱還是夏晴都不曾注意到,外頭一個還在浣衣裳的女子,不時抬眼往她們這邊看來,這個人……正是蘇映雪。

  辛者庫的日子是單調的,一睜開眼睛就是做事,從早做到晚,沒有歇息,繁重的差事,將人變得越來越麻木,也越來越沉默寡言。

  這日,魏靜萱端著剛洗完的衣裳去晾,未曾注意到邊上伸出的腳,不小心被絆了一下,人倒是沒事,木盆中的衣裳卻是掉了一地,剛剛洗凈的衣裳一下子又臟了。

  “又得再洗一遍,真倒霉。”魏靜萱嘀咕了一句,在撿衣裳的時候,發現其中一件的袖子被地上的沙石給勾破了絲,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宋嬤嬤尖厲的聲音已經在耳邊響起,“你是怎么做事的,居然勾破嫻妃娘娘的衣裳,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魏靜萱嚇了一大跳,連忙跪下道:“嬤嬤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剛才奴婢不小心摔了一下,所以才會……”

  宋嬤嬤臉色陰沉地道:“在這辛者庫里,錯就是錯,沒有任何借口。”

  魏靜萱不敢反駁,低頭認錯,然宋嬤嬤并不打算這么放過她,道:“犯了錯就該受罰,來人,拖下去掌嘴二十。”

  魏靜萱一下子被嚇懵了,連求饒也忘記了,還是夏晴反應快,趕緊奔過來為她求情,“嬤嬤開恩,妹妹不是有意的,求您看在她初犯的份上,饒過她這一次。”

  魏靜萱反應過來,哭著磕頭求饒,宋嬤嬤面無表情地道:“若不是初犯,你以為掌嘴二十能抵她的罪嗎?”不等夏晴開口,宋嬤嬤又道:“你們也別覺得我罰重了,衣裳壞了,我得親自拿去給嫻妃娘娘,到時候還不知道會怎么樣了,說不定我挨的罰,比這個還要重。”

  夏晴畢竟還年少,被宋嬤嬤這么一說,頓時不知該怎么接才好,眼見監工太監來拖驚惶失措的魏靜萱,正要開口代其受罰,一個怯怯的聲音插了進來,“不……不關她們的事,是我不好,我把腳伸的過了一些,以致絆倒了她。”說話的是一名正在浣衣的女子,她瞧著很害怕,但還是完整的把話說了出來。

  “我沒罰你,你倒是自己先認起罪來。”宋嬤嬤認出說話的人,冷笑道:“既然咱們的純嬪娘娘自己承認錯在你身上,那么奴婢就只有稟公處置了。來人,賞她二十鞭,必須鞭鞭見血,否則就不算。”

  聽到懲罰,魏靜萱脫口道:“剛才不是說掌嘴二十嗎,為什么一下子就成二十鞭了,還要……見血才算?”

  宋嬤嬤皮笑肉不笑地道:“因為你是宮女,她是罪人,她犯了錯,所受的罰自然就比你重,明白了嗎?”

  魏靜萱待要再說,夏晴已經攔住了她,宋嬤嬤也不理會她們二人,命監工太監將身形瘦弱的蘇氏拉下去,很快鞭子抽打在皮肉上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說是二十下,事實上,實實鞭笞了三十余下方才停下來。

  在這個過程中,蘇氏一直緊緊咬著嘴唇沒有出聲,直至監工太監離開,她方才軟軟倒在地上。

  一直站在旁邊的魏靜萱與夏晴連忙過去,扶起她道:“你怎么樣了,要不要緊?”

  蘇氏滿頭冷汗地道:“沒事,只是皮外傷罷了,我早就已經習慣了。”

  “別說這個了,先把她扶回去吧。”夏晴與魏靜萱一邊一個,吃力地扶著蘇氏回屋,這個時候,與蘇氏同住一屋的人還在勞作,所以屋里只有他們三人。

  夏靖打了一盆水來,將她背上的血跡擦拭干凈,又拿了干凈的衣裳替蘇氏換上,隨即方才道:“剛才的事,多謝你了,若不是你,這會兒受罰的人就是靜萱了。”

  蘇氏搖頭道:“沒什么好謝的,剛才的事,原本就是我的錯,怎么忍讓你們來受罪。”

  魏靜萱好奇地道:“我剛才聽到宋嬤嬤叫你純嬪娘娘,你以前是宮里的娘娘嗎?”

  蘇氏苦笑道:“是啊,可惜,這都是以前的事了,如今的我,只是辛者庫一介罪人,這條命比草還要賤,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死了。”

  她這番話聽得兩人唏噓不已,魏靜萱看著夏晴,顫聲道:“姐姐,是不是我們也會死在這里?我好怕,我不想死。”

  夏晴安撫道:“不會的,咱們一定會好好的,別自己嚇自己。”

  蘇氏在一旁道:“是啊,你們與我不一樣,將來還是有機會離開辛者庫的,只是在這里一日,就在小心一日,千萬不要一時大意做錯了事;另外,我再提醒你們一句,其他主子的東西都好說,就是延禧宮嫻妃的東西,一絲一毫都不要出錯了,話說回來,宋嬤嬤今日罰你掌嘴二十,真的是一點都不重。”

  魏靜萱好奇地道:“為什么嫻妃的東西不能出錯,她是宮中最受寵的人嗎?”

  “最受寵?”蘇氏冷笑一聲道:“我雖然離開有一陣子了,但還不至于對宮里頭的事一無所知,嫻妃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皇上最寵之人,皇后娘娘才是。”

  魏靜萱不解地道:“既是這樣,你剛才為何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