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混混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650章 吃干抹凈了,你想不負責?
  說完話之后,藍彩兒差點沒咬掉自己的舌頭。

  她是不是太大膽了,心中忐忑著,耳邊,一陣低沉的笑聲。

  藍彩兒驚呼了一聲,被熱水浸泡的和蝦子一般紅的嬌軀,被攔腰抱了起來。

  “這話可是你說的。”

  房中,一片旖旎春色。

  男人高大的身子,覆在了女人比羊脂還要白皙的身上,隨著一個個吻的落下,藍彩兒覺得胸口像是要爆炸開。

  和早前與刀戈親昵時不同,藍彩兒覺得渾身的骨頭像是一根根化掉了般,身子一點點熱了起來。

  她不知覺發出了羞人的聲音,感覺到了有什么東西,探到了身下。

  “會不會很疼?”藍彩兒的聲音里,多了平日沒有的嬌媚,那聲音落在閻九的耳里,他只覺得身體的某個位置,更加堅硬如鐵。

  “不會,我會慢慢來。”閻九喘著氣,耐著性子,他的雙手,猶如有魔力般,在藍彩兒的后背一點點滑過。

  身下的人兒,漸漸放松了,就在這時,閻九猛然進入。

  藍彩兒痛呼了一聲。

  “疼,閻九你這騙子,混蛋,出去,我不做了。”

  她騰地身子如同撕裂了般,攥緊了拳頭,落在了閻九的身上。

  可她的拳頭,落下了根本不疼,猶如蹭癢般,反倒是讓閻九渾身更加難受,汗水如雨瀉般,滴落而下。

  “不成,不做也得做,我忍不住了。”他終于忍不住,活動了起來,吻住了藍彩兒的唇,將她的痛呼聲,吞進了肚子里,將她那誘人的唇,輕輕啃咬著,一點點吞進了肚子里。

  疼痛慢慢適應了,轉為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兩人的唇間,流淌出了曖昧的聲響。

  夜色更加旖旎。

  一直到了天大亮后,藍彩兒才幽幽醒了過來,身子如碾壓過般,提不起半點力來。

  宿醉之后,她覺得一陣頭疼,腦子里模模糊糊有些記憶,拼湊在一起。

  她覺得胸口沉甸甸的,定睛一看,一雙男人的手臂極其霸道地環在她的胸前,略顯粗糙的手,還極其曖昧地覆在了她的柔軟上。

  男人渾厚的氣息,就在耳邊,藍彩兒腦子轟的一聲,臉紅的比柿子還要紅。

  昨晚,自己對閻九說的話露骨大膽,還有他們的聲音……完蛋了,完蛋了,整個客棧的人八成都聽到了。

  藍彩兒有種撞死自己的沖動。

  她居然主動勾引閻九,她不活了。

  酒會害死了人啊,她以后堅決不能再喝酒了。

  藍彩兒縮了縮脖子,想要趁著閻九沒睡醒之前,偷偷開溜,哪知她才剛想挪開他的手臂,那只手猛地一緊,將她摟了過去。

  “你想不負責任?”原來閻九在藍彩兒醒來的那一刻,就已經醒了。

  他只是假寐,想要看小女人的反應。

  見她一副痛不欲生,恨不得一頭撞死自己的模樣,閻九郁悶了。

  “負,負什么責?”藍彩兒光著身子,被他這般摟著,那兩處豐盈貼在他的身上,她腦中,回想起了昨晚兩人抵死纏綿時,水乳相融時的場景,羞得脖子和臉都紅了。

  “本少的第一次給了你,你說要不要負責?”閻九碰觸到了藍彩兒柔軟光滑的肌膚,想起了她昨夜到了后頭,嚶嚀著求饒時的叫聲,某個位置又有反應了。

  “我,你,你無賴。”藍彩兒欲哭無淚。

  “昨晚怎么沒罵我無賴,只是叫著相公,夫君,心肝,你這女人還真是翻臉不認人。你看看,把我身上抓的青一道紫一道的。”閻九貼著她的耳垂,呢喃著恍若情話。

  抓起了她的小手,強迫著她用手指去撫摸昨晚兩人親熱時留下來的痕跡。

  “我才沒有。”藍彩兒的聲音越來越弱,指尖越來越燙。

  她被閻九翻身壓下了身下。

  “那就再重溫一遍,記得,我的親親娘子。”閻九大刀闊斧地準備再來一次。

  可就在這時,他眉頭一擰,低咒了一聲,將藍彩兒塞進了被子,捂得嚴嚴實實的。

  自己則是胡亂抓起了一條長褲,胡亂套上了,整個過程不超過幾個呼吸。

  昨夜,他為了防止有人打擾,在房間里設下了禁制。

  就在剛才禁制被人強行打破了,用腳趾頭想,閻九也知道,敢一下子打破自己的禁制的人,是誰了!

  巫重黑著臉,沖了進來。

  房間里,還彌漫著強烈的歡愛后的氣息。

  閻九苦巴巴著臉。

  “兄弟,你再這樣來幾次,我遲早被你弄得不舉,我娘子的下半輩子幸福可怎么辦?”

  “娘子?”巫重抬眉。

  “咳咳,你也認識的,藍彩兒。”閻九的話,讓躲在被子里的藍彩兒愈發不好意思,巴不得整個人埋進被子里去。

  “你的日子倒是逍遙了,我的女人不見了。”巫重昨晚,找了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發現葉凌月的蹤跡。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广西快3专家预测